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七十章·变天-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七十章·变天

    林淑妃出了御书房的时候天已经黑下来了,外头四处都是明晃晃的灯笼,在月光下散着昏黄的光。

    她从旁边的林嬷嬷手里接过了伞,亲自撑着下了台阶,便吩咐林嬷嬷:“明天一早准备些东西,送到定北侯府和郑王府去,就说是赏赐王妃和侯府老太太的,这回的事,叫她们受了委屈了。”

    事情再也起不了变化了,兜兜转转这么久,该死的藩王都死光了,隆庆帝的身体又已经全然坏了,只是在熬日子。

    能跟临江王争的人已经没有,楚景盟跟楚景迁甚至都只是废人了,临江王眼看着炙手可热,现在她更是只能对临江王等人礼敬有加。

    林嬷嬷在旁边轻声答应了一声,见她心情似乎不大好,便安静的陪着她走了一段路,才劝道:“娘娘也想开些,其实我觉得三少说的也有道理,咱们六皇子实在是太小了,真的不必去趟这趟浑水。”

    林嬷嬷是林淑妃身边得信任的心腹,平时林淑妃有什么事都是经过她的手去办,她最知道林淑妃的心思,也知道林淑妃是因为隆庆帝这些年来对她愈发的隆重的恩宠而开始变得有些舍不得。

    倒不是舍不得权势和富贵,而是人都是有感情的,隆庆帝这些年对林淑妃母子的确是极好,她难免会对隆庆帝生出感情来,进而觉得有些愧疚。

    她劝林淑妃:“事已至此,您也想开些吧,三少说的是,圣上现在对您好,说明不了什么,那只是因为他已经老了罢了,您要是放在十年前,未必就能平安把六皇子带大,他身边的哪一位有好下场的?再说再说若是他知道了您替临江王办的事,那就更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林淑妃抿了抿唇,眼里有些泪光一闪而逝,过了许久才点了点头:“本宫知道了,从此以后,这些话都不要再说了。”

    既然没有希望,那就当这件事从来没有发生过。

    就算是临江王现在是个宽容大度的人,当了皇帝以后,也未必能一直如此,该注意的,现在就要注意起来了,省的日后徒添是非。

    林嬷嬷松了口气,她是林三少的人,什么事都是听林三少的,林三少叫她劝着林淑妃得打消不该有的念头,她就怕林淑妃会钻牛角尖,现在她能想通,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了。

    宫里定下了基调,外头也很快就能看出风向。

    陈御史审案子的进度进展得极快,临近年关才开始审案,一连好些天都吃住都在大理寺,跟其他几个主审很快就将蒋松文的罪名给整理了出来。

    最后等到三司的人将结案的奏折递到了他面前,他一看便摇了摇头:“你们这样的奏折交上去,只怕是不能如愿了。”

    一同审理这个案子的还有徐安英,他是最要蒋子宁死的,蒋家父子压得他够久了,压得人心头难受,让他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这便实在是不能容忍了。

    他也是当了多年官,在内阁里办了这么多年事的老臣了,可是结果却连自己的女婿都护不住,女婿为了保住官位,竟然还得给蒋家父子上贡,那是多少银子?!

    真是可笑至极。

    蒋家父子以为能一手遮天呢,还妄想着要捧楚景迁和楚景盟上位好彻底得尽好处,世上哪里有这么好的事?

    他们以为好处只能被他们蒋家父子占尽吗?

    隆庆帝是老了,蒋家父子能给自己找后路,他们当然也能给自己找后路。

    楚景盟跟楚景迁算什么?

    不过是刚从圈禁的地方放出来的两个废人罢了,有什么本事?他们所有的一切都是靠着隆庆帝跟蒋家父子得到的,一旦蒋家父子倒了,谁还能把他们扶起来?他们又哪里能撑得起来呢?

    临江王就不同了,这可是真的年富力强的,才是真正的众望所归。

    现在听见陈御史这么说,他一是尊重陈御史是临江王的姻亲,二是觉得陈御史的确是个有几分机灵的,便问他:“怎么说?”

    其实隆庆帝对蒋家父子已经厌恶至极了,之所以要他们审这个案子,也不过是想要彻底把蒋家父子的势力连根拔除,好给临江王送一份大礼罢了。

    他觉得这些罪证已经做的够明显了,反正也不过就是走个过场罢了。

    陈御史摸了摸胡子微笑摇头:“不是这样,你将蒋家父子写的这样贪得无厌,还说他们陷害忠良,那岂不是在骂圣上识人不清?还是要放和缓些,蒋家父子的罪状天下皆知,不必多说,不如再给他添一桩能够一锤定音,也叫圣上不担责任,毕竟,圣上总是没错的,也不会有错。”

    徐安英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可不是么,他怎么忘了,隆庆帝是个不能听坏话的性子,要是把他形容得如此无能容易听信别人,到时候又叫隆庆帝心里不舒服,又横生波折,那便不好了。

    哪怕隆庆帝不去找临江王的麻烦呢,给他们这些人小鞋穿,那也是够呛的。

    他恍然大悟,急忙道:“是了,是了,还是您见多识广,一针见血,我险些就犯了大错了。”

    陈御史笑了笑:“只是经历的事情多了些,因此才格外的多了些担心罢了,这也是我的一点愚见罢了。”

    正说着,外头便有人来求见陈御史,陈御史点了头叫人进来,才发现是自家的长随,忍不住便愣了愣。

    长随跪着给陈御史磕头,带着哭腔大声的喊了一声老爷:“老爷!夫人带着姑娘和少爷回来了,已经到了京城,管家这几天每天都去码头上等着,就怕错过了,今天终于接到了,管家让我来跟您说一声,请您今天早些回家,夫人和姑娘少爷等着呢!”

    徐安英满面是笑的给他道喜:“总算是苦尽甘来了,恭喜恭喜啊!”

    陈御史也跟着笑起来,重重的松了口气,语气温和的吩咐长随:“你就回去告诉夫人,就说我知道了,今天一定早些回去陪他们用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