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一·插曲-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六十一·插曲

    转眼就到了徐家办寿宴的日子,徐老夫人是个很有人缘的人,从年轻的时候开始就跟夏松和蒋子宁的夫人走得很近,在这两个人面前,徐老夫人总是很谦卑和善,从来没有和人红过脸。

    也因为这个,大家都觉得徐老夫人是个好相处的人。

    再加上现在徐安英把兵部的事安排得极为妥当,福建那边又打了胜仗,徐家风头正劲,徐老夫人的寿宴办的很是热闹。

    连向来不喜欢参加这种宴席的秦家的人都到了场,秦东秦升父子俩都来了,更别提其他官员勋贵。

    便是临江王也赏脸过来了。

    虽然隆庆帝这身体俨然还能拖个几天,可是谁不知道他去了之后只能临江王上?幼君临朝到底不是什么幸事,何况六皇子还病歪歪的,外头鞑靼倭寇虎视眈眈,临江王已经是明令的储君了。

    他一来,其他人自然也是蜂拥而至,徐家门前车水马龙,挤得水泄不通,来赴宴的,不管你多大的官,都只好在外头等着里头的马车先一辆一辆的安排好了,才能进去。

    卫家的马车堵在中间,二夫人和三夫人两人一辆马车,卫安跟五夫人合作一辆马车,半天都前进不得。

    二夫人三夫人倒是等得住,只是看着这场面多少觉得心里有些发慌------徐家把喜宴办的这么大,又非得请卫安来不可,真不知道到底打了什么主意。

    这也太高调了些。

    后面车上的五夫人也正跟卫安说起这个:“徐家不知道怎么的,一反之前的低调,今天为了他们家老太太的寿宴,几乎将整个京城的勋贵都请来了。不说是郑王爷和临江王这些,连带着镇南王他们,也都在名单之上”

    她忧心忡忡,手里握着的珠子泛着油润的光,有些无奈的道:“越是把场面弄得这么大,越是渗人。我总觉得他们恐怕是藏着什么心思,预备等着到时候”

    她没再说下去了,心里却觉得很有可能是徐家想着之前徐贞娘是在内外诰命那里出了大丑,所以想着要找回场面,想替徐贞娘出气,将卫安也同样羞辱一顿。

    外头还是半天没什么动静,五夫人极好的耐性也被磨得差不多了,想了想,问跟车的婆子:“怎么回事?前面的人都没有半点减少的?”

    天气回暖,大家都穿上了薄一些的绸衫,外头的婆子被太阳晒的汗流浃背,抹了一把头上的汗跟五夫人回话:“世子夫人,恐怕还得等等,我看前头好像没什么动静”

    五夫人眉宇间没什么不耐烦,却不可抑止的有些焦虑。

    来赴宴的非富即贵,都不是那等普通出身的,他们也不好有什么特例,只好等着了。

    正等着,外头的婆子敲了敲窗户,带着些喜意笑起来:“夫人郡主,没事了,刚才听说是前头在查什么查什么混入城里来的可疑人等,如今已经好了,放行了。”

    查什么可疑人等?五夫人看了卫安一眼,有些茫然的去问那个嬷嬷:“查什么人?这可是徐大人的夫人寿宴,怎么还会有什么可疑人?”

    卫安却心念一动。

    之前沈琛就说,徐家若是要下帖子请她,就答应邀约,是沈琛早就发现了什么?可是沈琛又没有明说

    不过就算是沈琛没说,徐家下帖子邀请她是不怀好意简直就是必然的,现在这宴席还没有开始,就闹出说是什么有可疑人,还叫人来搜查的事,会不会就跟自己有关?

    外头的嬷嬷也不知道,见里头问,便压低了声音摇头:“这便不知道了,总之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听说连徐家大爷都亲自出来了,还来了兵部衙门的人”

    兵部衙门!

    什么事能出动兵部衙门过来?他们还不是来贺寿赴宴,而是来搜人的。

    徐家的宅子买的好,就在皇城附近最中心的一圈,毗邻从前的夏家,这里若是都那么容易就被所为的可疑人混进来,那么这得是多大的事?

    五夫人心神不宁,见卫安没有说话,便紧跟着问那个嬷嬷:“既然如此,今天的宴还办不办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女眷们肯定都得人心惶惶,她是巴不得这个寿宴就这么了结了算了,就这样还能轻松些,不用提心吊胆的担心出事。

    嬷嬷停了一会儿,好似是二夫人三夫人那边的马车上有人过来传,好一会儿才过来了,回了五夫人的话:“五夫人,说是没什么大事,前头已经疏散开了,爷儿们都已经在前头了,咱们是往后院去的。”

    既然路都通了,主人家也派人出来迎接招待了,那要掉头走,就太失礼了,五夫人皱了皱眉,低低的应了一声,转头看着卫安道:“我总觉得心里有些慌,不管怎么说,待会儿万事小心吧。”

    卫安点了点头。

    徐家是徐大夫人亲自在垂花门处迎客,见了她们很是热情的迎上来,笑着见了礼,便道:“胡同口太窄,来的人又多,实在是我们的疏忽,叫您几位久等了。”

    二夫人和三夫人五夫人自然客套了几句:“您太言重了,这样多的人,您还能安排的如此妥当,就已经是极为难得了。”

    徐大夫人笑起来,目光落在她们身后的卫安身上,眉头一挑过度热情的哟了一声:“这位便是寿宁郡主吧?真是出落得水灵灵的,叫人看着便觉得赏心悦目,之前咱们老太太还念叨着呢,说是家里的女孩子们都该学学寿宁郡主,姐妹之间一定要守望互助咱们家的女孩子们听说了卫家五小姐的事,都一直很是崇拜寿宁郡主,只是一直苦于没什么机会往来,这回好不容易有了机会,家里的女孩子们听说郡主要来,都翘首以待”

    卫玉攸的事,在卫家人来说,不是什么好事,现在被人提起来,三夫人有些不大自在,笑了笑含糊的说了几句。

    摆明了不是很乐意继续说下去的样子。

    徐大夫人察言观色,立即便转了话头:“看我,少见郡主,以至于一时之间有些忘形了,各位里头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