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五十五·谋心-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五十五·谋心

    蒋子宁最擅于谋算人心,他走来这么多年,经历过当初的明家和卫家,也经历过后来的冯家方家,外戚不断的换,权臣也不断的换,连屹立不倒的夏松也倒了,他却仍旧稳稳当当的立在朝堂,到了如今终于开始一手遮天。

    可是他大概没想到,擅于谋算人心的人,总有一天也会被人谋算。

    如果揣度别人心意这一项本事蒋首辅算论得上的话,那他或许没有料到,年轻一辈中还有像沈琛这样的奇葩。

    林三少认识沈琛这么久以来,从来就没见在这一道上沈琛有输给人的,不管是谁的心思,藏的多深,他总是能分辨的出来别人是真情还是假意。

    这大约是因为自小经历太多而衍生出来的能耐,别人羡慕也学不来的。

    林三少看了一眼杯子,木然的道:“有把握吗?”

    这话问的实在有些失了水准,通常来说不是林三少这种杀伐果断的人该问出来的话,因为有些事不是你有没有把握才要去做的。

    可是沈琛看了他一眼,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沉默了片刻才道:“在我能掌握的地方,我会做到最好,力图没有失误。”

    言下之意就是,尽人事听天命。

    世上的大多数事其实也就是只能做到如此,否则的话,不是个个都成了神仙,就没有别的不如意的事了。

    林三少双手枕在脑后闭上眼睛,闲闲的坐了一会儿才又直起身子来,莫名说道:“姐姐说,圣上纵然有万般不是,可是总算对她和小六是好的。”

    这个隆庆帝,实在不是一个好人。

    长乐公主的死,他要负绝大部分的责任。

    他偏听偏信,疑心病极重,跟着他上位的扶着他的竟没有一个有好下场。

    连外戚也是如此。

    从明皇后到方皇后再到冯贵妃,每一个都曾经把真心捧给他,可是到头来每一个都死的异常凄惨。

    他连枕边人都不信。

    沈琛从来都掩饰得极好的厌恶在此刻终于露出了些许,他牵出一个讥讽的笑意,毫不留情的一针见血:“那是因为六皇子还没长大,幸运的生在了他身体撑不住的时候,满足了他需要传宗接代的需要,否则的话,看看前头的五皇子,再看看四皇子,难不成还预想不到以后的下场吗?”

    圣上已经到了暮年,疑心病却还是生生的毁了一个又一个的儿子。

    他说五皇子存心不良,受了彭德妃的影响,可是五皇子才多少岁?

    谁存心不良?

    不过是他自己心内心虚,所以看谁都是居心不良罢了。

    至于六皇子,真不是因为隆庆帝对他多好多上心,不过是已经选无可选,这是唯一可用且不曾得罪过他的儿子了。

    可是就算是这样,也不过是暂时的罢了。

    要是隆庆帝的身体还好一些,还能撑个十几年,过后又有旁的小皇子出生,那么六皇子的下场无外乎就是他的几个兄长罢了。

    林三少抿了抿唇,虽然面无表情,眼里却同沈琛一样露出点讥讽来,轻声道:“是啊,他如今只是因为知道自己大限将至,因此才收起了爪子罢了。”

    林淑妃虽然是因为姐弟的前程才入宫,也跟临江王有盟约,对于隆庆帝的冷情也看在眼里,可是人到底是有感情的,相处了这么久,不管是不是因为她算计得好,可是隆庆帝对她实在算得上是不错。

    对于六皇子也是捧在手心里疼爱。

    那些道理谁都知道,隆庆帝是个怎么样的人她也看得到,也知道他是薄情寡义,可是到底人都是以为自己是特别的。

    就是因为这份特别,林淑妃才生出了一点不忍心来。

    可是叫林三少立即就劝住了。

    女人是感情动物容易心软,可是男人却不是。

    隆庆帝已经有心无力了。

    蒋子宁看似现在春风得意,可是其实却是在作茧自缚-----他这样倒行逆施,若是真的叫他还能有从龙之功,辅佐新帝登位的话,那还有其他朝臣什么事?

    同是在朝为官,没有人只做一朝的官的,那么等到之后若是有得罪了蒋子宁的地方,岂不就是等死?

    杜子玲的例子还活生生的摆在眼前,大家都是当官的,从前你素来都守着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的规矩,可是蒋子宁父子却不同,他们对但凡得罪了他们的人,通通都恨不得赶尽杀绝。

    陈家的事,杜家的事,出了一桩又一桩,谁看了不心有戚戚然?

    沈琛跟临江王把蒋子宁父子算计的死死的,他们自己以为天下无敌,得了实惠,可却不知道从翘起尾巴开始,就已经落入了沈琛和临江王张开的网里。

    能为了皇位筹谋这么多年,把前头的成王楚王都熬死了的人,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就被打倒?

    临江王早已经借助陈家的事和杜家的事,一面连消带打的让蒋家父子人心尽失,一面示弱表现出自己的委屈来,再有趁机拉拢人心,看遍敌我,这一举三得的事,临江王做来如此信手拈来。

    旁人还觉得他如今是没有还手之力,任人拿捏,可是却不知道凡事都在他掌控之中,他才是背后那双盯着所有人的眼睛。

    这样的虎狼盘踞身后,哪里还能有别的想头?

    林三少心里叹了一声气。

    若是六皇子早上十几年出生,倒是或许真能争上一争。

    可是若真的早上十几年,那六皇子又未必能活的到如今。

    他事个顶顶通透的人,林淑妃说了那句话,他就把这些事都告诉了林淑妃,末了道:“已经走了这么多步了,不能在这个时候想那些不该想的事,否则的话,不但害人,还是害己”林淑妃沉默了半响,终归点了点头。

    她向来是个极为聪明的人,旁人一说,她就什么都明白了,从来不会钻牛角尖。

    试探过沈琛的态度,林三少更加知道自己是劝对了,笑了笑:“你看的向来是很清楚的,什么都在你眼睛里。你这样说,我便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