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章·撕破-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七十章·撕破

    二夫人的语气很不好,面上也完全没有了平日的雍容镇定,很是烦躁的骂了一声“徐家真是小人之家!徐安英大人如此人物,怎么竟如此治家无道?任由这些人胡作非为!”

    徐安英的确算得上是一个声望很高的人了。

    这么多年来,他在兵部尚书的位置上做的向来很好,不管是福建那边的倭寇还是北方的鞑靼,都因为他有识人之能,把将领安排的很是妥当,所以稳住了大周的昌平这么多年。

    而且跟夏松和蒋子宁比起来,他也不骄横跋扈,更没有结党徇私,众人对他都是很信服的。

    可就是这么一个人,怎么就非得因为一件小仇怨就想着把人往死里整呢?何况还是这么多人!牵连这么广!

    一个勾结匪徒,图谋不轨的罪名压下来,多少个卫家都不够砍的。

    心肠真是也太黑了一些。

    卫三夫人握了握她的手让她冷静下来,自己看着五夫人,很诚恳的说“弟妹,你直说罢,我知道你既然说这样的话便肯定是心里已经有了法子,你想怎么办?”

    徐大夫人已经过来拉她们了“实在是对不住,是我们招待不周了,不过夫人们也请千万放心,郡主是个有福的孩子,一定不会有事的,我们家老太太年纪大了,经不得惊吓,现在已经进屋去了,不如我们也一同进去罢?这外头,现在始终是不大安全”

    一副很细心替她们着想的样子。

    二夫人连面上的情儿都快不想维持了,冷冷淡淡的抽出手来“大夫人,我们想现在便回去了”

    徐大夫人面上的笑容几乎是霎那之间便消失了,转而带着些不赞同和斥责的语气打断了她“二夫人!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也知道您怕惹麻烦,我们大家都怕惹麻烦,只是现在麻烦既然找上门来了,我们自然该配合外头的爷儿们行事,将不怀好意的匪徒绳之于法,您说是不是?!”

    众位贵妇人的注意力都已经被吸引过来了。

    徐大夫人便半是讥讽半是玩笑的又道“我们虽然是深宅内院的妇人,可是却也该知道,同仇敌忾的道理!这些匪徒今天敢混进城,假作戏子混进我们家来,他日就可能敢混进您家,或是别人家里去!我们家老爷和众位夫人的老爷一样,都是在朝为官,都是为圣上为朝廷办事,这些贼子如此神通广大,竟然偷到我们家里来了,焉知他们之后敢做出多胆大的事情来!再说,我们都是妇人,要是碰上了他们,是全了名节好呢,还是怎么办?!夫人也体谅体谅我们罢,过后我们再登门给您赔罪!”

    真是冠冕堂皇的一席话!

    五夫人几乎想在心里替她叫好了,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却并没有被她的话绕进去,只是道“大夫人的话,我们都明白,您作为主人家,自然是希望大家都不出事更好。”

    她说着,皱起眉头来“可是只怕我们这里没事,姑娘们那里会出事啊!”

    众人便都有些惊慌失措起来,她们都是带着孩子来的,因为徐家老太太好热闹,而且这样的聚会其实大家都知道是在给徐家的姑娘们找回脸面的,便都或是因为好意或是因为对徐家的尊重,基本是把家中差不多年纪的女孩子都带来了的。

    要是真的如卫家夫人担心的这样,真的出了什么事,那家里的女孩子可就都完了!

    她们哪里还能坐得住,纷纷转过头来围着徐大夫人问她“大夫人不是说孩子们都去了燕子坞了吗?不会真的出什么事罢?”

    秦家的夫人更是忍不住,有些失态的道“我们家霜儿自来胆子就不大,可经不得惊吓的”

    秦霜不是她亲生的,是之前嫁两广总督的那个小姑子的孩子,是被过继过来秦家的,秦东秦升把这一男一女看的跟宝贝蛋一样,恨不得捧在手里,要是出了任何差错

    徐大夫人右眼皮重重的一跳,面色很有些不善的看着卫家几个夫人,转回头去温和的安抚秦夫人和其他诸位夫人们“夫人们放心,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交往了这么多年了,难道诸位还不清楚吗?要是真的让谁家的姑娘出了事,那我可真是自己也没脸见你们了你们千万放心,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也不过是以防万一,怕你们来回走动或是姑娘们来回往返动静太大反而引起那些匪徒的注意出了什么事那些匪徒们能到这里,肯定是有所凭仗,甚至很有可能这里头便有他们的人给他们便利,既然有内应,我便更不敢冒险了”

    这番话说的入情入理,很能安抚人的不安,加上徐大夫人的确向来是个乐善好施,广结善缘的人,在众位夫人中人缘不错,大家便一时都没有说话,半信半疑的僵持住了。

    卫二夫人却不吃这套,立即便跟徐大夫人唱起了反调“这么说的话,那为什么徐大姑娘和徐二姑娘都没有上船去燕子坞呢?既然没有主人跟着,谁知道姑娘们到底是个什么情形?如果真的有内应的话,要是没有主人跟着,那谁知道那伺候的人里头是不是混进了什么不该有的人,从而给我们报信呢?姑娘们本来就不是你们徐家的人,对你们徐家伺候的人都不认识熟悉,就算是有什么不妥,她们也是察觉不出来的到时候岂不是误事吗?!”

    卫二夫人这番话正中靶心,一下子就说中了众位夫人的担忧,大家都忍不住了,根本不去管徐大夫人的辩解,急着要去找回孩子们来。

    徐大夫人被卫二夫人这一招闹得头痛无比,当即便冷笑了一声,立即便呵斥道“一派胡言!卫二夫人到底是存的什么心,竟要这样数落我们家?!既是在我们家,我们当然便会招待妥当,你们这样撺掇着众位夫人们去涉险,要是出了事,对你们有什么好处?!我看你们分明就是故意找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