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二十二·翻脸-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二十二·翻脸

    郑王妃一来便拉住了卫安的手腕,简直是用了十分的力气,手指甲都要陷入卫安的肉里了,面色也潮红得有些不正常,对着卫安喊了一声郡主,就急不可待的看着她:“来,您往里边来。”

    卫安之前正在跟汪嬷嬷说话,汪嬷嬷说,林跃已经查到了玉清的哥哥欠了大笔的赌债,打算到时候叫玉清自己求个恩典出去,他认为玉清是卫安身边得用的人,卫安又对蓝禾那么好,要是玉清自己求着出去嫁人,不管怎么样,卫安也会给她一大笔的赏赐和嫁妆,他是在打这批嫁妆的主意。

    卫安听了汪嬷嬷的话便怒火中烧,上一世玉清的哥哥就不靠谱,因为她跟了个不合时宜的主子更是对这个妹妹视而不见,后来玉清倒霉被长宁郡主打死,他们作为哥嫂,那个时候还在长宁郡主手下做事,竟然半点动静也没有,连求情都不曾。

    这一世不同了,她已经是郡主了,玉清蓝禾的地位也跟着水涨船高,府里谁都要给她们两个几分脸面的,玉清的哥嫂就一直都表现得很是友爱,以至于卫安自己都忘记了,狗是改不了吃屎的。

    上一世是什么人,这一世就还是什么人,不会因为境遇改变就懂的知足。

    可是她还没来得及叫玉清来问问清楚,也没有来得及叫林跃出去教训玉清的哥嫂,就听见了老太太房里的翡翠来请,说是郑王妃来了,请她过去说话的事。

    她还惦记着宝哥儿的病情,听说郑王妃来了,又是惊讶又是害怕,还以为宝哥儿是有什么不妥当,急忙便赶过来了。

    谁知道一来郑王妃就这么扣住她,她有些茫然,不由得就询问的看了卫老太太一眼。

    卫老太太有些无奈的朝着她摇了摇头。

    郑王妃已经拉着她往里头去了,到了卫老太太跟前,郑王妃就二话不说,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卫安面前,开始猛地磕头。

    卫安始料不及,一时竟然没有避让过去,等到反应过来了,立即就站了起来,大惊失色的扶她起来:“王妃!您这是……”

    郑王妃倒没有一直赖在地上不起来,等卫安用力,她便顺势跟着站了起来,握住她的手,低声把宝哥儿的病说了。

    卫安错愕不已,没有想到宝哥儿的病竟然这么重,不可置信的问:“怎么忽然就说会有心疾呢?从前也从来没有听宝哥儿说身体有什么不适啊……”

    宝哥儿在这之前一直都表现得跟正常的孩子并没有什么不同,而且也活泼可爱,比别的孩子要灵活不少。

    怎么忽然就说是心疾这么重?

    郑王妃哭的厉害:“可不是么,之前一直都好好的,也没有过这样的时候,可是这次施太医他们都已经看过了,连孔供奉也说的确是听着心脏有杂音,若是稍微不注意,或许只要宝哥儿情绪一激动,要么是大哭要么是大笑之间就去了。你说…你说我怎么能受得了啊,宝哥儿还这么小,他才一岁多一点,连路都才刚刚学会走,要是他没有了,我是真的活不了了……”

    她顺着卫安的手差点又要跪下去:“郡主,我知道之前的事是我太小心眼了做的不对,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千万不要跟我一般计较,只要您能帮忙,只要您能说服侯爷赐药,我感激不尽,从此以后一定不会再说半个不字,更不会干涉您的任何事,只要……”

    卫安想起了上一世失去孩子的自己,那个时候,知道彭采臣掐死了她的女儿,她的血脉都好像不在流动了,整个人是痴痴呆呆的,几乎跟死了的人没什么分别。

    要不是因为她后来自己咬着牙想通了,那她就在那个时候死了。

    一个失去了孩子的母亲,怎么悲伤都是不过分的。

    郑王妃现在这个样子,要是真的宝哥儿出了什么事,卫安丝毫不怀疑她说的话,她一定是也活不下去了。

    她敛容扶着郑王妃,问郑王妃:“您刚才说,父王已经派人去找过沈琛了?沈琛怎么说?”

    郑王妃愣了愣,含含糊糊的把田伯的话说了,却没有说田伯说的,沈琛说那个之前的所谓神药没有用,但是会去找药方的事,只是跟卫安说:“侯爷一定有法子的,我知道,侯爷这么能干,这世上就没有侯爷做不来的事,求求您了郡主,只要您替我求求侯爷,我一定从此以后把您二位当神仙一样供着…”

    越说越不像话了,卫老太太咳嗽了一声:“王妃,有什么话可以好好说,不要这样动不动就说这样的话…”

    卫安也已经反应了过来,顺着老太太的话点了点头:“老太太说的是,王妃若是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只要是我能做到的,甚至只要是沈琛能做到的,我们一定不会推辞。只是王妃刚才说,沈琛派人回来说,这个药他找不到?”

    “不是的,他肯定不是找不到,这不过是他的托词罢了,他觉得我冒犯了你,之前对你不好,所以才这么说的。”郑王妃拽住卫安的手,拽的死死的丝毫不肯放松:“他其实是有办法的,不然之前哪里找到的药去送给了六皇子?”

    卫安明白了,之前沈琛就已经跟她说过送药给六皇子的经过,她顿了顿,才说:“沈琛很早之前,在我们的赐婚旨意刚下来的时候就跟我说过,这个药可遇不可求,他也只有那么一点,而且是央求着真人按照六皇子的病给配的,为了配这药,真人半生的珍藏都已经尽了,再要有,也不可能了。这事儿就连圣上也是清楚的,所以圣上也没有再说叫沈琛继续送药的话…王妃,如果沈琛这么说了的话,那就是真的,他是真的找不到药了。”

    “你撒谎!”郑王妃激动异常:“你分明就是在故意推脱!你们平时不是呼风唤雨无所不能吗?现在就没用了?!你们就是在故意拿话搪塞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