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八十四·恼怒-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八十四·恼怒

    原本郑王就是站在临江王一边的,说实在话,未来能帮的上临江王的也不少,而且即将成为临江王府的殷勤。

    临江王妃要是真的聪明的话,就该好好的相处,不该这么处处用尽手段的打压逼迫。

    这样下去,对她自己有什么好处?

    卫安那可不是吃素的。

    再加上临江王府对于郑王也有不浅的情谊,到时候要是叫临江王知道了,她也没什么好下场。

    这么闹,只是给别人递把柄罢了,也不知道临江王妃图的到底是什么。

    林淑妃便苦笑了一声:“谁说不是呢,王妃从前也不是个这样尖酸的人,现在却不知道怎么了。不管怎么说,只好远着些罢了。”

    这种随时便可能炸开的火药还是离得越远越好,谁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能被她的怒火波及。

    林妈妈也觉得临江王妃太过刻薄了,却不好说这些是非,看了林淑妃一眼,见她神情疲惫,就劝她要保重身体:“以后还有累的时候呢,您千万得先保重身体才是最要紧不过的”

    林淑妃嗯了一声:“我知道,你先去办事罢,也不知道宫外的郑王妃心急成什么样了,别真的闹出什么事来。”

    不然凭卫安的性格,哪里可能这么容易善罢甘休,只怕又得掀起一阵腥风血雨来。

    宫外的郑王妃却比之前的胆战心惊要好受的多了,卫安雷厉风行,田伯去过之后她就想出了应对的法子,请来了静慧师太,让她假借做梦的由头,递帖子进宫去求见林淑妃,借着林淑妃的口去隆庆帝那里再说郑王的事。

    心里有了底,她就不那么担心了,等到收到了宫里的回话,叫她明天进宫之后,她便更加不担心了。

    林淑妃现在是隆庆帝跟前唯一能说的上话的妃子了,她说的话,隆庆帝是很愿意听的。

    再加上卫安想的这个法子正是时候,隆庆帝是听得进去的。隆庆帝如果下了严令去找郑王,那到时候沈琛的人也就能光明正大的去山东了,不仅沈琛,还有卫家的人也能去。

    到时候郑王的处境就安全多了。

    她舒了一口气,抱着孩子拜了神,祈祷了好一阵才起身了,脚步有些踉跄的将孩子交给了保姆,轻轻在心里松了口气。

    她的孩子还太小了,实在不能没有父亲。

    家里没个男人,处处不便,平常连大门都不好开,要等到孩子长成,那还要多少年?

    屋子里都是檀香味,丁香进来便觉得有些呛住,急忙屏气,适应了才跟郑王妃道:“王妃,明天进宫的东西都准备好了,郡主刚刚叫人送消息过来,说是明天跟您一同进宫。”

    郑王妃心里就更加安心了一点儿,有卫安在,不管怎么样,就好像有了主心骨,她嗯了一声,吩咐丁香:“给郡主的新衣裳送过去了没有?原本之前就该送过去的,可是还没绣完”

    是她亲手给卫安绣的一身冬衣,她带着孩子事情繁杂,断断续续的,做了一个冬天才算是好了。

    丁香就笑起来:“已经送过去了,郡主肯定喜欢的,您可费尽了心思”

    郑王妃给卫安送的衣裳傍晚便送过去定北侯府了,可是有些消息,却比这还更快一些的传到了别的地方。

    临江王妃正看着丫头们破开鲜橙,饶有兴味的看着那些橙色或是血色的橙肉被盛放在透明的玻璃碟子里,等到秦妈妈回来了,才将这些橙子都赏下去了,问秦妈妈:“怎么这么匆匆忙忙的?”

    今天就是清霜在沈琛面前露脸的日子了,她想要把事情做的尽量自然再自然些,最好叫沈琛第一眼便认出清霜来,这便需要下些功夫的。

    秦妈妈看了她一眼,见她脸色还算是好看,心里就有些为难,毕竟这实在算不上什么好事,按照王妃的性格,可是十有**是要动怒的。

    可是也没旁的法子,瞒着反而是更大的祸事了,她只好期期艾艾的把郑王妃做梦梦见郑王深陷困境,被困在山东等人营救,而后就病了,并且进宫请了林淑妃的事情告诉了临江王妃,末了便道:“圣上原本病情加重,无暇理会这些事了,咱们王爷倒是有派人去找,可是您知道,我家那口子让底下的人所以一直没什么成效。可是现在郑王妃这么一闹,圣上重视了,让内阁拟旨叫山东尽力搜寻郑王下落,若有能平安送郑王回京者,更是有重赏咱们王爷也就立即想起来了”

    她很担心的看着临江王妃,战战兢兢的站在旁边问她:“王妃,咱们在这里头动的手脚不少啊,要是被人知道咱们跟曹跟那些人有接触,那咱们之前做的事,很容易就会被翻出来您说,是不是该想想法子?”

    临江王妃手里的那个新鲜圆润的橙子便瞬间被临江王妃的指甲给掐烂了,她皱着眉头将橙子扔在一边,接过了秦妈妈眼疾手快递上来的手帕,将手一点一点的擦干净了,才问秦妈妈:“什么时候的事?”

    “就是刚才才听说的”秦妈妈有些忐忑:“我们知道,还是因为我那当家的他之前不是跟着管家管些事的吗?跟长史也是很有交情的,才知道王爷是派人下去找郑王了,缘故就是因为郑王妃的这梦魇”

    什么梦魇?

    临江王妃脸上的笑意一点一点彻底消失的干干净净,看着桌子上的橙子冷笑了一声。从早上楚景吾当众不给徐家脸面,到现在郑王妃这么凑巧就被梦魇了,梦见郑王在山东受苦,这世上哪里有那么巧合的事?

    根本就是有人故意所为。

    而这些人,除了沈琛和卫安,还有谁?

    他们倒也真的是能耐了,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想着一口气吃成一个胖子,什么好处都想得到。

    一来坏了她跟徐安英的合作,二来把郑王找回来。

    她眯了眯眼睛,语气里的厌恶再也遮掩不住:“让清霜给我上点心,这回她若是不能成事,那便一辈子去浆洗处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