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八十章·出路-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八十章·出路

    可是觉得有道理归有道理,临江王在回过味来之后却始终觉得沈琛选择的便必然是好的-----沈琛难得有什么喜欢的东西。

    他自小就是一个太懂事的孩子,很多时候简直都懂事得叫人心疼,对着楚景行等人什么都能让的。

    好不容易有个人是他喜欢,并且亲自跟自己提出来,努力争取的,临江王没想那么多,只想着要成全他。

    因此临江王笑了笑,不甚在意的摆了摆手:“王妃你说的太严重了,安安是个好孩子,虽然的确是有本事,可是却也是个明白事理的,再说阿琛,他是个懂的珍惜的人,既然是决定好的了,便会好好维系,不会有你想的那种情况发生。”

    临江王妃也没想能说服临江王,她知道对于沈琛的事,临江王鲜少会反对沈琛的意见,因此她也没觉得恼怒或是难堪,嗯了一声便无奈的笑着摇头:“毕竟我不是他亲生母亲,不好替他做决定,您既然这么说,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只是,若是给阿吾找媳妇儿,我可不愿意找寿宁郡主这样的,说不得就是给自己重新找了一个娘回来,什么事都得她来决定才能行,您说是不是?”

    临江王挑了挑眉,被她说的觉得有些滑稽,失笑道:“你这样说,倒是叫我有些替阿琛担心了,不过阿琛自己也是个厉害的,总不至于连自己媳妇儿都降服不住。”他喝了口热茶,缓解了如今眼里的酸痛,便又重新道:“明天大年初一,圣上要去太庙祭祖,他身体不好,钦点了我代为祭天祭祖,我明天忙的很,今天原本该住在宫里的,是想着回来陪阿吾和阿琛他们守岁,才回来了,明天一早天不亮便得进宫去,你趁着这个机会,也跟阿吾阿琛多亲近亲近,从前的事,不必再提了。还有,你不喜欢寿宁郡主呃事,也不要再提了,总归过日子的是阿琛,他自己喜欢,便比什么都要紧的。”

    隆庆帝让他去祭天祭祖就是一个信号,等于昭告天下他便是未来的皇帝,这是很重要的仪式,临江王妃急忙点头:“您放心,我心里有数。就像您说的,阿琛喜欢,我若是还说的太多,就要惹人嫌了,我知道该怎么做的。往后我对寿宁郡主客气些便是了。”

    有些事得慢慢来。

    现在临江王自然是听不进去她的话的,可是等到沈琛往后要是真的看上了清霜,跟卫安之间有了嫌隙,那好戏就要开场了。

    问题不是在于卫安身上,而是在沈琛身上。

    在临江王看来,沈琛是不会有错的,沈琛做什么都是对的,现在沈琛执迷卫安,那卫安就是好的,要是以后沈琛不喜欢卫安了,再喜欢上旁人,那卫安就是不好的了,她要是知趣些还好,能叫沈琛舒服开心便还能是正经主母。

    可是卫安能吗?

    她是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到时候知道沈琛喜欢上了旁人,只怕会闹的天翻地覆才能收场,那到时候卫安成了什么?

    那就是烦人的碍事的恶毒的正室了。

    哪个嫁了人的女人不是这么一路经历着走过来的?临江王妃看的太透了,她在心里冷笑了一声,面上却什么都不露,跟临江王再闲话了几句,看天色不早了,才把临江王送了出去。

    等到临江王走了,秦嬷嬷又重新摸进来,见临江王妃靠着窗户旁边发呆,就急忙上来替她关上了窗户:“这么大的风,王妃还是要小心自己的身体”

    临江王妃嗯了一声起身,重新在床上盖好了被子,才问秦嬷嬷:“世子可还好?明儿他父王进宫,他也是要跟着去的,不能出了差错。”

    得防着瑜侧妃那边,现在跟瑜侧妃是彻底闹翻了,她让瑜侧妃的楚景谙吃了大亏,说不得瑜侧妃便会故意挑选在这个时候给楚景吾挖坑。

    毕竟这么大的场面,要是出了什么差错,那就是在天下人面前丢了脸。

    秦嬷嬷知道她的意思,急忙弯腰:“您放心吧,都按照您的话安排好了,而且咱们世子自己就是个顶顶聪明自持的,他心里清楚着呢,再说有平西侯关照着,不会出什么乱子的。”

    这也是临江王妃觉得可笑的一点。

    她这样恨沈琛,沈琛却还在心心念念的帮着她的儿子,真是蠢而不自知。

    她噙着一抹冷笑:“明天等到祭祖完了,晚上沈琛回来的时候,就让清霜先露个脸罢。”

    秦嬷嬷会意,心领神会的满脸堆笑:“是,等会儿我便去找清霜姑娘,把话跟她说清楚。”

    大雪天的日子对于下人来说向来是难熬的,之前在内院里头做事还好,可是等到了做粗活的地方,就知道日子不好过了。

    清霜正拢着双手不断的哈气,看着一盆子的衣裳发愁。

    这都大年三十了,原本都给了假了,可是浆洗处的管事欺负她是被王妃撵出来的,并不给她假,她还是要苦哈哈的在这里洗衣裳。

    正愁着,远处便有光忽然透过来,她抬手挡了挡,等到看见精致的灯笼后头的秦嬷嬷,便有些惊讶的直起了身子:“秦嬷嬷,您怎么来了?!”

    秦嬷嬷冲她笑了笑,很是和蔼:“大雪天的,你怎么还在这里洗衣裳呢?没给假?”

    清霜便叹了口气:“哪里能有假呢,毕竟都知道我是被王妃赶出来的”

    秦嬷嬷就皱了皱眉头:“那些捧高踩低的,惯常这样。”一面又顺手把自己的手炉给递了过去:“你快暖和暖和。”

    清霜接到手里,一触及到那热度便忍不住长出了一口气,她的手都冻得僵硬了,如今才觉得已经被冻僵的思绪稍微活泛了一点:“您怎么这样冷的天还过来?”

    “明儿侯爷就在家里用晚饭了。”秦嬷嬷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见她眼睛都亮了起来,便微笑道:“我是来告诉你一声以后怎么样,可就全看明天了,您可得自己争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