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章·争执-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十二章·争执

    徐家大爷想了一回,还是谨慎的道:“我回去跟老爷子商量商量,若是可行,再给你答复,你让那个张伟勋好好奉承卫阳清那边,别叫人看出了什么门道来。”

    他说完了,便打发了董成器回了后院。

    徐大夫人也正好领着以对丫头婆子往他这里来,两人打了个照面,徐大夫人便深深的叹了口气。

    徐家大爷眉头一跳,语气不是很好的问:“怎么,还是闹?”

    徐家大姑娘实在是被这回的打击打击的不轻,整个人都跟从前不同了,判若两人似地,每天以泪洗面。

    前几天淑妃娘娘让贵女们进宫陪着说话,她也不肯再去。

    徐大夫人忧心忡忡的嗯了一声,打发了丫头婆子,跟着徐家大爷一同进了门,才很是崩溃:“大爷,这日子还怎么过?咱们阿芳以后可怎么还有脸见人啊?!这些日子,我见天的去劝,可是怎么劝也没用,她根本不听我的话”

    她皱起眉头来,觉得头痛欲裂:“老太太为了这事儿已经训斥了我几回,说是我们太冒进了,叫女儿丢了这么大丑,口口声声说是其他房的女孩子也受了影响。为了这话,孩子又哭了一场,闹着说是不活了,给家里姐妹们丢脸了”

    徐家的姑娘年纪都小,早些年还没在贵女圈子里走动,等到年纪差不多了能出去交际了,谁知道一来便是这么大的打击。

    徐家大爷阴沉着脸不说话,既是心痛又是愤恨:“临江王世子也未免欺人太甚!”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思?”徐大夫人叹了口气:“人家瞧不上咱们姑娘,往后就不必来往就是,反正沈琛不就是这个意思?否则怎么会把事做的这么绝,这简直就是在指着咱们家的鼻子骂咱们家的教养了”

    徐大夫人心知肚明,知道沈琛之所以这么不给面子,是因为徐家跟临江王妃结盟,一大原因就是答应了临江王妃要替临江王妃对付沈琛。

    只是这件事才露出了苗头而已。

    徐家的确是打算帮临江王妃的忙,也的确是稍稍露头,在山东的事情上伸了手,想要帮忙阻止郑王回来。

    可是说到底,这件事没成啊!

    还没成呢,信就被人截了,徐家就知道事情出了变故,早就已经停手了。

    都已经停手了,郑王也没死啊,沈琛竟然就这么小气,拿人家的女孩子的前程当成了攻击他们徐家的工具。

    徐家大爷比她更加恼火,却抑制住了,咳嗽了几声有些无奈:“好了,说这些没什么意思,事情都已经这样了,你想想法子,不管怎么样,得叫阿芳振作起来,就告诉她,没什么要紧的,她是咱们家的掌上明珠,往后的前程光明着呢,不必担忧。就说我说的话,她实在是在家里呆的难受,不如便去苏州那边散散心,小住一段日子。”

    这也算得上是很宠女儿了,否则哪里能在女儿差不多要出嫁的年纪还让女儿去那么远的地方。

    徐大夫人有些迟疑:“老太太现在便已经很是恼怒了,对咱们也颇有微辞,现在若是再这样,老太太那里恐怕不好交代”

    “没什么不好交代的,这件事我跟娘说,你去做便是了,送阿芳去你娘家住一段时间,让她散散心,否则一个好好的孩子,难不成就这么被憋坏了不成?”徐家大爷下了决定:“好了,我要去书房找父亲商量些事,你便不必等我了,再去安慰安慰女儿。”

    等到徐大夫人应了是,他才又往书房里去。

    老爷子在后院里头还有个书房,他叫人通报了,听见里头叫,才端正了姿态进去,听见徐安英正在跟人议事,下意识的挺直了背在旁边听。

    徐安英说的是福建那边的事,福建今年的倭患更加厉害,他是兵部尚书,正因为这件事着急。

    等到他们商议完了,徐家大爷才咳嗽了几声过去,把这件事小心的说了,不敢抬眼看他,先道:“阿芳为了这件事,几乎去了半条命。咱们家的脸面也丢尽了,若是不报这个仇,沈琛还以为咱们家真的是软柿子,随便他捏。”

    徐安英没说话,喝了口茶笑了一声:“之前我便说过,趁热灶也不是这么趁的,可是你们不肯听,现在出了事了,你们心里咽不下这口气了,却又怪别人不给你们烧这个热灶?”

    徐家大爷向来怕他,抿了抿唇不知怎么说,有些尴尬:“父亲,咱们不得罪也得罪了,沈琛是个小人,咱们得罪了他,他怎么可能善罢甘休?何况,也不止是这一桩了。他出手就这么狠,分明就没给咱们脸,咱们难不成真的就忍这口气吗?”

    徐安英有些不耐的皱了眉头:“为什么不能忍?说到底,沈琛不过是借着这件事警告咱们,别做不该做的事,我原本也就警告过你们,我们不是靠着女人裙带的人家,这事能成便成,不能成也不必太过在意,可是你们听了吗?大过年的,大年初一非是命妇不能进宫朝拜,你们带着阿芳去,脑子呢?!她是个什么身份?你们想过没有?!”

    徐家大爷吞咽了一口口水,也同样有些气性上来了:“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思?!不该得罪也得罪了,不该做也做了,父亲之前不说,现在说这些,不也同样晚了?到底阿芳是咱们家女孩儿,难不成咱们家被这么明晃晃的打脸,也半点反应都没有,还要任由沈琛胡闹吗?!”

    徐安英喝了口茶润喉,看了他一眼:“不然还能如何?”

    徐家大爷不明白他怎么想的:“当然是反击啊!沈琛不是靠着卫家嚣张什么?要是卫家倒了,他虽然是平西侯,可是王妃不待见他,日积月累的,他能得什么好?”

    徐安英冷哼了一声:“你可真是没眼界,这些年再仕途上半点寸进也没有,也是该的,真要是让你当了官,家里岂不是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