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二十六·黑手-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二十六·黑手

    临江王妃缓缓的端起茶杯啜了一口茶,听了秦妈妈的话,一时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微笑看着已经走得远了的郑王府的马车队伍,笑了一声就道:“可怜天下父母心啊,你看看,为了孩子,这都急的成了什么样了,啧啧啧,看着可真是让人不忍心啊。”

    看着是不忍心,可是她做出来的事,可真不像是不忍心做出来的事,秦妈妈在心里腹诽了一句,面上却还是附和道:“可不是,看郑王妃这样子,恐怕是急的已经六神无主了,听说她昨天连夜就去了外头的普慈庵,在普慈庵里住了一晚上才回来的,都说人病急乱投医,现在看郑王妃,也差不多就是这样了。”

    底下的凉菜开始流水似的往上送了,秦妈妈亲自指挥着丫头们上了菜,一道一道的摆放好了,笑着给临江王妃介绍起这些有特色的菜品。

    临江王妃心情好,自然就看什么都格外的顺眼,还笑着道:“从前也没有这样惬意的时候,其实偶尔来一来这些地方,吃这些东西,倒真的是格外的有趣味一些。”

    秦妈妈自然是陪笑。

    等到用完了饭,临江王妃下了楼进了马车,秦妈妈才在临江王妃的示意下跟着进去了,临江王妃从前是不喜欢跟她这样的妈妈坐同一辆马车的,所以这回一进去,秦妈妈便很恭敬的问她:“王妃,是有什么事要吩咐吗?”

    临江王妃挑了挑眉,神情慵懒的道:“你去跟施太医说一声,可别做的太过火了,那些太医可都不是浪得虚名,都是有真本事的,问问他有没有把握完全把人糊弄过去,别弄得最后真的出了事,那可就不划算了。”

    她提起施太医的时候,虽然说的是怀疑他本事的话,可是语气却是轻轻的,没有带半点的讽刺,可见是信任他的。

    秦妈妈自然也知道她的意思,立即便笑了:“王妃,要说这位施太医,不愧是能得到人家那么厉害的大臣赏识的人,真的有些能耐您看,之前郑王的世子可还什么事都没呢,他一说有心疾有弱症,去看的孔供奉和王供奉也说不出不是来可见本事了,我看啊,头一次这么多供奉太医一道去看,都没说什么,接下来就更看不出什么了,您不必担心了。”

    这倒是实话,施太医的确是有些本事,她之前只是想给沈琛找点麻烦事,是因为房山那边的进展一切都很顺利,她又听说了郑王特地赶回来去给明鱼幼祭祀而连家门都不入的话,忽然生出的灵感。

    她就知道,但凡是女人,怎么可能看着丈夫眷恋别的女人轻视自己呢?这个谁都不例外的,等到知道郑王还在普慈庵过夜,而郑王府去了几波人也没把他请回去,就更是确定郑王妃必定要生气了。

    要生气好啊,生气了才好呢。

    郑王妃要是生气,她难道能对郑王生气?她有那个本事和底气吗?既然没有,那自然就只好柿子挑软的捏,找卫安的麻烦。

    到最后她还是没有猜错,郑王妃的确是跟卫安起了冲突。

    想起这些,临江王妃就牵起嘴角笑了笑,露出一种事情尽在掌握之中的得意和自矜,虽然她心里对郑王妃也有一点怜悯和愧疚,毕竟利用一个女人的爱子之心,实在不是什么好事,可是一想起利用郑王妃这回能得到的效果,那点子愧疚就又飘去了九霄云外了。

    只要能让沈琛和卫安痛,让她们难过,那什么都是值得的。

    临江王妃放下帘子来,任由那些风景都被甩在身后,靠在了后头的软垫上又道:“说是这么说,可是该注意的还是得注意,你叫施太医小心些,现在糊弄郑王和郑王妃自然是没什么问题,可是卫安那个死丫头却精明的很,让他千万不要做的过火了让卫安察觉出什么,被他们抓住了把柄的话,那我可救不得他。”

    说起后来的这句话,她的语气就变得很是冷淡了,秦妈妈听的打了个冷颤,看了看她,才收敛了一些答应了,问她:“王妃,您这样安排就是想让郑王妃恨侯爷跟郡主吗?”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临江王妃有些得意:“之前我就说过,沈琛虽然聪明滑不溜手,可是也是人,是人就会犯错的,他在卫安的事情上不就总是不能保持彻底的冷静吗?为了提前娶到卫安,还不惜违逆了王爷的意思,还想出了进药来讨好圣上让圣上出面的主意从那时候起我就留心了,既然他们推荐了施太医,施太医又这么有本事,那当然就得好好利用这件事。这样不是最好吗?沈琛不管最后给不给药,都不是事,我们都知道,他肯定拿不到药了,而去找当年他父亲找到的那个?那个有什么用?反正横竖都没用,那郑王妃的怒气总得找个出口罢?她可不会听沈琛和卫安解释,本来就有仇怨在先,你说她会信沈琛和卫安心无芥蒂,是真的无能为力而不是故意报复吗?”

    当然不会了,郑王妃刚才都快疯了。

    秦妈妈想起郑王妃的样子,不说话了,垂下头好一会儿才道:“王妃这个法子可真好,她们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了,您是提前知道了侯爷没有药治才让施太医那么说的,自然万无一失了”

    临江王妃靠着软垫冷冷的笑了一声,目光里半点温度都没有,她恨不得沈琛死,之前偃旗息鼓,说到底是因为拿沈琛没有办法,顾忌着临江王和隆庆帝,无能为力所以只能暂时的退步罢了,可是一旦有了能力,她当然是希望立即就能让这碍事的两个人都消失了。

    现在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沈琛卫安自己作死,要去得罪徐家的人,仇人是她们自己找来的,麻烦也是她们自己惹上身来的,跟她可没有什么关系。到时候就算是知道了事情有蹊跷,可是做事的都跟她没有半点关系,也怪不到她的头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