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三·喜庆-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五十三·喜庆

    沈琛往定北侯府跑,临江王府这边觉得他实在是太没有身段,连卫家自己,也嫌弃他没有规矩。

    卫老太太便不许卫安出去见他,打发明敬和卫玠出去“就跟他说,此一时彼一时,虽则已经定了婚事,可是到底还是未出嫁的女儿,他这样常常过来,别人不好说他,便要把话说到我们这边,让他有什么事同你们说,或是叫媒人来说。”

    其实大家都知道沈琛是冲着卫安来的,其他的什么事不能吩咐别人去做?

    可唯独就是见卫安这件事上,谁来也代替不了啊。

    郑王妃低声咳嗽了一声,见卫安难得的垂头红了脸,忍不住也微笑起来。

    卫安心里头的确没忍住骂了沈琛一声。

    前几天才刚见过,他又不知道有什么事这样急着赶来。

    卫老太太打发忍笑的明敬和卫玠出去了,却转头跟五夫人说起正事来“怎么样,陈家回信了没有?”

    卫安要是要出嫁,那做哥哥的卫玠肯定就得先抬人回来,毕竟卫安虽然挂名在了郑王名下,可是大家还都觉得她是卫阳清的女儿,该守的规矩最好还是守一守。

    不过幸好跟陈家的婚事也从来没有耽误,早从去年年中就已经开始走礼了,到现在,六礼也只差最后一样了。

    五夫人是新进门,原本便为了接手中馈的事情心里有些发怵,要管这样的大事更是有些招架不住,见老太太问,却还是道“亲家那边已经回了信来了,说是既然已经请师傅合过了,那便照着咱们这边的日子就是了。”

    她们这边定的是四月初十,算一算,也还有二十几天的时间,反正其他的礼数都已经做到了,并不会仓促,卫老太太听见五夫人这么说,便道“那便是这天罢,定下日子来,该准备的都要准备了。”

    该准备的都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二夫人三夫人都很上道,下聘这些事之前五房没有主母,都是她们在管着的,现在五夫人来了,自然是要交给她。

    虽然这些年掌家的确是有些甜头,可是二夫人三夫人经过这许多事,也都想得通,知道只要老太太在,这家就分不了,但凡分不了,就会有她们的那一份。

    老五是个厚道人,新娶的这个看着也是个明事理的,以后就算是老太太去了要分家,这家里的情分还是在,他们的那一份也不会少。

    想通了这些,她们便丝毫不在家事这一件事上为难五夫人,很快便将明细礼单都交给她,让她心里有个数,又让她放心“老太太都心里有数,加上陈家也是懂礼的,阿玠也省事,你不必太过紧张。”

    五夫人知道二夫人三夫人的好意,便如实的问卫老太太“婚期定下来,女方也当来人量房子好放家具了,我想着,是不是把他们的新房定在和丰楼?”

    那里是之前卫玉敏的住处,现在收拾出来,的确是很适合当成新房的。

    卫老太太点头答应了,又道“既然好,那等八字供奉过了之后,便请陈家的人过来量尺寸罢。”

    大家都应了一声。

    卫老太太又对郑王妃笑道“家里事多,倒让你听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郑王妃便摇头笑起来“怎么会?我们家人口虽少,可是往后也总要学起来的,我想偷师还来不及,哪里敢说烦呢。”

    这倒是真话,郑王府虽然现在人口少,可是应酬交际却并不少,加上以后孩子大了,孩子多起来的话,那就更是少不得要操办这种大型的喜事酒宴,那便得知道许多规矩。

    丁姑娘毕竟是小门户出来成了王妃,很多规矩并不清楚。

    卫老太太没有再说,跟二夫人三夫人叮嘱道“今天既然王爷和王妃都在,更好了,便趁着今天开几桌,请镇南王也一道来,大家一道和和乐乐的吃顿饭吧。”

    其实上次就已经聚过一次了,可是这种事谁也不会反驳卫老太太,更不会嫌多,二夫人和三夫人都急忙答应,派人去前头知会了,拿了卫阳清的帖子去请镇南王过来。

    可是等到这边话都说的差不多了,明敬又忍着笑进来,看了卫安一眼,才跟卫老太太禀报“老太太,侯爷说,他有要紧事要见一见姐姐让您行个方便。”

    什么要紧事,真要是有要紧事,按照沈琛的性子也不等了,哪里会这么老实的在外头?大家都善意的笑起来。

    卫安从来没被这样多人一起取笑过,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忽然就从脸红到了脖子。

    还是卫老太太和郑王妃厚道,见她实在是已经脸红得不像话了,寻了个由头打发她出来。

    只是卫老太太还是交代“虽然是在咱们自家,可是也要注意些,若是没什么要紧的事,说完了便早些回来。”

    她顿了顿,又道“既然来都来了,让他留下来一道用饭吧。”

    卫安答应了一声,连头也不敢抬,急忙出来了。

    沈琛就在前头的花厅里等着,虽然他是侯爷,可是一来是晚辈,二来侯府的确有事,卫阳清去跟郑王说事了,二老爷三老爷都在那边,便没人陪着,他很难得的安静的坐在圈椅里。

    卫安进去的时候,正看见他垂着头看着手里的茶盏出神。

    阳光下他的侧脸清俊好看,没有半点那种纨绔身上的油腻气,卫安情不自禁的松了口气,轻轻的迈进了门。

    沈琛立即便听见了,抬头看见她,微笑着站了起来,很是自如的说“你来了?”

    卫安嗯了一声,在他旁边的椅子里坐下,偏头看他“老天太说,未婚夫妻这样见面也不合适,叫你以后要守规矩一些。”

    沈琛笑起来“知道,这些话之前舅兄和阿敬就跟我说过了,老太太的令我哪里有不从的?只是,法理不外乎人情,我这样的情况,有些事不自己来说也不行啊。”

    这倒是,否则的话难道让汉帛他们来传信吗?老太太到时候又要觉得他不尊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