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九·如愿-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四十九·如愿

    五夫人徐四小姐怔了一瞬,很快便真心实意的替卫安觉得高兴,松了口气便握住了卫安的手:“真是大好事,我说今天为什么枝头上有喜鹊叫呢,原来是应在了这上头。”

    徐四小姐最近跟卫安相处得很不错。

    卫安是个聪明的人,她若是愿意的话,向来是能叫对方如沐春风的。

    徐四小姐嫁过来才一个月不到,很多事都是两眼一抹黑,对卫家的许多情况和规矩都不大清楚,卫安总是能恰到好处的给她送上提醒,叫她不至于出什么差错。

    连她身边的嬷嬷们都忍不住说她遇见了一个好相处的继女。

    人跟人的感情都是相处出来的,虽然不过是短短这么些时日,可是徐四小姐已经很喜欢卫安了,自然就真心替她觉得开心。

    府里最近的气氛不是很好,她也知道是因为卫玉攸和离的事闹的不大愉快,而卫安的婚事又被压着没有动静的缘故。

    现在卫玉攸顺利和离,卫安的婚事也终于确定了下来,她也忍不住觉得轻松了许多。

    卫老太太见她对卫安亲近和善,心里也觉得开心,对着她很是和气:“你说的是,翡翠原也跟我说今天外头的喜鹊一直在叫,原来是因为有这等喜事。”

    她笑着对二夫人和三夫人又道:“好了,既然圣旨是给了咱们侯府,那安安也当从咱们侯府出嫁,原本就算不是从侯府出嫁,我们也要给准备嫁妆的,那就要劳烦你们辛苦了。”

    二夫人和三夫人对视了一眼,都急忙摇头。

    对于府里的姑娘少爷们的婚事,账上都是会有银子支出的,这笔钱本来就是公中出,二夫人和三夫人都知道,她们无非也就是多点事罢了。

    何况卫安的嫁妆,从很早开始卫老太太和老镇南王妃就已经开始准备了,床是从前几年就开始打的,家具也都是早就找好了料子,她们要添的东西有限,又能累到哪里去?

    三夫人更是直言不讳:“母亲实在是言重了,安安原本就是我们的侄女儿,我们做婶娘的,平常还总要她帮我们的忙,现在好不容易有能用得上我们的地方,我们高兴还来不及,您怎么能说什么劳累不劳累的话?”

    卫阳清早已经派人去通知了郑王,不过一个时辰左右,郑王和郑王妃便赶来了侯府。

    郑王妃连宝哥儿也抱来了,一见了卫安便先笑起来:“恭喜郡主了。”

    徐四小姐急忙起来跟郑王妃见礼,说起来,她跟郑王妃的年纪都差不多,两人也都是卫安的继母,可是却并没有见过多少次。

    郑王妃急忙伸手扶住她:“都是一家子亲戚,我在老太太跟前也是晚辈,咱们算起来是平辈,不必这么多礼数。”

    看起来这个徐四小姐是个好相处的人,这就好,虽然卫安在卫家待的时间也不会很长了,可是有个好相处的继母总比多个仇人好。

    郑王妃对着徐四小姐很是客气,徐四小姐便松了口气,和她闲聊:“安安的嫁妆早就开始筹备了,我也无从下手”

    郑王妃知道当后母不容易,便从善如流的告诉她:“大件的家具很早就开始筹备了,都得了,我和她父王商量了,我们再出我们的那一份,从前的王妃留下来的,都给她,另外再单独给她一笔银子”

    她这回过来为的就是这个,将单子递给了徐四小姐,轻声道:“虽然是嫁做侯夫人,可是到底太打眼了也不好,因此我们给的是现银,还有两家铺子”

    因为明鱼幼留下来的嫁妆便是一笔庞大的数目,加上老王妃留给卫安的那些东西,还有老太太的贴补,卫安原本的嫁妆就已经足够打眼了,郑王府要是再补贴,明面上太过了----哪怕是嫁入王府当王妃呢,这么多嫁妆也算得上是铺张显眼了。

    可饶是如此,徐四小姐还是被吓了一跳,看着单子许久回不过神来。

    她自己的身世坎坷,跟家人闹得很不愉快,除了平安侯夫人还关照她,其他的家人都是从她嫁进侯府才开始恢复往来的,自然嫁妆就不会多到哪里。

    郑王妃那里有郑王补贴如此大手笔,可是她却拿不出这么多来,因此不由为难。

    等郑王妃抱着宝哥儿去午睡起来的老太太那里说话了,才跟进来换衣裳的卫阳清提起这件事:“论理,郑王爷是父亲,您也一样是父亲,总不好差的太多”

    卫阳清对徐四小姐很满意,从前长宁郡主在的时候,动不动便要摆脸色,家里头一天到晚气氛都冷冰冰的,底下做事的人也生怕做错事惹怒了她,大家全都跟木头人没什么两样,徐四小姐却跟长宁郡主的目下无尘不同,是个很能叫人觉得舒服的人,跟她相处起来半点也不累人。

    何况她还温柔体贴,他想得到的想不到的,她都先安排好了。

    遇上不能决断的事,也从来不擅自做主,不会藏着掖着。

    卫阳清叫她一同坐下,很温和的点头:“这个我早就已经打算好了,在你还没进门之前,便已经跟老太太商量过,我这里出三万两银子。”

    徐四小姐有些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三万两!

    她几个姐姐跟她自己加起来出嫁恐怕也没有这么多嫁妆银子,卫阳清一出口竟然就能给出这么多的银子!

    卫阳清看出了她的惊讶,也没有什么隐瞒,便如实道:“你别多心,这是之前长宁”他说到这里,表情有些复杂的停了下来,好半响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才紧跟着又道:“是她留下来的,她的儿女中,所剩下的唯有阿玠了,阿玠成亲,我留下了一笔银子,其余的,便都给了安安。她小的时候,受了许多委屈,你不要觉得我偏心”

    他诚心实意的对着徐四小姐道:“这是前头那位留下来的银子,给安安一部分,也是因为前头的那个实在对不住安安。以后我们有了孩子,我自然会替他打算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