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一·姐妹-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四十一·姐妹

    卫玉攸心里心知肚明,母亲虽然是巴不得她能脱离苦海的,可是父亲却不是个能彻底抛开脸面的人,他毕竟在当着官,很在乎风评,不会想要一个和离回家的女儿。

    要不是卫安跟沈琛做的坚决,李三把事情做的这么隐秘又这么过分,再拖下去,三老爷未必会愿意花费这么多精力和代价准她和离,就算是准了,孩子也绝不会到她手里的。

    兆哥儿胖乎乎的身子窝在卫安怀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头酝着笑意,卫安下巴搁在他头顶磨蹭两下,他便咯咯的笑起来。

    卫安摇摇头,放开兆哥儿对卫玉攸微笑:“不必谢,我们是姐妹,原本就该互相关照的。兆哥儿还小,时间长了,就不会再记得那边的事,这样也好,那边的经历总是不大愉快的。”

    不管怎么样,让他知道自己的父亲是那么一个人,祖母是那么一个人,不是多好的事,卫安自己是在惊恐中度过一辈子的人,深知仇恨对于一个人来说实在是最容易变坏的催化剂,便不愿意身边的人再经历一场。

    卫玉攸听出她的言外之意,怔了怔才缓缓点头:“你说的是,他现在还小,只要我们不再他跟前提起,他就不会知道自己从前的遭遇,这样也好,我也不愿意再养出一个李三来,只希望他能平安健康的长大,我就知足了。”0

    她说的是真话,李三跟她争执的时候推搡她的那一下让她脸上破了相,不管怎么说,她脸上的伤疤是决计消除不了的了,女子的容颜何等重要,她已经对未来不报什么希望,却还是希望孩子好的。

    卫安摸了摸兆哥儿的头,没有说话。

    她再能干,也没有插手堂姐婚事的道理,经过这一次的教训,就算三夫人和三老爷还想要卫玉攸嫁,也一定回好好的替她选准人了。

    到时候,她会让沈琛帮忙查探查探那人为人,总不能再遇上一个李三。

    想起李三,她的眼神又冷了冷。

    到最后了还想要把儿子握在手里当作威胁妻子和妻子娘家筹码的人,孩子一定不能让他得到,不仅是孩子

    她沉默着到了侯府,下了马车之后便回头伸手要抱兆哥儿,却被沈琛抢了先。

    兆哥儿也乐的要沈琛抱,见沈琛伸手先就笑得像是得了什么好玩的玩具,扑在沈琛怀里笑起来。

    卫玉攸跟在后面,挽着卫安的胳膊有些迟疑。

    她现在脸也毁了,婚姻不顺,连家中带去伺候的老人竟都护不住,总觉得有些自卑。

    卫安察觉到了,歪头看她一眼,吩咐闻讯赶来的几个嬷嬷:“快去禀报一声,说是五姑奶奶回来了。”

    底下的人纷纷应是,并不敢盯着卫玉攸的脸细瞧,更不必说嚼舌。

    卫玉攸心中感激,默默握了握卫安的手,归心似箭的往老太太的院子里赶。

    才到老太太的院子,廊下的花嬷嬷便笑起来:“郡主和五姑奶奶可回来了,老太太和三夫人都焦急得了不得!”

    卫玉攸听见说老太太和三夫人,眼眶先红了红,等到帘子掀开进了屋子,看见卫老太太和三夫人,便克制不住的痛哭起来。

    卫老太太仔细打量她,见她消瘦了许多,连眼眶底下都是乌青,便忍不住叹了口气,再看见她脸上的伤口,更是怒不可遏,问卫玉攸:“他竟然还朝你动手?!”

    三夫人怔住,扑过来盯着卫玉攸的脸瞧,见她脸上的伤口甚至有一处还没有结痂,震惊得简直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捧着卫玉攸的脸,猛地咳嗽了几声哭出声来喊了一声卫玉攸的小名。

    卫玉攸哭的厉害,窝在母亲怀里更加委屈。

    还是兆哥儿被花嬷嬷抱了进来,看母亲哭的太厉害了,也嗷的一声哭起来,才算是把她们都给惊醒了。

    卫老太太年纪大了,见不得小辈们哭,心里头一时难受的厉害,见了兆哥儿才觉得安慰了些,急忙叫花嬷嬷把孩子抱过来。

    花嬷嬷上前把兆哥儿递在她怀里,轻声道:“先前还跟着侯爷玩儿呢,后来便哭着要寻母亲,侯爷叫四少爷抱进来的,说是或许是饿了。”

    兆哥儿还在哭,张着手要卫玉攸抱。

    卫玉攸又是心酸又是害怕,急忙道:“祖母,是被吓怕了见不惯生人。”

    她从前就跟卫老太太并不算得很亲近,现在出了夫家的事就更是诚惶诚恐,知道老太太为人和善,却还是很怕自己和兆哥儿会惹得大家不喜。

    卫老太太看出来了,叹了口气:“奶娘跟来了吗?现今是吃什么呢?”

    府里许久没养过孩子了,卫老太太自己更是已经许多年不曾抚养过孩子,不知道孩子的吃食脾气。

    卫玉攸急忙道:“已经什么都吃了,清淡些便好,鲜虾蛋羹都是吃的。”

    卫老太太便吩咐花嬷嬷去叫厨房做孩子的吃食来,自己把孩子递给卫玉攸,轻声道:“不必拘谨,回了你自己家了,你怕什么?只要有我一口气在,你们便永远有地方待。”

    卫玉攸眼泪连连的应是,抱着兆哥儿又笑出声来,跟三夫人说:“母亲,幸好安安来的及时,不然她们拿兆哥儿要挟我,我真的不敢回来。”

    三夫人恨得咬牙切齿,骂了一声还是不解气,点头摸了摸兆哥儿的头,眼眶红红的道:“不管怎么样,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她打定主意,绝不会再叫女儿去吃那户人家的气了,见兆哥儿懵懂,心里多少有些安慰,不管怎么样,只要有个孩子在,她就能作主叫女儿不再嫁,哪怕一辈子留在府里呢,大不了就养着就是了,再也不会让孩子去吃那种苦头。

    卫老太太等到她们情绪都平复了,才问卫安:“那边到底是怎么样?”

    卫安简单的说了,淡淡的道:“李大太太不肯罢休,她也是有娘家人的,娘家人去告了,官府总回判她归家,有了她在前头,五姐就不是很显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