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章·阻挠-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十八章·阻挠

    如果真的是被打了,要防着娘家人找麻烦不给看,那也是个发作起来的由头,真要是姑爷动手打人,卫家人去打他们一顿那都算是轻的。

    而要真的是那家人为了辖制卫家不给看

    卫老太太冷笑了一声,哂笑道:“我们自家有药材铺子也有医馆,底下现成的老大夫资历深着呢,既是病了,就叫老大夫好好瞧瞧去。自古以来,没有听说过嫁出去的女儿就不叫娘家人瞧了的道理。”

    卫安也垂下眼睛,眼里闪过一丝愠色。

    对方未免也太大胆了,还是如沈琛所说,他们根本就是别有所图,所以才会扣住卫玉攸不肯放,想要辖制卫家?

    三夫人恼怒之极,见卫老太太这么说,便站起来:“媳妇儿亲自去一趟”

    她实在是不放心,女儿是个没什么心眼的,当初得罪了卫安就被整的那么惨,后来的婚事也是平平,全不过是图人家可靠而已。

    现在被这么算计,还不知道成了什么模样。

    卫老太太却出声喊住她,想了想道:“你一个人过去不成,可安安这个未出嫁的姑娘跟过去更没有成例,这样吧,便叫老二家的跟你一同过去。带着大夫去,问问究竟是怎么了,若是他们叫你看,你们便看看小五是怎么了,是不是真的病了。若是还是见不着,咱们就想别的法子。”

    三夫人答应了一声,急忙起身去了。

    等到三夫人走了,卫老太太才若有所思的问卫安:“安安,你觉得这回小五是不是真病?”

    卫安摇头很是担心:“现在也说不准,沈琛并没有仔细说那家人到底做了什么事,可是能叫沈琛觉得他们有野心的,恐怕不是什么好事只怕他们没有怀着好意,五姐也的确如同三伯母说的那样,是个没什么心眼的人”

    卫老太太皱着眉头有些担心。

    便是一只猫一只狗养久了都有感情的,卫玉攸前些年是不被人喜欢,也总是针对卫安做了好些蠢事,可是到底她心地不坏,嫁出去之后也收敛了性子,近些年生了孩子总抱着孩子回娘家来,见面三分情,卫老太太也许久没有见过婴儿了,是很喜欢她和孩子的。

    卫安也不提要走的话了,跟卫老太太一起坐着等消息。

    可是一直等到接近午时,才等回来了面色铁青的二夫人和三夫人。

    三夫人形容憔悴狼狈,见了卫老太太,抿着嘴有些不知道如何开口,还是二夫人快言快语的把话说清楚了:“老太太,他们实在是欺人太甚了,我们带了大夫过去,可是竟也没能看的成”

    她喘了口气,才紧跟着道:“话里话外的,是说小五不懂规矩,竟然跟丈夫还嘴还说”

    卫老太太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也没有被引得动怒,挑了挑眉便道:“你直接说,还说什么,直说就是。”

    二夫人便看了三夫人一眼,冷笑着道:“还说,卫家如此势大,可是却连家中出嫁姑奶奶的事都不肯伸手帮忙,分明就是不怎么看重这位姑奶奶,既然不看重,又已经是给了他们家的人了,还追着要看什么?”

    卫老太太垂下眼睛,竟然出乎意料的还是没有动怒,冷然问道:“之前他们来咱们家里,求的是什么?”

    卫三夫人对卫玉攸极好的,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哪里能有不疼的,她只怕女儿过的不好,平常多有贴补。

    如果不是太过分的要求,她怎么可能会不答应。

    三夫人恨得咬牙切齿,在那边的时候,被人拦着见不到女儿,听了不知多少的风凉话,看着不到两岁的外孙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她的心早就碎了,现在卫老太太这么问,她半点帮那边遮掩的心思都没有,冷笑了一声,铁青着脸道:“他们要卖了小五的陪嫁别庄!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过不下去了,要我给银子,从前媳妇儿也不是没给,您知道的,媳妇儿怎么可能不疼她?可是这回她们实在是狮子大开口,一开口就是一万两银子”

    卫老太太呵了一声:“普通人家嫁女儿,也差不多就是两千两银子的嫁妆,往前数,前朝的时候,哪怕是公主的女儿出嫁,也就是三千两左右的嫁妆,可是我们家带了多少过去?那些都花光了?花光了也不提,现在还要再要一万两,他们是要做什么?要上天去?!”

    不然的话,哪里能花掉这么多的银子?!

    除非

    联想到沈琛之前说的,这些人很有野心的话,卫老太太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转头看了三夫人一眼就道:“你去和老三说一声,让老三出面,和老五一道,亲自上门去把小五接回来,不能由着他们!”

    说完了,又转头看着卫安:“阿琛既然知道这件事,便去把阿琛也请来,他总是有法子的。”

    卫安答应了,见三夫人连站都快站不起来,知道她已经是连强撑都难了,急忙看了二夫人一眼。

    二夫人已经伸手过去扶住三夫人了,急忙道:“你再急,也要顾着自己的身体,你好了,才能有精力料理小五的事,不然,小五才是真的要被别人欺负了去了。”

    三夫人眼里全都是泪,点了点头,跟卫老太太行了礼就踉跄着出去找三老爷了。

    卫老太太就深深的叹了口气:“造的什么孽啊!”

    不管怎么样,卫家的女孩儿们,现在出嫁了的,一个已经和离了,另一个又即将要闹和离,再是势大,传扬出去,这名声也是没法听了的,卫老太太很是烦心。

    另一头的秦妈妈却满面都是笑,难得的心情甚好的受了几个小丫头的礼,春风得意的进了正院,见了正在南窗底下研究棋谱的临江王妃,便急忙行了个礼,笑道:“王妃,这回真是可笑了,卫家这一家子,也不知道是自家德行不修,还是命犯小人,这出了嫁的女孩子们,可一个个的都没什么好下场啊。”

    临江王妃眉目不动,闻言连眼睛也没抬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