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七十五·喜事-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七十五·喜事

    这是大喜事,象征着卫家真正期望的好日子真的来了,从此以后就不必一直悬心隆庆帝会因为当年明家的事忌惮他们,会因为种种原因而猜忌他们。

    隆庆帝带给他们的影响以后会降到最低,因此二夫人三夫人提起这事儿也都真心实意的高兴,还又道:“对了,明天郑王妃也带着小世子过来,许久没见小世子了,想必如今长的很是结实了。”

    为了避嫌,平西侯府被围过了之后,他们就很少往郑王府去了,也是怕给郑王府添麻烦。

    提起小世子,沈琛也笑了起来:“说起来,小世子有名字了。”

    众人都看向他,还是卫老太太先道:“不是说,先叫着小名儿,等到王爷回来了,再给起名字吗?”

    卫安也有些惊讶的看着沈琛。

    沈琛的笑容就淡了淡,淡淡道:“是圣上给取的名字,叫做楚景泰。”

    景泰,是让这山河从此太平,也是让郑王记住,他们能有这太平,能有这景泰,是因为他隆庆帝的缘故。

    卫老太太不过一瞬便反应了过来:“寓意好,名字取的也好,这可是大好事,该叫王妃知道,再递折子进宫去谢恩的,咱们小世子从此以后也的确是如同这名字一般,一世安泰了。”

    分明不同的意思,可是被卫老太太一说,在场的人的心里就都舒服了些,不管隆庆帝到底是什么意思,现在也不必再穷究到底了,就当他是美好祝愿好了。

    卫安也弯了弯眼睛笑起来:“听说,父王不大会取名字,当初府里的长史生了孙子要父王给想个名字,父王被折腾的惨了,觉得这伴随人一生的名字是件天大的事,因此迟迟定不下来,圣上如今替他解决了,他要是知道,肯定高兴坏了。”

    家里现在都是自己人,原本什么话都敢说的,可是卫安知道,只要不到最后一刻,就不是松懈的时候。

    反正现在好处已经占尽了,隆庆帝死了以后,他们的日子还很长,没有必要这个时候在这种小事上纠结什么。

    虽然郑王妃一直都说,一定要等到郑王爷回来以后再取名,可是雷霆雨露,都是君恩啊。

    卫老太太再问了沈琛几句要紧的话,等沈琛一一都回答了,才彻底放心,往后靠了靠,跟沈琛和卫安说:“对了,阿敬的事”

    之前卫老太太就跟沈琛和卫安提过的,她不希望明敬继承明家的爵位。

    明敬被教养的很好,可是终归跟明家自己教养出来的孩子不同,他没有什么天大的志向,也没了做将军的能力,以后充其量便是个普普通通的读书人,只能做富贵的公子哥罢了。

    她也不愿意到时候卫安因为自己的缘故把明敬抬得够高。

    经历了这么多事了,她早已经想开了,明敬能活着,能给明家留个香火,她便已经很知足了。

    有什么样的本事就做什么样的事,若是完全不管他的能力只想给他更多,反而惹祸。

    卫安明白老太太的意思,轻声道:“您的意思,我都知道了,我也让沈琛去问过了阿敬的意思。”

    沈琛看了她一眼,对老太太道:“我跟阿敬谈过了,阿敬自己的意思,也是不愿意在官场浮沉,可是他的确是喜欢读书”他顿了顿便道:“我的意思,不如让阿敬去翰林院。”

    翰林院这个地方,向来出显贵。

    可是比显贵和位极人臣的更多的,是籍籍无名的老学究。

    那里的确是多的是人一心一意沉浸在学问里的,明敬去那里,当个富贵闲人,也到不了权力中心,不必争夺倾轧,实在是最好不过的了。

    卫老太太也觉得沈琛考虑的很是周全了,挑了挑眉便道:“那便就这样罢,阿敬既喜欢,也就罢了。”

    商议好了,等到第二天明敬早上来请安的时候,卫老太太便趁机把沈琛的打算告诉了明敬。

    明敬开心的很,他如今跟老太太她们相处起来也完全自然了,笑道:“之前我便跟姐夫商议好了,不过姐夫也说了,进翰林院也不是想进便能进的,还得学问好,我打算去国子监读书,等到了明年秋天,下场试一试。”

    这是对自己的前程都有划算呢,可见是个有分寸和远见的孩子,卫老太太心里更加觉得安慰,摸了摸他的头,含着笑道:“你既然这么想,那便跟着阿玠踏踏实实的读书,你二叔三叔的学问也都是好的,要是有不懂的,尽管去请教他们,去国子监的事,到时候等到时机成熟了,再提不迟。”

    不是每个人都能进国子监的,能进国子监的也都有名额的,明敬心里知道,便缠着卫老太太要去河东书院先读着。

    卫老太太笑着答应了,听见外头说是平安侯夫人来了,便笑的更加欢喜,连忙将人请进来。

    平安侯夫人一扫前些日子的颓然和憔悴,满面春风的领着女儿一道进来,见了老太太便笑着请安:“一大早便看见外头枝头上的喜鹊叫,可见这喜事实在是个好兆头。”

    卫老太太笑了,见她穿的隆重妥帖,便笑问:“怎么是你来?我还以为,你会选旁人的。”

    京城规矩,订亲这一日,是男方先往女方家里去将媒人接来男方家里用早饭,用了饭之后再一道往女方家里去,男方长辈们往女方家里送三牲糕点和各色礼品,在男方家里用了午饭,便算是定了亲了。

    女方今天家里是有宴席要招待宾客的,徐四小姐是平安侯府的亲眷,在京中并没其他亲近的长辈,平安侯府便是她出嫁的地方,怎么平安侯夫人竟然亲自来了。

    平安侯府今天本来也忙的很的,卫老太太还以为平安侯夫人要留在家里主持今天的订亲宴的。

    没料到平安侯夫人竟亲自来了,那就是说家里的事得别人操持了,这是非同一般的重视,不管是对徐四小姐的,还是对卫家的重视,都不是什么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