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三十五·脱身-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三十五·脱身

    卫安进去的时候,老大夫正在逗着宝哥儿说话,笑眯眯的拿着一块山楂糕跟宝哥儿玩笑:“宝哥儿今天若是乖乖的,那我便把这个给你,好不好?”

    来这边看病的次数多了,老大夫又是卫安带来的,宝哥儿很喜欢他,几个大夫里头,也最肯听老大夫的话,连带着郑王妃对他都不能没有好脸色,此刻听了这话,便也笑着道:“是啊宝哥儿,你要是乖,我们明天便出去踏青,好不好?”

    不知不觉都已经入夏了,哪里还是踏青的时候,众人却都没有说不合时宜的话,都顺着郑王妃的话来哄宝哥儿。

    宝哥儿似懂非懂,仰着头对着山楂糕摇头。

    他虽然小,却也知道了,每次吃完这些美味的糕点,接下来准是一通难受的折腾,他戒备的看了老大夫一眼,哼了一声傲娇的扭过了身子,回过头用屁股对着众人。

    这原本是他撒娇的时候对着奶娘的法子,后来郑王看了不悦,说是孩子这么教迟早要被惯坏了,不许他这么没规矩,他已经许久不敢这样了,可是这些天他身体越来越差,小小的孩子除了哭闹,就只能用这样的法子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郑王妃看的眼里就是一酸,眼看着又要掉泪,好一会儿才忍住了,满脸苦涩的笑了笑,哄着宝哥儿:“宝哥儿你听话,咱们认真看病吃药,等到时候好了,便不再过这样的日子了”

    宝哥儿哪里听得懂,就是不肯好好配合。

    老大夫叹了一口气,示意旁边的奶娘引逗着宝哥儿玩,等到宝哥儿不甚注意,才抓住了他,好好的把了一回脉,再听了一回心跳,就松了口气说:“万幸的是情形没有加重,现在也只好这样走一步看一步了,没有恶化就是万幸的。我还是先开些药,等会儿孔供奉来了,大家再一起斟酌着用。”

    郑王妃点了点头,很客气的说了一声辛苦。

    老大夫便坐在旁边说等一等孔供奉。

    等到孔供奉来看过了,两个人一起斟酌着开了药方,老大夫才做了个手势,将孔供奉单独叫到了外头,想了想,问孔供奉:“供奉行医多年,可曾见过世子这样的病人?”

    孔供奉拈着胡子,很认真的想了想,才摇头:“在下才疏学浅世子的病,实在是一筹莫展。”

    不管是多厉害的大夫,碰见了这样的病症,其实都是一筹莫展的,老大夫认真的观察他的面色,又紧跟着问了几句并请相关的话,直到孔供奉有些招架不住,连着摇头:“老大夫,我行医虽然已经多年,可是有句话也说学无止境这个病,恕我直言,我没有法子”

    老大夫见他对这个病是真的一筹莫展,心里便已经有了大致的猜测了,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而卫安等到宝哥儿睡着之后,也没有等到本该已经有了消息的谢良成,不由得就有些预感不好的叫了林跃来。

    林跃也是跟在她身边往外传信惯了的,跟谢良成他们都很熟,现在一听见卫安说是去找谢良成,立即认真听完了卫安的吩咐,便丝毫没有耽误的出去办事了。

    玉清见卫安很紧张,便低声劝她:“谢公子办事向来是极为妥当的,再加上这可是在京城啊,光天化日的姑娘宽心罢。”

    卫安不能宽心,同样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宝哥儿不照样出事了吗?不是照样可能是被人算计了吗?

    她太大意了,本来该一早就叮嘱谢良成的,既然可能是徐家或是临江王妃在背后使坏,这两方都是势力非常,跟他们做对绝对是危险的

    卫安心里不安,面上也忍不住有些焦急,除了焦虑不安之外,还另有一种控制不住的愤怒升腾起来,不管到底是不是徐家和临江王妃,如果真的最后证明了是他们,她这回一定不会管任何人的脸面,更不会顾虑任何人的大局,一定要她们付出代价!

    直到第二天,谢良成才姗姗来迟,见了卫安,他面色有些难看,对卫安道:“施太医绝对不正常,他不过就是个普通的太医,郁郁不得志多年了,直到最近才算是出了头,可是也不是什么豪富,就他,身边竟然有高手在侧”

    卫安早有所料施太医有问题,现在听见谢良成这么说,心里的怀疑更得到了证实,忍不住就冷笑了一声。

    谢良成将今天去施家的事情说了一遍:“我是偷偷装成走街串巷的打磨镜子的手艺人,先去了他们家隔壁,而后才磨蹭了一会儿去了他们家,他们家在很偏的地方了,房子也很破旧,家里头只有他母亲和妻子在,我上去跟她们套近乎,她媳妇儿不大搭理我,原本药赶我走的,可是他老娘却非得拿了一面铜镜出来让我打磨,借着这会儿功夫,我打听到了一些事,比如说,他们家从前都是很困窘的,可是最近却忽然有银子了起来,街上那家成衣铺子还专门给他媳妇儿送了不少衣服来”

    这是不大正常的,要知道别人怎么说京城的官儿的,京城的四品官比永定河的王八都多,而且京官又穷,虽然有冰敬碳敬,可是那点子银子还得养着家里,还得人情往来打点,要是没点家底的根本不够,四品官尚且时常捉襟见肘,一个小小的太医院太医,怎么可能忽然就暴富过的这么潇洒?

    卫安心里有数了,面上的神情也就愈发的冷,点了点头示意谢良成接着往下说下去。

    谢良成也就咳嗽了一声,道:“我还想着再打听打听,借着喝水的功夫想从厨房偷偷去偷听,可是谁知道,竟然立即就被发现了,有人不知从哪里蹿出来竟然一脚便把我踢倒在地,踩着我我看他的样子,分明就是动了杀心了。”

    一个普通的太医家里,竟然藏着一个身手如此了得,而且竟然敢动念杀人的人,这难道还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吗?

    ----平安夜了,今年一年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借着今天跟大家说声平安夜快乐,也祝大家身体健康,想来想去,身体健康大约是这世上最普通却又最诚恳的祝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