一百五十二·利用-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五十二·利用

    要是真的事关蒋子宁和蒋松文,还是什么天大的把柄,那不管怎么样,他们两个都得先从沈琛这里探得口风再说。

    否则的话,要是到时候沈琛真的捅破了天,到时候蒋子宁出了什么事,他们两个是也得跟着倒霉的。

    想到这里,楚景迁就不动声色的忍耐着给沈琛夹了一块羊肉,眼睛望着锅子里似乎不大经心似地叹了口气:“阿琛,不是我们不帮你,是你也知道,现在这样的情形,我们两个也不过就是外人看着风光罢了。都是皇家的人,难道你还不知道我们现在的情形?不过就是人家手里的提线木偶,叫做什么就做什么。”

    楚景盟也咂摸出了味道,嗯了一声:“大哥说的是,我们现在自己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蒋首辅是圣上最信任的大臣,蒋松文更是刚接了尚宝司少卿的位子,替圣上掌握了这样的重要的藏宝贝的地方,我们是什么?要是我们无凭无据的得罪了他,最后他们没事,那我们两个的处境,可就真的是不知道多少难堪了。”

    这话说的已经很是入情入理了,他们两个你一言我一语的,就是想要沈琛把事情能吐露出些什么。

    不说别的,要是把沈琛给扳倒了,他们两个的地位也就稳固了。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他们如今已经顾不了什么仗义不仗义的了。

    沈琛叹了口气,放下筷子皱起眉头:“我也知道你们的难处,只是蒋子宁也不是真心为你们的,你们不过是他们手里的棋子,他们见父王不识抬举,不能任凭他们摆弄,因此才故意在圣上跟前进了谗言,现在他们能这样待父王,将来便能这样待你们,你们若是有不听话的时候,恐怕以后也少不得落得跟如今父王一样的下场”

    被说穿了,楚景盟跟楚景迁面上都露出难堪的神色来,半响才道:“那也没有法子,我们也知道自己是提线木偶,可是总比之前困在这四四方方的宅子里好些。我们知道王叔冤枉,可是我们也做不得什么”

    “你们能的!”沈琛定定的看着他们,有些激动:“你们若是愿意在圣上跟前替我把证据呈上去,圣上一定会看见蒋家父子的狼子野心,也一定能知道蒋家父子的阴谋,到时候,蒋家父子完了,父王的冤屈洗刷干净,一定会好好感谢你们!”

    楚景迁在心里忍不住嗤笑了一声,嘲笑沈琛愚蠢天真。

    富贵荣华就在眼前,已经跌入过悬崖的人谁肯松手?

    只是面上他还是犹犹豫豫,极有耐心:“我们我们能帮的上什么忙?”他对着楚景盟使了个眼色,又问沈琛:“你说的什么证据,到底是什么证据?什么阴谋?”

    “我这里有蒋松文勾结各地官员的证据。”沈琛的话说的有些没有条理,好像是太激动了,有些亢奋的拉住了楚景迁的袖子:“蒋松文从前为了一己私欲,便跟之前的刘必平等人有勾结,而倒台了的陆元荣,也是供他驱使的走狗,真正的幕后主谋是他,他这些年在工部,贪了无数的银子!”

    楚景盟和楚景迁忍耐着没有说话,看着沈琛,等他继续说下去。

    沈琛似乎受到了鼓励,一气呵成的道:“我不是乱说,我手里已经有了证据。”他说着压低了声音:“林三少跟我是至交好友,他偷偷的告诉了陈御史他家人出事的消息,陈御史特地拖林三少带了密信给我的,说是他知道蒋子宁和蒋松文的许多阴私事,还知道这回蒋子宁刻意怂恿底下的官员送礼诬陷我父王”

    楚景盟的眉心都重重的跳了跳。

    果真如同沈琛说的这样,事情被掀开了,到时候头一个没好果子吃的是蒋子宁没错,可是到时候他们两个却也没有好下场了。

    谁让他们为了给蒋家递投名状,已经脏了手。

    想到这里,楚景迁藏在袖子底下的手不住的抖,已经不再举筷,好半响才道:“你说的这些,都没有真凭实据”

    “所以要你们在圣上跟前说说好话。”沈琛急忙吸了口气站起来:“只要你们说动了圣上,圣上起疑要见陈御史,那自然事情就能有转圜的余地了,陈御史一定能说服圣上的,到时候圣上下令一查,事情不就有眉目了吗?”

    楚景盟摇头,看着沈琛,忽而想起什么似地,声音有些尖锐的问他:“你怎么不叫三少去?三少可比我们有脸面的多。”

    他终究头脑还是好用,虽然被关了这么两年,却不是傻子,总觉得事情有哪里不对。

    论亲疏论远近,沈琛实在不应该求到他们这里来。

    沈琛眯了眯眼睛,抿唇叹气:“三少如今已经不如往常了,因为替我们说话,三少也吃了不少挂落,他的话,圣上如今总以为是被我们蛊惑了的话,不肯听了。可你们却不同”

    这倒是真的,因为维护卫家,林三少确实被隆庆帝斥责了几句,隆庆帝也是好意,觉得这个小舅子心肠太好,不许他管卫家和临江王府的事、

    楚景迁心头的疑虑消去,彼此和楚景盟看了一眼,心里头就有了决定。

    陈御史从前也当了这么多年的阁老,又在蒋子宁手底下办事,说不得他手里还真的有些什么,不管怎么样,还是要先稳住沈琛,把这件事报给蒋子宁和蒋松文知道。

    如果真的有,那就得防患于未然,如果没有,也就知道这是沈琛在胡吣,并没什么损失。

    他们两个敷衍着答应了下来,送走了沈琛,便等着时机,让人去蒋家的别庄走了一趟。

    汉帛出了门跟着沈琛进了凤凰台,便忍不住问他:“侯爷,这法子管用不管用啊?要是他们俩自己去干呢?”

    沈琛上了二楼,先让管事的送了这几天的信上来,闻言就转头看着他:“你先让人紧跟着他们,看看他们去了哪里,见了谁,接下来的事,接下来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