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五·谈判-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八十五·谈判

    徐安英一来就先亮明了态度,他可不是那些不会做人的,当即便先跟临江王说了几句话,临江王认真的听了一会儿,便转过头来看了沈琛一眼,笑着对沈琛说:“阁老说是要请你喝上好的蒙顶新茶。”

    这是叫沈琛不要继续在这大庭广众之下闹的意思。

    沈琛并没有迟疑,笑着转向徐安英,微笑点头:“那就要偏了阁老的好东西了。”

    真是一个机灵万分的后生,徐安英在心里也忍不住觉得有些遗憾,沈琛刚才不依不饶,无非是因为知道徐大老爷说什么都不作数,也不是徐家能作主的人,所以才故意拿话激他,说的似是而非给徐家的人压力。

    现在等到徐家真正能作主的人来了,临江王一说,他立即便能把话调个方向,丝毫不露出之前的锋芒来。

    这样会审时度势,根据形势掉头的后生,要是是自家的后辈,那他也就不用愁了。

    可是别人家的孩子到底是别人家的孩子,他咳嗽了一声,转头笑着看着其他的客人,说是请他们外头坐。

    又冲着自己的二儿子和弟弟看了一眼,叫他们去外头招呼客人们自便。

    众人都知道这是出了大事了,有贼匪顶替了本该进府唱戏的戏子进了府,还不知道里头闹成了什么样,都是想要告辞的,可是被徐安英这么一说,倒是都不好再有动作了-----徐安英不仅仅是兵部尚书,更是阁老,如今谁都卖他几分面子。

    连大小秦大人都在,没说要走的意思,众人便忖度了一番之后都纷纷应下来了。

    徐安英笑着摇头:“今天这事儿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惊扰了各位的兴致,真是我们府上的罪过了,席还没开呢,幸而如今事情也解决了,众位便请都等一等,吃过了席再走罢!”

    众人哪里会有不给他脸面的,纷纷都答应下来。

    连梅翰林也转头递话给梅夫人,叫梅夫人适可而止,不必再闹着急着回家去的事。

    平安侯也是一样的,朝着镇南王使了个眼色,便随着众人都出去了。

    镇南王跟着卫五老爷一同留了下来,徐安英倒也没有说别的,只是笑着请了他们入座,又吩咐了人上茶,这才转头看着临江王,叹了口气,很是疲惫的说:“王爷见谅,闹出这么一摊子糟乌事,真是叫王爷见笑了。”

    临江王已经知道事情的原委了,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坐立不安的徐大爷,并没说什么,笑而不语的啜了一口茶。

    徐安英并没有耽搁,这种事是拖延了也没什么意思的,该是怎么样就得给人家一个交代,以为捂着便能没事才是最愚蠢的做法。

    他忽而对着徐大老爷呵斥了一声:“跪下!”

    徐大老爷还不知道徐安英到底知道了多少,又想怎么样,心里正急的火烧火燎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一听见徐安英这猛地一声呵斥,立即惊了一跳,险些心脏都跳了出来,等反应过来,双脚已经不受控制的软下去了。

    他原本就是很害怕父亲的,不然也不会瞒着父亲做这些事了。

    现在父亲一怒,他却除了害怕之外,又觉得松了口气-----这件事是他起的头没错,可是要结尾却不是他能收拾的了的。

    虽然父亲知道了以后他免不了受到教训,可至少比沈琛和临江王直接发落要好的多了。

    临江王已经挑眉了,却仍旧什么都没说。

    还是卫五老爷有些沉不住气,哼了一声,冷笑道:“阁老,您这是做什么?留下我们,看您演苦肉计吗?”

    这话说的很不客气了,可是今天徐家算计的是卫家全家,而之前在后宅里头,徐老太太和徐大夫人对卫安和卫五夫人她们的为难卫阳清也全都听梅夫人说了,因此并没有半点给徐安英脸面。

    要是这个时候还是没有什么脾气,那卫家以后就真是人人都要来踩一脚了。

    徐安英并没有生气,见沈琛仍旧稳稳地立着,仿佛事不关己,便心里又赞了一声沉得住气,面上却什么也不露,只是冷冷的看着徐大老爷,问他:“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当着王爷和侯爷他们的面,老实跟我说,今天这事儿,你怎么闹出来的?!”

    这就已经给这件事定了性,也直接说了是徐大老爷弄出来的这事儿,叫他不要否认的意思,徐大老爷瞪大了眼睛,看着父亲严峻的面色,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还以为父亲怎么说也该替他遮掩遮掩的,这件事闹出来可不是小事,算计平西侯和定北侯府,而且用的是自己泄露军报这种法子,他们徐家倒霉都是可能的!

    可是到底是徐安英的积威甚重,他愣了一瞬之后就不敢隐瞒,哭丧着脸抿着唇把自己怎么跟之前萧家那帮人商量好了,让他们混进来拿了军报指证沈琛和卫安的事情说了。

    经过倒是简单,萧明宇那帮人也的确是之前便势力庞大,萧家的人除了恨楚景行,接下来就是卫家和沈琛了,徐大老爷会找到他们倒也不是多奇怪的事。

    徐安英就忽然起身踹了徐大老爷一脚,一脚把他踹的跪不稳,几乎摔了出去。

    “真是又恶毒又蠢!”徐安英指着他,冷笑了一声:“我还当你有多大的能耐,就勾结了几个外头的疑犯,就敢做出这样的事来了?!你勾结了他们,想没想过,就算是他们指证了寿宁郡主跟定北侯府,那定北侯府和寿宁郡主究竟要把军报给谁?!难道刑部不会查?!难道大理寺是摆设?!你做这样的局,害的是你自己!”

    徐大老爷拜踹的一脚倒在了地上,半响都没有爬起来,见徐安英骂完了,才敢爬起来仍旧跪在地上,垂着头一声不敢吭。

    徐安英转头就看着临江王叹气:“老臣真是无能,连自己的儿子都教不好,叫他闹出这样猪狗不如的事”

    一下子竟然就认了!并没有再扯皮,根本也没等沈琛他们发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