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六十八·惩治-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六十八·惩治

    林三少这番话实在是意有所指,隆庆帝哪怕是不必想,也能猜得到他是在借此隐喻什么,他看着林三少,许久没有说话,过了许久,才淡淡的道:“你这么说,意思是在指朕对于他们太苛刻了?”

    临江王府的确是被陷害的,可是在隆庆帝看来,他们并不冤枉。

    蒋子宁固然是坏,固然是费尽心机手段的想要把临江王府置于死地,可是就算是蒋子宁那样厉害的心机手段,不照样是败在了沈琛的手里?

    沈琛跟临江王府能够忍得住这么久,示敌以弱,诱敌深入,将蒋子宁这样的庞然大物一朝推倒,这是何等可怕的实力?

    要说之前临江王府没有处心积虑的算计皇位,他是不信的。

    老五素来是能干的,从前先帝还在的时候,就最欣赏老五,说他能文能武,实在是个好材料。

    是个什么样的好材料,不言而喻,也因为这句话,隆庆帝就算是登上了这个位子,也从来没有一天彻底的安心过。

    这么些个兄弟,斗到现在,死也死的差不多了,剩下的两个,一个郑王那是现在儿子都才出生的,更是没什么其他势力,连封地都不能掌控在手里,形同废人,另一个就是临江王,从前觉得他虽然聪明却厚道,可是现在看来,他除了厚道的一面,竟也有这样杀伐果断的一面。

    而且陈御史等人埋藏的何其之深?

    要是蒋子宁不挖出来,他甚至都还不知道陈御史跟临江王有这样深厚的关系。

    临江王准备的越是充分,表现得越是听话,他心里便愈发的惶恐和戒备,这样的人,有谋略手段,还能隐忍,等到以后真的有了权势在手,哪里还是能容得下威胁的人?

    到时候他的儿子,岂不是就危险了?

    他是想替儿子打算,可不是想要给儿子找来一个刽子手。

    他希望林三少知道,现在到底是什么样的局势,临江王府又究竟是不是真的值得交往的朋友。

    林三少明白他的意思,骨节分明的手指握着白瓷的杯子,坦然的看着隆庆帝道:“姐夫,六皇子太小了。”

    这一句话就点出了现在的关键。

    哪怕是真的把皇位给了六皇子,可是六皇子守得住吗?

    北边有鞑靼在虎视眈眈,南边沿海的倭寇还屡屡有进犯之举,六皇子哪里能力挽狂澜?就怕到时候有了名分却守不住,那下场才真是难堪。

    林三少看着隆庆帝的面色,试探着道:“要是相比起楚景盟跟楚景迁来说,临江王还是一个较为能够相信的人。至少他说话,是算话的。”

    临江王这个好处隆庆帝倒是知道的,他嗯了一声,嘲笑道:“可现在朕把他关了这么久,他心里就没有怨恨?”

    林三少想了想便道:“圣上,雷霆雨露均是君恩,这个道理王爷是聪明人,应当明白的。再说这次的事,都是蒋子宁等人别有用心蓄意陷害,跟圣上又有何关系呢?圣上也不过是受人蒙蔽了而已。”

    现在退一步,给临江王一个台阶下,那也就是给隆庆帝自己一个台阶下。

    隆庆帝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身体每况愈下不说,连带着精神也越来越不好,对朝廷的事也是越来越力不从心。

    又因为蒋子宁和蒋松文近半年来倒行逆施,朝廷官员都已经大部分对于蒋子宁敢怒不敢言,开始靠拢临江王。

    临江王又有军功又是当年先帝曾经口头许诺过的太子人选,早已经是众望所归了。

    这也是蒋子宁之前在隆庆帝跟前,陷害临江王的最大的筹码。

    现在隆庆帝心里也清楚,哪怕是他死咬着不松口,也已经大势已去了,他再这样坚持下去,也不过是两败俱伤拖时间罢了。

    这也是之前他虽然震怒,却不曾对临江王下杀令的原因,因为他知道,真的走出这一步,就再也难以挽回了。

    他靠在软枕上,眼睛酸涩头隐隐作痛,好一会儿心脏处的尖锐疼痛才缓和了一些,看着林三少道:“朕能替小六做的,总想着多做一些,还有淑妃,朕若是走了,他们便是别人刀板上的鱼肉”

    外头黄庆小心翼翼的敲了门,禀报说是太医已经把药煎好了,林三少亲自出去端进来,递给隆庆帝,轻声道:“圣上,现在一切都还来得及。只要您严惩蒋家父子,放了临江王,再慰问一番,亲自下诏书到时候临江王便是当主任天下人的面得了您的恩惠,他日若是再对淑妃娘娘和六皇子不义,天下人便都会共同声讨。他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的相反,您要是真的再把他给逼急了”

    隆庆帝沉默了许久,也没有说话,过了许久,才对着林三少道:“你就不怕朕觉得你是出卖了朕?”

    林三少全然不惧,看着隆庆帝直言不讳:“臣是六皇子的舅舅,是淑妃娘娘的亲弟弟,臣是绝对不会做对他们不利的事的,臣是姐夫带大的,也不可能会对姐夫不利,姐夫,臣不敢说没有私心,可臣的私心,也是希望淑妃娘娘跟六皇子能平平安安过这一生。”

    药还在冒着热气,一阵一阵的热气涌上来,隆庆帝的脸掩在雾气里看不出表情,过了许久许久,才似乎叹息了一声:“好了,你去看看你姐姐罢,朕再好好想想。”

    林三少恭敬应是,刚要迈步,便听见隆庆帝又道:“去将沈琛给朕叫进来,朕有事问他。”

    能问,那便是有些意思了,林三少不动声色的应是,出了门看了沈琛一眼,便道:“进去吧,圣上要见你。”

    沈琛挑眉,跟他无声的交换了一个眼神,便笑了笑,转身跟着黄庆进了御书房。

    御书房里头的药味极为浓重,沈琛看着隆庆帝,跪下来磕了头,真心实意的喊了一声舅舅。

    这一声舅舅把隆庆帝叫的有些恍惚,他看着跪在地上的沈琛,半响才道:“起来罢,许久没听你这样叫朕了,朕还有些不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