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四·脸面-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五十四·脸面

    其实说到底还是因为想要见到罢了,沈琛见卫安脸红红的,似有所悟,问她“是祖母她们笑你了吗?”

    卫安的脸便噌的一下子红了,垂下头没有说话。

    很少见她这样的时候,美人含羞,在心悦她的男子眼里,无疑是最好看的,沈琛的呼吸都不自觉的放轻了些,好一会儿才道“还得继续等,恨不得快些到四月初十。”

    四月初十是卫玠成亲的日子,等卫玠的婚事一完,就该到卫安了。

    卫安听出来他的意思,实在有些忍不住,抬头瞪了他一眼。

    惹得沈琛笑起来。

    这是在卫家,他不敢不规矩,实在忍不住,也只是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才道“小没良心的,我为了这件事,费了这么多心思,你就这样对我?”

    说起这件事来,卫安也忍不住看他“为什么圣上会下旨这不合规矩”

    隆庆帝如今应该越发的不想得罪他了才是。

    沈琛沉默了一瞬才道“对于圣上来说,现在没有任何规矩比他自己的性命来的重要,我虽然不能彻底治好他,却求到了药圣的一**药,为了这**药,他也愿意成全我。”

    果然,卫安也跟着沉默了一会儿,才抬头看他“你绕过王爷,到时候王爷会不会恼了你?”

    临江王毕竟是沈琛的义父,没有对不住他的地方。

    尤其是这件事上,其实临江王也不是针对卫家或是她,不过是卫家的女儿的确是和离了两个,加上她平时处事雷厉果断,他出于父亲担心儿子的缘故罢了。

    卫安知道沈琛面上不说,心里对临江王却是很尊重亲近的,也不想因为自己的事叫沈琛和临江王闹的不愉快。

    便是不说这些私人的情分,就说以后临江王成了皇帝,若是真的看他们不顺眼,只是抬抬手的事情罢了,得罪他实在是太不划算。

    沈琛摸了摸她的头,提起这件事也没有什么失落的意思,低声道“父王是个说一不二的人,我若是去求他,恐怕还得磨上许久,在他心里,我是最好的,谁配我都有些配不上,可是一旦成了,他便会把我选的人当成自家人。”

    这是在安卫安的心,告诉她,不必担心嫁过去之后被临江王不喜欢。

    卫安知道了他让隆庆帝点头的法子,是有些担心临江王会不喜的,现在沈琛这么说,便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沈琛叹了口气,又道“我尽力不叫你受委屈,可是跟着我,总有些委屈要受的”

    他虽然是说单独分出来认祖归宗了,可是世上的人都知道他是临江王夫妇养大的,只要还想在这个世上立足,有些规矩就不能不守。

    他也是因为这个心烦,卫安以后就是不在临江王府住,可是三天两头的去临江王府问安也是少不了的。

    知道临江王妃的为人,他不想让卫安活的这样累。

    卫安却明白过来了,莞尔一笑转开话题“对了,你不是说”她见沈琛果然抬起头来,就咳嗽了一声“不是说汉帛”

    沈琛会意,笑了笑果然神情好看了许多“是那小子自己找上我的,他知道蓝禾回家出嫁了的事,一听说了这事儿就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似地,在我跟前转个不停,前些时候我没功夫理会他,等到我处置完了这些事,他才自己忍不住凑到我跟前求来了,说是看上了玉清”

    这件事他已经写信告诉了卫安的。

    卫安对于汉帛还算满意,汉帛是从小就跟着沈琛的人,忠心和为人都是信得过的,至于前程就更不必说,沈琛以后就算只是侯爷,汉帛这种跟在他身边鞍前马后的,以后等临江王登了位,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只怕比蓝禾还要好些。

    她想了想,就道“汉帛是真心的么?”

    沈琛喝了口茶看了她一眼“要是不真心,也不会一天求我好几次了,他虽然跳脱了些,可是为人却不差的,他家里还有叔叔婶婶,他说了,若是你和玉清答应的话,便会去请她们来提亲。”

    这就是很正式看重了,卫安也郑重其事的道“我得先问一问玉清的意思。”

    她答应过玉清的,不会胡乱把她配人。

    沈琛嗯了一声,和卫安说了这些话,心情也好了许多,对她道“我跟他说,我不能做你的主,我求你这个主子还求了这么几年呢,小心翼翼的,才能把天仙哄回家里来,可不能因为他叫你给跑了,所以叫他等着,你们答应才是正经的。”

    逗得卫安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油嘴滑舌!”

    两人相处越来越自然,卫安对着他,再也没有一开始的拘谨不自然,平常就算是没事的时候,听见他送来的消息,也能开心好久。

    她上一世一开始对着彭采臣也不曾这样过,她也知道自己是真的喜欢上了沈琛了,可是心里却并没有那么多预期中的害怕了。

    虽然往后的日子也未必简单,前头还有许多难关,可是想一想,跟她一起并肩作战的是沈琛,那些害怕也就不那么害怕了。

    两人再说了一会儿话,前头郑王和卫阳清便着人来请了,说是让沈琛过去有些话要问。

    沈琛站起身来,走了几步又转头过来看着卫安“对了,这几天徐家那边若是有帖子来,你接了就是。”

    徐家下帖子?

    卫安有些意外。

    按照规矩,她得在家里备嫁了,哪里还能随意出门?老太太才说了让她不要出门去了,徐家怎么可能不知道?为什么还会给她下帖子?

    卫安知道之前徐家是有亲近临江王妃的打算的,后来因为被楚景吾当众讥讽而作罢,现在又说要去徐家,她忍不住皱了皱眉。

    可是沈琛既然说让她接,就肯定是有他的道理,她点点头答应下来。

    沈琛便抿了抿唇又看了她一眼,道“你放心。”

    卫安有些莫名,却还是笑了笑“我没什么不放心的。”

    患得患失没什么意义,她早已经想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