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一十二·所求-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一十二·所求

    她急忙劝郑王妃放宽心:“王妃先别着急,现在事情也未必那么糟糕的,等会儿别的供奉和太医来了,再仔细推敲王爷也会回来的,咱们先别自己慌起来了,等王爷回来,王爷肯定会有法子的。”

    她见郑王妃沉默不语,便吓坏了,看了一眼施太医,又看看她,忍不住就道:“或许是太医弄错了呢?咱们宝哥儿素来都是好好的,连风寒也不大会得的,说不定,说不定今天也就是个意外罢了”

    郑王妃目光里有了一点神采,看了她一会儿才移开目光去看她身边的施太医,也说不出是什么语气了,声音很轻的问他:“太医,若是没有那个什么神药,孩子会怎么样?”

    当母亲的哪里有对孩子不紧张的,孩子哪怕只是多咳嗽一声,她也要联想到无数种的可能,自己就容易把自己吓坏。

    何况现在施太医把事情说的这么严重,说孩子甚至可能是有心疾呢。

    她无论如何也不能彻底放下心,心里已经把各种结果都预测了一遍了。

    可是不管怎么预测,她都只觉得心痛如绞。

    施太医神情很不好看,带着些医者特有的笃定和悲天悯人:“这还得看之后孔供奉他们诊断了”

    郑王妃就知道了他的意思。

    丁妈妈伺候在侧,一开始觉得是施太医故意把病情说的严重来唬人,可是现在听见他这么说,又心里先紧张了起来。

    如果不是施太医过意夸大其词,那宝哥儿是当真有病?!

    若宝哥儿当真是得了这个病,那要什么神药,若是沈琛不给呢?就在一个时辰多之前,王妃还跟王爷大吵了一架呢。

    而原因就是因为王妃冷待了郡主给郡主受了委屈

    施太医在宝哥儿这里,郑王妃也不好久待,丁妈妈委婉的劝她先出去:“王妃,还是保重身体要紧,只有您好了,才能好好照顾好宝哥儿啊,否则若是到时候宝哥儿好了,您又累到了,宝哥儿可怎么办呢?”

    郑王妃打起精神来,看了看她点点头,先回了房喝了参茶,才算是能好好的静下心来思考了。

    不管怎么样,没有什么东西是比宝哥儿的健康更重要的。

    若是真的只有沈琛那里有药来治宝哥儿,那她就算是跪着磕头,也要求着沈琛拿药给宝哥儿治病。

    比起孩子的健康来,她之前要的那些什么亲近和重视就全都不是事了,她甚至开始后悔起跟卫安起冲突了。

    她孩子病的这么重,她居然还有心思跟卫安争那些没用的

    她现在什么都不求,只求郑王能快些回来,到底病情是怎么样,到底该去哪里求药,怎么治病

    郑王此时正在定北侯府。

    卫安一反常态,去了王府竟然没有过夜便回来,叫大家都察觉出了不对,就算是沉浸在了二少奶奶产子的喜悦当中,二夫人还是抽空来问了卫安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卫安笑着请二夫人身边的嬷嬷回去回话,说是没事,自己换了衣裳往老太太那里去。

    老太太自己也很意外卫安会这个时候回来,等看见卫安脸上的表情,就问她:“怎么,给你气受了?”

    卫安沉默了一瞬,想了想,还是实话实说的跟老太太说:“咱们猜的没错,王妃还是有些介意的。”

    要是只是‘有些’的话,卫安就不会这么早回来了,卫老太太拍了拍她的背,轻声道:“这也是人之常情,女人么,多有耍小性子的,她的脾气也未必就是对你,更可能是因为对王爷的轻视有气没处发。”

    临近婚期了,什么事都是最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没必要在这个节骨眼上给自己添堵。

    卫老太太说完了这一句,又劝她:“观王妃平时的脾性,也不是那等想不开小气的人,你忍一忍,等过完了这一阵子,且再看看能不能缓和关系罢。”

    卫安点了点头,她原本就对郑王妃没有什么恶意,这回之所以不欢而散,也无非是因为不想因为顺着郑王妃的话贬低自己的生母,顺着郑王妃的心意让郑王从此不再生辰死祭次次不落的去明鱼幼那里罢了。

    要是郑王妃能想明白,那她也没什么好生气的。

    卫老太太见她立即答应下来,反而又替她委屈了:“一定受了不少气罢?否则以你的脾气,绝不会待不到半天就回来的”

    卫安低声的跟她说了几句当时的情形,就听见外头花嬷嬷隔着帘子说是郑王来了,正在外头,想要求见卫老太太。

    卫老太太就嗤笑了一声:“这哪里是想来见我的,分明是知道女儿受了委屈了,急慌慌的赶着过来安慰女儿来了。”

    一面又对卫安说:“你去迎迎你父亲。”

    卫安也跟着笑起来了,去二门处将郑王迎进来:“父王怎么亲自过来了?”

    郑王心急的厉害,见她面上看不出什么来,便叹气道:“你明知故问,今天在那边,是不是她说了很多难听的话?”

    在郑王跟前,这些话就没必要说了,卫安摇了摇头:“没有,就是二嫂生下了小侄子,所以我急着回来瞧瞧小侄子呢。”

    郑王就斥了一声:“扯谎,我才从王府过来,她自己都承认了,你还有什么好替她隐瞒的?”

    卫安没料到郑王妃自己会承认,诧异的问郑王:“您是不是跟王妃吵架了?其实没有什么大事,不过是几句口舌上的纷争罢了,王妃没有说什么”

    郑王就摇头:“对着我尚且还说那些不好听的话,何况是对你呢”他叹了口气皱起眉头来:“我原本觉得她是脾气最好的,可是现在看来,她也是个表面上看着好相处的,其实也是个善妒的,我不过是祭奠你母亲,她就要不高兴,那以后要是真的有了什么她心里还不知道要怎么怪罪和迁怒你。”

    明明受了委屈的是卫安,可是郑王这么义愤填膺的,卫安反倒是有些不安了,她晃了晃郑王的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