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流连-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第一章·流连

    元宵过后就一连下了好些天的雨,连绵不断的春雨下个不停,出门也变得不方便起来。卫老太太人老了,便越发的不喜欢出门,下起了雨,宁愿跟三夫人和二夫人她们在屋子里打雀儿牌。

    三夫人和二夫人作陪之外,平安侯夫人得了空也过来,见她们打的热闹,便凑趣儿:“怎么是二夫人三夫人和花嬷嬷陪着您?寿宁郡主不在?”

    卫老太太便笑了:“不要她,她不会,出牌慢的叫人烦躁”

    二夫人和三夫人也都跟着笑起来,跟平安侯夫人说:“您不知道,安安别的事儿可聪明,就是唯独打雀儿牌,无论教多少遍,总是学不会,便是会了,也出不利索牌,每次她出牌,老太太都急的不行,干脆便不要她打”

    花嬷嬷已经站了起来把位子让给平安侯夫人,平安侯夫人便微笑坐了过去,边摸牌边笑:“说起来,阿四学这个就很快,不过就这么大半个月的功夫,已经很是娴熟了,以后也有伴儿了。”

    卫老太太哦了一声,抬眼看了她一眼,见徐四小姐没过来,便轻声:“怎的阿四今天没过来?”

    平安侯夫人打了个牌,皱起眉头来有些忧愁:“说起来我正要跟您说,原本好好的,可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元宵那天着了风寒,这几天都不怎么舒服,天天都在喝药,可是就是不见好,鼻子都是红红的。”

    可是婚礼就近在眼前了啊,过了正月,二月初三就是正日子,是请了先生算过的,卫老太太便忍不住也跟着蹙眉:“要紧不要紧?不然请老大夫过去瞧瞧罢?老大夫毕竟是老人儿了,有经验些。”

    二夫人也有些担心:“这可马虎不得,虽然是风寒,可是也要看是什么样的风寒,得对症下药,还是请老大夫瞧瞧去罢,早些治好,也省的拖着拖着成了大病呀。”

    平安侯夫人心里更加放下心来,卫家这些人对徐四姑娘都是很上心和关心的,她嗯了一声:“也不是什么大事,先吃着药瞧瞧,若是不见好,我便叫人去请老大夫过府去看看她,她不能来请安,还特意让我给您道恼呢。”

    “这孩子也太小心了。”卫老太太摇头:“都是一家人了,彼此之间还在乎这些虚礼做什么?只要她身体能好,便比什么都好。你叫她好好养着,等到病好了,再过来。”

    卫老太太是真的喜欢徐四姑娘,这姑娘身上有一股寻常女孩子没有的韧劲儿,像是路边的野草,怎么也烧不尽,这样的女孩子有主见,却又难得的经历过这么多事还是能走正道,心地好。

    她想了想,又吩咐花嬷嬷:“去库房里寻几株老参出来,到时候一并给平安侯夫人带回去,给四姑娘补补身子。”

    平安侯夫人急忙站起来替徐四姑娘谢过了,又问卫老太太:“前儿元宵节,似乎也不见五老爷?”

    卫老太太便看了她一眼。

    一个后宅的妇人,问别人家的男人,这是很不恰当的行为,从前平安侯夫人来了这么多次,也从来没有问过除了婚事之外五老爷的旁事。

    这回平安侯夫人却忽然提起五老爷元宵节的时候不在的事,卫老太太吃了牌,补牌之后才淡淡的道:“似乎说是那天有什么事耽搁了,怎么的?”

    二夫人和三夫人也都察觉出不对来,纷纷转头去看平安侯夫人。

    平安侯夫人也没有发慌,先把牌打出去,斟酌了片刻,谨慎的看了卫老太太一眼,似乎还想了一会儿措辞,才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就是我们家侯爷听人说,五老爷最近似乎”

    卫老太太似有所悟,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认真的看着平安侯夫人,点了点头示意她继续往下说。

    平安侯夫人也没有再迟疑,径直道:“就是听说,最近五老爷似乎往那些地方去的比较勤快。”

    那些地方?

    那些地方是什么地方?

    二夫人三夫人对视了一眼,瞬间领悟了平安侯夫人的意思,不由得都有些红了脸。

    卫老太太的脸色倒是仍旧平静,镇定的看着牌桌,问二夫人和三夫人:“最近老五支银子频率如何?”

    要是要出去应酬,出去花天酒地,没银子是不成的,靠着卫阳清那点子俸禄,去三元楼吃几顿饭也就到天顶了,哪里够?肯定要往家里拿钱的。

    而往家里拿钱若是太过频繁,二夫人和三夫人管家,也不可能一无所知。

    二夫人和三夫人都忍不住蹙眉,觉得有些不大好,迟疑了片刻才看着卫老太太摇头:“可是,最近五叔并没有并没有在府里支取额外的银子啊!”

    当初长宁郡主的嫁妆都已经封入了库房,准备到时候给卫玠的媳妇儿的,卫阳清就算是要动那里的银子,也不可能不经过三夫人和二夫人,如果二夫人三夫人都说没有,那卫阳清就是没有银子,既然没有银子,还能在外头花天酒地?

    卫老太太目光沉了沉,立即回头看了花嬷嬷一眼:“你去把林海叫来,另外,看看五老爷在不在府里,若是在罢了,先别惊动他。”

    平安侯夫人有些着急的摆摆手:“老太太,我不是那个意思也许是误会了”

    “若是误会,那还更好了。”卫老太太扬手截住她的话,看着花嬷嬷出去了,才道:“我是真心要结这门亲事的,也同他把这件事说的很明白了,他要么便不该答应我,答应了我,就不该胡来若他真的如此不知事”

    卫老太太冷哼了一声,没有再开口。

    旁边的翡翠知机的上前伺候着撤了桌子,扶着卫老太太到榻上坐下,拿了手炉给她捂着,轻声问:“老太太,是不是要请郡主过来?”

    下着雨呢,卫老太太免了卫安的请安,特意叮嘱过她不必来的。

    可是这个时候,翡翠知道,也只有卫安的话卫老太太更能听得进去了。

    卫老太太微微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