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七十四·爱护-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七十四·爱护

    二夫人和三夫人都善意的哄笑起来。

    二夫人看了沈琛一眼,还凑趣道:“可不是,早就听外头的人报进来说是回来了,可是就是没见着影子,老太太急的了不得,原来是叫咱们侯爷给绊住了。”

    三夫人便更促狭些,看了卫玠一眼就道:“绊住便绊住罢,只是咱们阿玠也陪着在外头吃了这么久冷风,侯爷便这么对舅兄?”

    一家人的感情经历风雨更见和谐亲热,开起玩笑也其乐融融。

    卫安便调侃得脸通红,埋在卫老太太胸口处忍不住狠狠瞪了沈琛一眼,原本便跟卫玠说话稍微耽搁了一会儿时间的,被沈琛这么一拦着,便更是晚了,现在就算是告诉他们是跟卫玠在谈心,人家只怕也不肯信。

    还是沈琛脸皮厚,笑着给他们请安告饶:“各位伯母还是饶了我罢,您们这些调侃我脸皮厚还没什么,可是安安却是个怕羞的,要是到时候她恼了,最后吃亏的还得是我,您二位就当是可怜小子,别再拿我们取笑啦!”

    二夫人和三夫人被他逗得了不得,笑了一阵才罢休。

    卫老太太也乐得看他们玩笑,等到他们不说了,才问沈琛:“刚从宫里出来?”顿了顿,隔着跳跃的烛火又开口问:“一切都还好罢?”

    她知道事情也差不多尘埃落定了,该死的都死了,除了一个临江王,宗室也没有更好的人选了,这个时候,隆庆帝本人的意愿都不是那么重要了。

    只是沈琛最近往宫里去的太频繁了,她还是忍不住问一问。

    “都好。”沈琛回答的很是婉转:“御医们都守着,内阁如今是陈御史和徐大人钱大人轮番值夜上宿,都守在西苑。”

    内阁理事都开始在宫里了,守着不肯离开,只能说明隆庆帝的身体越发的差了,差的肯定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衰弱,否则的话,大臣们不会这么守着,就怕他什么时候死了,得开始颁布遗诏,或是怕被趁机阴一把。

    卫老太太心里全无可惜,只是淡淡冷笑。

    隆庆帝一手把她的家族送去了地狱,满门尽丧他手,哪怕是到后来,隆庆帝知道了错,开始对明家弥补,对她弥补,那也不过是假惺惺罢了,在卫老太太眼里,抵不过明家的一条人命。

    隆庆帝的多疑实在是把人给折腾怕了,因为他的疑心,逼死了多少的人?

    他死了,真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了。

    她不再提这个人,又问沈琛:“一切可都妥当?不会生出什么意外罢?该准备的事,还是该早些准备了,省的临时出什么乱子。”

    沈琛知道卫老太太问的是什么,见二夫人三夫人她们都竖起耳朵听的认真,便道:“您放心,都准备妥当了,陈御史和平安侯都在宫中,也彼此都有照应,父王已经到了沧州,最迟后天也该进京了。”

    到时候便真的叫做一切都尘埃落定了,二夫人和三夫人从心里觉得欢喜,只要临江王上位,她们就是正儿八经的功臣,有卫老太太的情分,又有沈琛跟卫安的亲事在,她们两房的日子也只会更好过。

    卫老太太听见沈琛这么说,就多看了他一眼:“位高权重者,心思同样深不可测,你万事都要小心。”

    徐安英能提出跟临江王妃结亲,就说明他是有往上的心思的,想当临江王身边第一批亲近重臣。

    偏偏沈琛跟临江王妃的关系是这样的。

    徐安英说不定就会替临江王妃对沈琛做出什么事来,不得不防。

    卫安的眼神也微微变冷,看了沈琛一眼,又重新垂下头。

    沈琛答应了,知道卫老太太是在说临江王妃,想了想便道:“老太太,我有个请求。”

    卫老太太挑了挑眉:“说。”

    “圣上一旦有事,那父王便要登位了,登位之后,照旧应当是二十七日禁嫁娶丝竹宴饮,我想”

    这话说的实在是有些大逆不道的,可是屋子里都是最亲近不过的人,也没什么好遮掩的,沈琛看着卫安,轻声冲卫老太太道:“老太太,未免夜长梦多,我想等到那个时候便举行婚礼。”

    夜长梦多,当然是怕临江王妃会从中作梗,到时候又生出什么事端来。

    沈琛不怕临江王妃算计他,可是却怕临江王妃会把手段使在卫安身上。

    可是偏偏现在箭在弦上,局势所迫,临江王万事俱备,只差一步就能登上那个位子,身边不能出丝毫的差错。

    而楚景吾也不能在瑜侧妃和楚景谙虎视眈眈的同时再有一个不能登上皇后之位的母亲,否则的话,到时候楚景吾的世子之位就显得名不正言不顺,不能自处。

    卫老太太明白沈琛的意思,吐了口气便嗯了一声:“你这么说,虽然仓促了些,却不是不能筹备,只是诸礼仪还是要齐备才好。”

    她不想叫卫安嫁的有一点不美满,到时候成为被人当作话柄谈论。

    沈琛急忙答应:“您放心,我都明白,我也不愿意委屈安安,绝对会风风光光的将她娶进平西侯府。”

    是平西侯府,而不是宫里。

    沈琛应该是拿定了主意了,不愿意再用临江王义子的身份活着,卫老太太心知肚明,顾不上问婚礼的事,先问他:“你已经决定了?”

    要知道,哪怕是义子呢,那也比一个外甥可显得亲近多了。

    沈琛若是留在临江王身边,将来一个亲王也只怕是必然的。

    沈琛点头:“是,我已经决定了,或许退一步,能多得些清静,那也值了。我不愿意委屈了安安,得罪了太多人了,若是什么也没有,恐怕护不住她。可是我也不愿意叫她跟着我,让她成为别人的靶子这样,或许便能两全其美。”

    卫安有些动容,她没有料到沈琛想的这样周到,连她的想法也想尽量照顾周全,这样被人全心全意爱护的滋味,原来是这样的。

    连二夫人也忍不住有些嫉妒卫安的好命,有个这样护着她的夫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