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九·劝说-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五十九·劝说

    徐家给卫安下帖子,不仅卫家始料未及,觉得忧心忡忡,就是徐大夫人自己,也觉得事情不大妥当,皱着眉头再三询问徐大爷的意思:“她如此胡闹,您竟然不管一管吗?女孩子家,当以贞静为要,不然还有什么尊贵可言?”

    其实徐大夫人心中对徐大爷还是有些怨气的,若不是徐大爷一门心思的要用女儿的婚事往上爬,也不至于叫女儿丢了这么大的脸,让人难堪。

    徐大爷更加没什么耐心了,他是个很疼爱女儿的人,之前觉得这不过是个小挫折,过了也就过了,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想着不如多一事少一事,他也就没有做什么,只不过私底下撺掇了那个李三,让卫家的人名声上也同样如同徐家一样。

    可是没料到卫家的人却反应那么快,本事也那么大,通过跟身份特殊的李大太太一哭一闹,就把李家弱者的形象给打破了。

    现在京城谁不知道卫家姑娘是被李家逼得走投无路,实在是没有法子了,才和离的。

    而且李家老太太那个撒泼的样子大家也是印象深刻,加上李大太太之前还替公公和丈夫守孝,又打算守寡的,更是叫人觉得李老太太为人实在大有问题,才会把一个贤良淑德的女人给逼成这样。

    因为这件事,徐大爷很是烦闷。

    不仅仅是因为李三没用,没能把卫玉攸怎么样,还是因为卫家没有丝毫被影响。

    徐大夫人见他不吭声,有些恼怒的提高了声音:“老爷!为什么要下帖子给寿宁郡主?!还嫌被她拖累的不够吗?您想想贞娘,她现在被人这样数落,连门也不敢出,我费尽了心思,她也不肯听我的”

    其实原本还是好些了的,可是前几次徐贞娘一出门就总有人故意在她跟前提起除夕夜的事,闹得徐贞娘比以往更加气闷,眼见得整个人都消瘦了下去,如今两只眼睛都凹陷下去了。

    徐大爷是很疼女儿的,闻言不由恼怒:“我要请寿宁郡主过来,不就是为了叫她心里舒服些吗?你们懂什么?!”

    徐大夫人便忍不住的冷笑:“我自然是不懂,您现在想什么,我们都不懂,可您又不明白说,是什么道理?我们是夫妻,有什么不能直说的?您让我去请寿宁郡主,又不告诉我到底是为什么请,难道我请她来给贞娘添堵吗?贞娘心里已经够难受了!”

    徐大爷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平复下心情,看了她一眼,面容冷峻的说:“父亲前些时候,接到了福建的战报。”

    徐大夫人愣在原地,不知道为什么徐大爷说这样的话。

    这是公事,关去请卫安来做客有什么关系?

    屋子里短暂的有诡异的寂静,过了许久,徐大爷才看住徐大夫人,缓缓的说:“你说,若是有人企图偷福建军报,该当如何处置?!”

    徐大夫人结结实实的打了个冷颤,猛然看向徐大爷,见他眼里涌动杀意,便不由得怔住,好一会儿都没有说话。

    她从脚底开始渗出冷意,片刻后就觉得连身子都冻得僵硬了,艰难的问徐大爷:“您这样做是不是”

    徐大夫人很害怕,带着些惊恐和不赞同的道:“是不是太过了些?说到底,我们也不能确定到底是不是寿宁郡主在背后起了什么作用。至少咱们自己知道的,是临江王世子自己瞧不上咱们贞娘,哪怕是有沈琛的缘故在里头,那咱们也该找沈琛的麻烦,为什么要跟卫家过不去呢?寿宁郡主也不过是个孩子罢了”

    女孩子总是更弱势些,徐大夫人很不赞同徐大爷拿女孩子出气的做法。

    说实话,死了卫安有什么用?

    事实上那些男人要做的事,鲜少出于女人的意愿。

    难道卫安死了,沈琛就会喜欢跟临江王妃结成同盟的徐家吗?

    徐大爷冷笑了一声:“寿宁郡主是孩子,难道贞娘就不是孩子?沈琛他要设计贞娘的时候,为什么不想一想贞娘也是我们的掌上明珠?!他既然敢做,就得接受别人的报复,他做初一我做十五,这不是很公道的事吗?”

    只是沈琛比较仁慈一些,只是让贞娘丢了些面子,他比较痛快一些,宁愿给卫安一个痛快罢了。

    徐大夫人拿丈夫没办法,丈夫这么说,她便迟疑着叹气:“可是就算是这样,风险是不是太大了?”

    徐大爷断然反驳:“没什么风险,她只要敢来,我就有法子叫她不能活着回去。”

    徐大夫人被他说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想再说什么,可是徐大爷已经不肯听了,转身就要往外走。

    徐大夫人只好追了几步,紧赶慢赶的道:“那贞娘怎么办?自己家办这样大的宴席,贞娘若是都不出现的话,别人岂不是更要拿这件事嘲笑她一辈子了?”

    她什么道理都说了,可是女儿就是龟缩着不肯出来,她真是什么法子都没了。

    徐大爷脚步不停的咳嗽了一声,回头冲徐大夫人说:“我自己去看看贞娘,你别管了。”

    屋子里安静下来,阳光投下一片阴影,徐大夫人坐下来,慢慢的看着自己的影子,片刻后又叹了一口气。

    她其实觉得这一家子的野心实在是太大了,这不是什么吉利的兆头。

    说实话,该有的都有了,为什么非得要想着把这些永久的握在手里呢?前头的那些那么能耐,像是夏松和蒋子宁,哪一个不比徐安英有人脉?

    可是有什么好下场?

    可就是有那么多人,为了权柄非得要前赴后继的上前,连带着家里的孩子们都被迫参与这场战争。

    赢了固然是好,可是输了怎么办呢?

    到时候跟夏家一样,男的都死了,女的便被没入教坊司,或是被发卖,又有什么趣?

    可是她终究不能作主,她说了也不算的,抿了抿唇,支着头发了一会儿呆,低声吩咐人进来伺候,拿了菜单来看有没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又把差事都派发了下去,将要用的桌椅和那些碗碟之类的东西都在册子上看了一遍,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才起身往老太太的院子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