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威胁-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二十九·威胁

    李老太太只觉得一股子血直冲脑门,一时之间竟有些站不稳了,直挺挺的就往后倒去,旁边的丫头眼疾手快,一把搀住了她,焦急的跺脚:“老太太!老太太!”

    齐妈妈眼神阴鸷的往李大太太身上一扫,急忙上前扶住了李老太太,急忙道:“老太太宽心,卫家人这么打上门来,毫无道理!”

    李老太太站稳了,觉得喉咙里有一块东西似地,梗着不上不下的令人难受,难以喘息,听见她这么说,就急忙稳住精神:“是了,这么毫无规矩的打上门来,她们侯府是拿我们李家当成什么?!哪里去找这么横行霸道的亲戚呢!”

    她嘲讽了两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李大太太,气不打一处来:“都是你这个丧门星!你这个扫把星,进了门先克死了我儿子,现在又想来害我!”

    李大太太被骂的已经麻木了,这些刻薄的言语从李大老爷死后她就一直听到如今,早已经半点波澜都不起了,垂着头一言不发,好似就是个木头人。

    里头传来细微的响动,李老太太回过神来,狠狠地瞪了李大太太一眼,急忙吩咐齐嬷嬷:“快去!叫那些婆子都给我死死的守着,凭她是谁!也不准放进来!等老三回来了,重重有赏!”

    齐妈妈立即应了是,转身就出去将人都给召集起来,让她们把三房院子的门给关了,又让人去找东西来堵着。

    这么大剌剌的让人出去铺子里寻寿材来,不知道的,还真的以为三太太不行了,卫家就更有理由闯进来了。

    真是事事都不顺心!

    李老太太喘着粗气,觉得浑身上下都痛,又急的厉害。

    卫家的人真是太过分了,竟然敢就这么明晃晃的闯进来,她们当这里是什么地方?!

    正想着,齐妈妈就道:“老太太,三太太是不是换个地方?”

    外头院子正门都关上了,还换到哪里去?李老太太不耐烦,浑身上下都是火气:“这个时候,还往外头去,生怕卫家拿不到人吗?!”

    说着心里又恨起来,这个祸害,自己磕破了脸,没面见人,弄得生出这么许多事来。

    人总是自私的,这种早年守寡的婆子更是这样,旁边的齐妈妈咳嗽了一声垂下头恭敬的立着,满脸堆笑道:“不是这个意思,是怕挡不住卫家人会闯进来毕竟三爷不在家呢”

    一句话提醒了李老太太,李老太太很是不甘心的呼出了口气,呼哧呼哧的看着齐妈妈:“那你说要怎样?这人都已经逼到我们家里来了,一出门恐怕就碰上了。”

    齐妈妈右眼皮又跳起来了,尽职尽责的给她出主意:“三太太这个模样,是万万不能叫卫家人见到的,否则卫家人肯定不肯善罢甘休卫家人除了在乎三太太,还在乎小公子呢罢?”

    李大太太飞快的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有些不可置信:“齐妈妈,你这是什么意思?”她抢在齐妈妈前头,皱着眉头不赞同的道:“小公子可是咱们家的少爷,是姓李的,三爷第一个孩子呢!齐妈妈说话可要小心些。”

    齐妈妈皮笑肉不笑的,竟也不怕她,只是低声道:“知道呢,劳烦大太太担心了,说起来,若不是大太太您沉不住气,原本也不至于走到这一步的,您看看现在,闹得卫家的人逼上门来,以后人家还不知道怎么传我们家,少不得老太太的脸面都被丢光了,三爷脸上也无光啊。”

    这个齐妈妈,倒真是个敏锐的,李大太太见李老太太立即倒竖了眉头就要出声呵斥,只好垂下头不再作声。

    齐妈妈这才道:“小公子自然是金贵的,否则也不会三太太一犯了疯病,咱们就把小公子给隔开了啊。不如咱们去问问三太太,小公子这病,是治还是不治。”

    李老太太听的云里雾里,好似明白一点儿,却又觉得一片茫然,好半响才道:“你这是个什么意思?”

    “老太太,咱们三太太自己不方便出面,可是她不是有卫家陪嫁来的陪房吗?那些人卫家人总认得罢?咱们不如就问问三太太,这小公子,是要还是不要。”齐妈妈无所顾忌了,阴阴的笑了一声:“都到了这个份上了,三太太只怕是恨不得咬下咱们一块肉来,不可能替咱们兜揽,可是她不出面替咱们兜揽,卫家人就不会善罢甘休,事到如今,唯有小公子能引得她出面了。”

    李老太太有些迟疑。

    媳妇儿固然是讨人嫌的,可是小孙子却是李家人,拿小孙子去威胁媳妇儿,这是不是做的稍微过了些?

    孙子毕竟是可爱的,虽然他母亲着实可恶,可是他却没什么过错

    可是外头的动静越来越大了,卫家人也显然是不管不顾了,气冲冲的竟开始咱们,齐嬷嬷皱着眉头也语气冷淡讥讽:“老太太,瞧瞧,咱们就算是愿意低下头来,也得人家能愿意才好,看她们这副模样,分明就是有恃无恐,若不早做决断,怕是到时候被人吃了都不知道。”

    李老太太下定了决心,叫她:“那你就去问问你们三太太,看看到底是她儿子重要,还是她自己重要些,告诉她,老三的脾气可不怎么好,可别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错事来。”

    李大太太右眼皮跳的飞快,只觉得心脏也噗通噗通的跳起来,一时之间心里发冷,看着李老太太的目光也一寸一寸的冷下去。

    这样的婆婆,要是这一次的事情没有闹大,卫家没有把人如愿接走,等到晚些时候她来找麻烦,自己能有什么好下场?恐怕这一辈子的体面就没了,这老虔婆!对媳妇儿半点人性也没有,一味的只想着苛责打骂刻薄,从来不肯好声好气,现在竟然连用孙子威胁儿媳的事都做的出来,实在是心狠至极!

    她心里越发的灰心,见齐妈妈朝自己看过来,就更是万念俱灰,一时之间觉得半点希望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