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章·逼死-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三十章·逼死

    齐妈妈看着李大太太的眼神里也半点善意都没有,冷冷的嗤笑了一声转开头,对着李老太太应是,又行了个礼,转身要走又回过头来似笑非笑的看了李大太太一眼,提醒李老太太“老太太,咱们大太太毕竟已经久不理事了,怕是如今许多事都不能处置了,否则这回也不会闹出这么大事来,您看是不是”

    李老太太狠狠地剜了李大太太一眼,冲齐妈妈挥了挥手“知道了,你去罢,好好问!”

    等到齐妈妈出去了,李老太太才没好声气的朝李大太太问“你好端端的,过来看老三家的做什么?我不是告诉过你,老三家的在静养,平素都不好见人的?”

    而且还是从她房里一出来就来了老三家的这里,一来老三家的恰巧就出了事,要出去请大夫,请大夫的时候大太太身边的人又恰巧说要寿材的事被卫家人给知道了。

    这怎么看怎么奇怪。

    李老太太越想越气,见大太太垂着头不出声,一巴掌狠狠地将李大太太给打了个趔趄,指着她大骂“你这个黑了心肝的东西!要是今天卫家人进来找事,都是你的不是!”

    她发怒的时候向来是很可怕的,她又不是那么讲究,骂人的话一串接一串的骂出来,叫人连还嘴都没有余地,李大太太饶是都已经习惯了她的刻薄,这一刻都被骂的有些招架不住,从脸一直红到了脖子根,嘴唇动了动,想要说些什么,终究还是没说出来。

    算了,跟这个老虔婆有什么好说的?

    你说的再多,都是没用的,人家一句都不会听进去,最后受气的还是自己。

    她想了想,低声下气的冲李老太太跪了下来“娘,您不是不知道媳妇儿,我最是胆小的,怎么敢怎么敢违逆您的意思呢?大爷去了,我如今能靠的就是您”

    李老太太冷笑了一声,抬手摔了一只杯子。

    李大太太被溅了一身的热茶,整个人狼狈不堪,却并不起来“我我真是胆子小”

    几个下人在旁边看的尴尬又不知所措-----哪个下人愿意看见主子们被训斥的,主子们的体面没了,难免就要从别的地方找补回来。

    真是晦气。

    李大太太果然尖叫了一声呜呜咽咽的开始哭起来,似乎已经是忍无可忍了,声音尖锐起来“母亲!您为何非得如此刻薄?!”

    李老太太一愣,显然不明白为什么一向如同缩着脖子鹌鹑一样的儿媳妇为什么忽然有了气性,可是这愣怔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罢了,她这辈子还从来没怕过谁。

    儿子死了丈夫没了,这家里就是她作主,她说了算,一个外姓人,竟然也敢跟她叫板,如今也学会跟她做对了,她猛地跳了起来,老当益壮的朝着李大太太奔了过去,猛地抬手又给了李大太太一个巴掌。

    李大太太这回叫的声音更大,忍不住哭号起来“真是要打死人了!这日子还怎么过?您老这是要我死是不是?!既是要我死,直说就是了,何苦总是这样言语刻薄挤兑人?!儿媳再有不是,也是替公公守了三年孝,替您儿子生儿育女,平时对您早晚请安供养”她捂着脸丝毫不顾体面的大哭起来,说着就又要去撞墙。

    旁边的小丫头已经愣了,全然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李老太太气的半死,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向来软弱不吭气的大儿媳妇竟然敢这么忤逆自己,颤抖着手指着她,半点才骂出来“你要去死就早些去死!你这个败家玩意儿丧门星,自从娶了你,我们家就没有好事你这个搅家精!死了干净!”

    李大太太嗷呜了一声,不管不顾的朝着旁边的铜炉撞过去,一时之间屋子里惊呼声一片。

    小丫头更是吓得呆住了,看见大太太额头上涌出来的鲜血,立即哭了出来“死人了!死人了!我们太太要死了!”

    她这么一嚷嚷,连带着底下那些处事已经极为老练的婆子都忍不住呆滞了片刻,有些手足无措。

    李老太太也没有料到李大太太竟然这么硬气,真的去撞了头要寻死,一时也呆住了。

    真要是撞死了,这外头还不得把她传成那种恶婆婆?再说,孙子孙女的脸面她吓住了,急忙吩咐人“快,快扶起来!”

    小丫头却已经慌着往外跑去了“救命!救命!我们太太要死了!我们太太要死了!”

    外头的仆妇们都错愕不已,一时不知道她说的是哪位太太,都纷纷惊疑不定的朝里头涌去。

    小丫头哭着去掰那些堵门的婆子们的手“快!妈妈们快去请大夫,我们太太要死了”

    李大太太软软的倒在地上,睁着眼睛冷淡而嘲讽的看着手足无措不知该怎么应对的李老太太。

    这生不如死的日子她早已经过的腻味了,李老太太为人刻薄寡情,从来不顾情分,这样活下去也没什么意思。

    再加上李三野心重,得罪了卫家竟然还不知道收敛,就算是她能忍一辈子,恐怕也享不了李家的福,可李家出事却得跟着受连累。

    既然如此,干脆就把事情闹大,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有卫玉攸的例子在先,说出去,大家只会说李家这个老太太的确是个最刻薄不过的,所有的儿媳都被她刻薄得在李家呆不下去,再加上自己身份特殊,是个寡妇,李老太太竟然连替丈夫守节的寡妇都逼得自尽了,再也没有人会相信李家的话的。

    这样无形中就是帮了卫家的大忙,卫家都是聪明人,自己报了信,又给她们铺了路,把梯子都给铺的这样好,她们到时候肯定是知道她在其中出的力的,少不得得厚待她,如此,说不定她还能从李家这个狼窝里挣脱出去,试探着给孩子们争出一条活路来,也省的叫孩子们跟着这样的长辈,从根子上就开始烂了。

    小丫头这么一喊,外头的卫家人静默了一瞬,随即就有人高声喊“她们逼死我们家姑奶奶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