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名声-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二十七·名声

    李大太太心里忍不住哂笑了一声,这一家子除了李大老爷是个立身正的,其他都是些什么人,怪不得当初李老太太要抱孩子去养,李大老爷千方百计的拒绝了,否则的话,能养出什么好的孩子来?

    李三爷别的好处没学到,从前外表看着还算忠厚,可是没有料到,其实内里原来这么不堪,跟他那个狡猾刻薄的母亲一模一样,都半点人性也没有,自私自利得可怕。

    哂笑完了,她便静静的看着那个婆子一瞬,很自然的点了头:“这是自然的,你经验丰富,又是三爷吩咐你来的,你去我也更放心些。”

    她忧心的看了身后的卫玉攸一眼,愁眉不展:“不过还是快些罢,若是耽搁了,还不知道成什么样呢。”

    那个仆妇急忙道是,催促着大太太的丫头跟上,自己一马当先的走在前头。

    丫头回头看了李大太太一眼,不安的搅弄着衣摆,见大太太不着痕迹的朝自己点头,眼里全都是坚定和鼓励,才鼓足了勇气点了点头,急忙上前去追那个仆妇了。

    时间紧急,也顾不得什么其他的了,仆妇对她点了点头,急忙吩咐下去叫套了一辆青帷小油车,疾驰着出了门。

    一出门,那仆妇就谨慎的掀起帘子,露出一双眼睛,看外头的环境,见连侧门处都围着一圈卫家的人,心里就有些发慌,面上忍不住啧了一声摇头:“定北侯府怎么就这么甩不脱?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哪里有娘家人一直插手婆家事的?”

    她是心慌,她出来的时候卫玉攸看上去都已经虚弱成那个样子,已经是奄奄一息了,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病症,若是真的治不好也不知道卫家秋后算账的时候,她们会不会受到连累。

    小丫头也凑过去看,看了就忍不住咋舌:“来了这么多人?听说昨儿差点就打进来了三爷总在外头躲着,怕也不是个法子呀”

    李三这几天为了躲卫家,那可都是连家门都不进的,干脆就躲在了外头。

    仆妇皱着眉头,正要说话,就听见外头响起一阵争执声,不由得皱眉卫家来的都是粗壮的仆妇和小厮,她可不想把事情给闹大,引起人家注意。

    正这么想,偏生马车却忽然停了,她不由得大怒:“怎么回事?说了赶着出去办差,你们怎么停了?!”

    外头的车夫也跟着委屈:“齐妈妈,这走不动啊,前头堵着呢,卫家人都跟着。”

    齐妈妈忍不住一阵心烦,这么冷的天还是忍不住拿手扇风,极为不耐烦的道:“那就拐道走!快些快些!”

    车夫答应了一声,小丫头忽然出声喊住她:“齐妈妈!”

    齐妈妈回头看她一眼:“怎么?”

    “正门那边街上肯定也有许多卫家的人,这么堵着不是个事儿,不如这样,我下车拖住她们,你趁机先出去罢,三太太的病要紧,若是耽搁了,恐怕咱们都没好果子吃。”

    齐妈妈有些心烦意乱,她知道卫家人都围在府外,见小丫头这么说眉毛跳了跳,到底是什么也没说,只是道:“你怎么打发她们?”

    小丫头有些狡黠的歪着头笑了:“反正我是个小丫头,我就出来嚷嚷,说是哥儿病了,瞧瞧她们乱不乱!”

    齐妈妈眼睛一亮,还真是别说,这或许还真的是个好法子,卫家人最在乎的除了卫玉攸就是现在还留在府里的小公子了,要是说小公子病了,卫家人少不得要害怕,她们一乱起来,自然就没功夫阻拦她了,否则她去外头请个大夫回来,少不得真的可能会被拦着东问西问,也怪讨厌的。

    她想了想,就答应了一声,又叮嘱道:“去找门房上的婆子们陪着你一同去,小心些,回去了我告诉大太太,给你讨赏。”

    小丫头机灵的答应了一声,一骨碌从马车上溜了下去,急忙朝着外头跑了。

    齐妈妈在车厢里头坐了一会儿,听见外头车夫说:“哟,人都跑了!齐妈妈,咱们走还是不走?”

    齐妈妈眉头松开,在帘子里瞧了一眼,见人果然都朝正门处跑了,心想她们大约是跑去商量报信了,急忙就道:“走!快走!医馆!”

    另一头的小丫头却成功叫上了婆子,急急忙忙的说:“不好了,不好了!快些快些,快去外头找大夫来,三太太不行了!”

    婆子们惊住了,她们是守着侧门进出的,这活计不是什么好活计,里头的事她们是都不知道的,只知道在外头守着门,一听见小丫头这么喊,都急忙站了起来,你看我我看你,全然没有反应过来小丫头到底在说什么。

    小丫头急的连声音都打颤儿,一口气就道:“你们,快多找些人出去请大夫来,三太太快不行了,人都已经只有出气儿没有进气了”

    婆子们面面相觑,脚步都迟疑着没动,看着小丫头,犹犹豫豫的问:“咱们府里不是有严令,这几天严禁进出吗?除了当差的,都不许出门的”

    这是李三下的命令,就是为了防止有人出来乱说话,也是为了防止卫家人进去的意思。

    小丫头啜泣着:“齐嬷嬷已经去医馆了,你们也瞧见了,是在车上齐嬷嬷觉得不对,所以特意遣我回来先叫你们去铺子里叫他们把寿材取回来,预备着的。”

    这么一会子,连寿材都说要预备上了?难不成三太太真的要死了?

    可是虽然听说是三太太病了,可是三爷都不在家啊!怎么人就忽然不行了?婆子们想着才刚急忙套车走了的齐嬷嬷,一时不知该怎么办,又该不该听话了:“你这丫头,话说清楚些,你是哪个院子的?三太太不行了,既然去找了大夫,怎么又叫去找什么寿材?管家媳妇儿怎么没出来?”

    小丫头跺了跺脚:“跟你们说也说不通,真的病的不行了,里头太太吩咐下来的,叫快些去把寿材找来预备着冲一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