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章·图谋-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十九章·图谋

    秦妈妈见她不语,小心翼翼的上前几步给她点上熏香,见那有着牡丹花样的熏香渐渐的飘出烟雾来,又自顾自的道:“咱们做这个,会不会太显眼了?最近您总做显眼的事我是怕会被隔壁的钻了空子。”

    临江王妃神情不动,一卷书放在旁边才翻了几页,听见秦妈妈这么说,泥塑一样的脸上才有了神情,讥讽的问她:“什么显眼?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这事儿难不成我能拦得住?就像你说的,她们自己德行不修罢了。一个女儿嫁出去了和离,那或许是男方不好男的负心,可是两个女儿都出事,这说明什么?难道普天下的男的都配不上她们家女孩儿?”

    天底下可没有这个道理。

    大周朝的女孩儿是娇贵,可是娇贵也有限度,这天下到底是崇尚男权的,朝堂上当官的也都是男人,他们天然的就只会站在男方的视角上思索问题。

    那么在他们看来,当然只会觉得卫家的女孩儿们嫁出去的最后都会跟婆家闹翻,不管生了几个孩子,最后都是要跟男方和离的,男方出钱出力,最后连孩子都没法儿抚养,还落个负心汉的名声。

    如果是这样的话,同为姓卫的,虽然披了一层郑王女儿的皮的卫安,会不会也是这种卫家女?这谁说得清呢?

    这天底下什么最不费力?当然是传谣言最不费力了。

    秦妈妈越发的摸不准她的想法,听她这么说,不敢再说不好听的来煞风景,便讪笑着道:“您说的也是,这女孩子第一重要的便是名声,若是名声坏了,人家的唾沫便能淹死你。这世上哪里有那么多能特立独行的人呢?人总是要生活交际的”

    临江王妃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知道她还是不明白自己的意思。

    这还只是一点,重要的是,这种事是不好澄清的。

    哪怕你把那男的说的再坏再不好,你卫家两个女孩儿都和离是不是事实?

    她牵起嘴角,面上的神情忽然愉悦了许多,见秦妈妈适时的递上来一杯**茶,便喝了一口,才道:“该发下去的东西都发下去了吗?”

    新年里头大家都忙的厉害,人情世故迎来送往的,底下的人都累的够呛,临江王妃作主,府里伺候的人都多赏一个月月钱的。

    秦妈妈急忙答应:“都办妥了,您放心吧。”说完了还是有些不大放心:“王妃,咱们当真就什么都不必做了?”

    这次卫玉攸的丈夫出事,的确是有人引着的,这人本来就是个公子哥,自小就是被娇宠着长大的,本性是不坏,可是要说多能体谅人,多能收住心,那是没有的,被那些狐朋狗友一撺掇,在外头眠花宿柳也是常事。

    偏偏卫玉攸无法忍受,夫妻俩有了嫌隙,一有嫌隙,就更容易生出别的事来,别人家的男人受了气,有的是撒气的法子,换成了卫玉攸的丈夫也是一样的,既然媳妇儿这里没好脸色,那他就走呗。

    一走就十天半个月不回家。

    一开始,婆婆也是会帮着数落儿子几句的,说他不懂事云云,可是等到次数多了,就开始挑媳妇儿的毛病,嫌弃她没法儿笼络住男人,还叫男人在外头胡闹。

    一来二去,慢慢的自然矛盾就不可调和了。

    而在外头也是要不断花银子的,卫玉攸不肯给了,那怎么办?

    当然是借了,富家子弟,从来对银子都没什么概念的,花魁既然值那么多银子,那就找朋友借啊。

    借着借着,慢慢的债越积越多,家里上下这才发现了不对劲,可是这么一大笔银子,要家里出,怎么可能?

    上万两银子,现在京城中等人家的账上总共也没这么多钱,何况还要维持一大家子的运转,既然儿媳妇有钱,儿子又是跟儿媳妇闹翻了才出去花天酒地的,那这笔银子当然就该是儿媳妇来出。

    临江王妃笑了笑,她只做这些,就足够了。

    剩下的事,卫家的人自然会办妥了。

    她嘲讽的笑了一声,看着秦妈妈问:“你若是卫家的人,换做是你,你会同意这门亲事继续下去吗?”

    秦妈妈便语塞,认真的想了一会儿摇头:“这自然是不会了,这男人已经彻底变心了,敢对老婆动手,吵架的时候一点体面也不留了,不顾孩子在场就打人,受了气竟然还拿一个两岁的孩子出气,听说把孩子扔在了床上,哭了半日,请了好几个大夫。这一趟闹下来,什么情分也没有了,夫妻俩已经成了仇人都不如,再下去怎么过日子?要是换做是高攀了的亲事,那等卖女儿的,或许还有劝女儿忍让的,可是卫家岂是愿意女儿受委屈的?当初的卫家大小姐不就是例子?”

    说完了自己也忍不住愣了,看着临江王妃半天都没有能说的出话来。

    临江王妃这是算准了卫家人的性格,算准了卫家人会做的选择。

    所以她才说不怕别人察觉出什么来,她根本什么都没有做,她只是叫那个男人的心被养的大了一点儿,让他原本的面目露了出来而已。

    而剩下的决定,都是卫家人要做的。

    王妃竟然能把人的心思算的这么准,把卫家人的性格算的这么准。

    而卫家再和离一个女儿,民生不可抑止的就坏了。

    那么

    那么当初临江王妃在临江王面前说,卫安的性格实在是太固执倔强,怕不是沈琛的良配这话的分量,可就要重的多了,可信度也要高的多。

    她压下心里的疑惑和震惊,见临江王妃笑而不语,便轻声问:“王妃,那您这么说咱们是在为之后的事情做铺垫?”

    临江王妃冷笑了一声:“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所有的事都不是一朝一夕能办成的,当然要慢慢来。现在才只是个开始罢了,清霜那边现在怎么样了?她还沉得住气吗?”

    这可又是一阵子过去了,清霜还是在浆洗处呆着,处境没什么改善,沈琛也从来没有直面跟她说过什么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