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四·不对-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六十四·不对

    临江王妃面带微笑,见徐老太太很是自如的说起了别的话题,便也跟着把话题转开了。徐家的人虽然不如之前的夏家和蒋家高调,可是她却知道徐家不是好惹的。

    这家人也绝不是跟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没有脾气。

    真正要是安分守己的人家,也不可能在临江王一进京就开始活跃了心思,百般的想法子靠上来想要当她的打手,帮她除掉眼中钉沈琛了。

    这回既然她们请了卫安,那就肯定有缘故。

    她只需要好好看热闹就是了。

    女眷们差不多都来齐了,徐大夫人笑着过来请示徐老太太的意思:“戏班子都已经准备好了,您看是不是便请各位过去?”

    徐家请了京城有名的戏班子来唱戏,在座的夫人们大多都听说过,闻言便都很是意动。

    连徐老太太自己也感叹:“为了请这个戏班子,可是闹出了不少风波,听说今早起来,不知道怎了,他们戏班子里的李兰芳病了,所以闹的险些来不成。”

    李兰芳是如今京城的名角儿,甚至有许多夫人为了听他的戏不惜纡尊降贵亲自去他们那里听的。

    听说李兰芳病了,便有人忍不住问:“那今儿李兰芳是唱不成了?”

    徐老太太弹了弹衣袖上根本不存在的灰,温和的笑道:“哪儿能呢,早已经好了,就是虚惊一场,咱们仍旧是照常看戏的。知道各位久等了,咱们便都过去吧。”

    临江王妃心里头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些不对劲,她是知道的,今天早起来的时候,这一段路都戒严了,说是因为流放岭南的几个逃犯逃脱并且混进京城来了,所以闹的附近居住的官员如临大敌。

    既然闹的这么严重,甚至徐安英都从兵部衙门调了一批人过来守着,那戏班子里闹了一场说是头角儿都病的这么严重,那为什么还要安排戏班子进来唱戏?

    他们就不怕混进什么人吗?

    还是说,他们原本就是故意的?

    今天不就是徐安英还说有人泄露了军报吗?

    她有些明白了,垂下了眼睛微微的笑了笑,掩住了眼里的一丝幸灾乐祸。

    好啊,徐家的人既然实在是咽不下那口气,那就更好了。

    她原本还想着,等卫安嫁进来了,怎么才能在不惹怒临江王的前提下尽量叫卫安过的不舒服,可是现在看来,不必等她费心思了,徐家早已经咽不下那口气了。

    虽然不知道徐家到底打算怎么操作,可是看这阵势也知道,显然不能善了。

    卫安说不定还真的会被折进这里头。

    她都已经能想象得到到时候沈琛的反应了,他把卫安看的这么重,卫安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也不知道他要难受成什么样子。

    到时候不管清霜到底派不派的上用场,她都不会吃亏,这笔买卖怎么看都划算。

    徐家的戏台搭的很好,就算是远处的楼上也能把戏台上的人都瞧的清楚,半点不影响视野,也正是因为这样,临江王妃在点了一折戏后,便有些诧异的挑起眉头来。

    不仅是她,更有懂行的便已经有些不满了:“这一出天雷怒分明是李兰芳的拿手戏,该是他来唱才是,怎么现在换了人?”

    其他人也都忍不住窃窃私语,转过头来看着徐老太太:“不是说李兰芳没事吗?怎么好端端的,换了人了?”

    徐老太太也有些茫然震怒,问旁边伺候的徐大夫人:“这是怎么回事?!”

    徐大夫人急忙叫了人去问:“快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咱们老太太指明了要李兰芳来唱的,不是说人好好的吗?怎么现在又换了人?”

    看戏看的就是一个角儿,现在角儿都不在,怎么唱下去?

    管事的答应了一声,立即就有人下去问了,等再回来的时候,简直大惊失色:“老太太,太太,还是出了事了!听他们戏班子里的人说,李兰芳今天早上起来便不舒服,可是等到后头却还是说自己能撑得住,只是说要先休息休息,便躺在马车里头休息,可是才刚戏要开锣了,他们去请他,才发现人不见了!”

    徐老太太听的青筋都起来了,声音有些颤抖的问:“什么叫做人不见了?!戏班子进来,该有多少双眼睛盯着,这么着人还能飞了不成?!快去找!快去给我找!”

    众人都惊疑不定,一时之间竟没人再说看戏的事。

    唱戏的不见了,这是怎么说?

    大家面面相觑。

    徐老太太急忙跟临江王妃解释:“恐怕是底下的人办事出了什么差错,真是误了大家的兴致了”

    卫家的人坐不住,一听到这里,都只觉得心神不宁。

    二夫人和三夫人看了五夫人一眼,几人交换了个眼色,便由二夫人出面跟徐老太太告辞:“老太太,既然出了这样的事,只怕府上还有许多事要忙,不如我们就先告辞了,省的留在这里也不能帮上什么忙,反而添乱。”

    她们一开头,其他的人也都纷纷站起身来附和。

    这戏班子里的男人乱走,听起来实在不是什么好事,要是碰上了,到时候名声怕是都要毁了,何况她们可都是带着女儿或是孙女儿来的,要是出了什么事,就晚了。

    徐老太太眉头皱的紧紧地,几乎成了川字,却还是强撑着起身道歉赔不是:“真是老身的不是了,请各位来乐呵的,却给各位添了麻烦了,都是我招待不周”

    卫家的人只想快些走,卫二夫人便急忙跟徐大夫人道:“既然如此,还请大夫人帮忙,将我们家寿宁叫出来,我们也不给您添麻烦了。”

    徐大夫人急忙答应了。

    正说着,不远处跑来个嬷嬷,喘着粗气同徐大夫人和徐老太太道恼:“老太太,太太还请稍等些时候,外头老爷传信进来,说是李兰芳找到了,是被人迷晕了扔在咱们府外的街上,进来咱们府里的根本不是李兰芳,是换了个人”

    那这混进来的唱戏的多出来的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