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同盟-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第十章·同盟

    张伟勋等到人都出去了,就先将银票递给她:“我知道最近人情往来甚是多,不说别的,光是孙子的满月酒”

    这官宦人家办酒也是有说法的,这种满月之类的酒宴若是不办,人家定然就得疑心你们家里是破落了,连这点银子都拿不出来。

    谁都丢不起这个脸的。

    张夫人正为了这件事情忧心,却又不想拿这件事去烦已经很烦了的张伟勋,陡然见张伟勋给了这么多银票,不由便震惊问道:“老爷,您哪儿来这么大笔银子?”

    两千两!省着点用,也够家里往年一个季度的开销了。

    这么大笔银子,现在张伟勋这样的处境,算的上是一笔巨款,张伟勋怎么能拿出来的?

    张夫人更加忧心:“您是不是,又去当东西了?这可不好您到底当着官呢,恐怕到时候被人家盯上”

    张伟勋握住妻子的手,柔声安慰:“你放心,我心里都有数,这些银子的来路都是正的,更不是我去典当的,咱们家你也不是不知道,上次去典当那部论语就已经是铤而走险了,其他的东西就是有也不敢再去当,否则就是是非,我怎么还会去典当呢?”

    张夫人这才放下心来,替他去了大衣裳,服侍他进净房去,隔着屏风在柜子里替他找衣裳,也难得的有些笑意了:“这便好了,不瞒您说,前儿母亲问起我来,说是这满月如何办,还真是难倒了我,母亲说,若是银钱不够,便用她的私房,可是咱们哪里好用呢?”

    毕竟老太太也不是只有他们一房儿女,要是知道他们孙子的满月还得老太太出银子办,还不得被其他兄弟姐妹们耻笑。

    张伟勋洗了脸,直起身子来扬声道:“就跟她说没有的事儿,让她老人家不要瞎操心,我们该办的自然会办好,哪里用得着用她老人家的私房银子?!”

    没钱寸步难行,他眼里闪过一丝晦暗不明,很快就又恢复了原样:“我这个当着工部侍郎的儿子,出不起自己孙子的满月的酒钱?她也未免想的太多了,必然是二弟他们又在她面前说了什么,你不必理会就是。这回孙子满月,你就好好办,不必省银子,明儿我要用二百两银子,其余的,你自己看着办,哪怕是都用了办满月,也不是不可。”

    张夫人忍不住就有些诧异:“这如何至于?一个小孩儿的满月,办自然是该办的,可也不必这样显眼罢?叫上亲友,十几桌也就到头了,怎么算,能花上三百两就顶天了,哪里用这么奢靡浪费?”

    张伟勋心里憋着一口恶气,这个银子又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是他拿了这一家人的生死在赌的,用了也就用了,全部用光他也半点不觉得心疼。

    何况也就该他用。

    他要是不用这些银子才是傻了,用命换来的银子,该怎么奢侈就该怎么奢侈,这有什么可说的?

    因此他丝毫没有犹豫,等到穿好了衣裳就跟妻子说:“不管这些,咱们家也算得上书香世家了,也不是用不起这些,该怎么便怎么,你别省,银子不是省出来的。”

    张夫人听着他这么说,却总有些忧心:“老爷,您该不会是”她跟张伟勋感情极好,有些话也就不必避讳,低声道:“您该不会是皇陵那边这可不成啊,现成的例子摆着呢”

    张伟勋忍不住便笑了:“夫人想哪儿去了?我再蠢也不会在这个上头动脑筋的,我的官位和家里人的性命还要不要了?你放心吧,不过是我和朋友想了个赚银子的买卖罢了,你不必担心。”

    和他一起合伙做买卖的董成器出了张家便星夜直奔了一所老宅,叩开了门很是熟门熟路的去了正堂,先吩咐人上茶,喝了口茶,才缓过了神来,搓了搓手问人:“来了没有?”

    不一时便有个管事模样的人敲了敲门进来,陪着笑道:“董大人稍候,我们老爷马上便来了。”

    董成器嗯了一声,态度和缓,跟对张伟勋全然是两副面孔。

    再过了大约有一盏茶的时间,里头才有了动静,他站起来,便看见了徐家大爷,急忙迎了几步。

    这也是熟人了。

    换做从前,他可不必迎,都是徐家大爷对他们比较礼貌些,毕竟蒋家是首辅,他们徐家也不过是跟在后头的。

    可现在时移世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了。

    董成器却能沉得住气,半点儿也没有浮躁和不甘愿,笑着对着徐家大爷行了个礼。

    徐家大爷抬手扶他起来,面上也和和气气的,半点也没有尴尬。

    当初蒋家倒台,徐家也是出过力的,徐安英没少使绊子。

    可是现在为了扳倒卫家,这些过往的仇就不算什么了,董成器看着他没有废话,径直便道:“软磨硬泡了这么多天,张伟勋已经答应了。”

    徐家大爷喝了口茶,看着里头的人参哦了一声,随意的将茶盏搁在桌上,问他:“那也就是说,没什么旁的阻碍了?”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了。”董成器坐在旁边,说了张伟勋的事,又道:“知道卫家疑心重,便干脆扯了个幌子在前头挡着,让他们猜不出咱们到底要做什么。”

    徐家跟卫家结怨,说起来还是因为卫安的缘故。

    徐家想要跟临江王府扯上关系,好保持这富贵荣华,好不容易走通了临江王妃的门路,可是谁知道好好的姑娘家,原本都已经被临江王妃金口玉言说是适合当媳妇儿的,却被楚景吾在宫里当众奚落了一番。

    从此做什么世子妃是不要想了,连带着家里的女孩子们的名声都受了影响,连家里也丢了脸面。

    楚景吾会这么做,无非也就是因为沈琛的授意罢了,可沈琛是谁?

    沈琛那是卫安的未婚夫。

    这件事不必说,肯定有他们俩的缘故在,不管怎么说,徐家跟他们的仇算是结下了,没的说的,受了委屈总不能就这么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