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三十六·设计-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三十六·设计

    谢良成捂着肩膀面色很差,卫安见他神情跟平常不同,就知道他的伤恐怕不轻,不由问他:“是不是伤的很重?要不要先找老大夫给看一下?”

    当时的情形一定很凶险,不然以谢良成的身手,应该是可以躲过去的。

    谢良成摇了摇头:“还扛得住,他身边的人就在知道了我是磨镜子的时候,还特意出去邻居和对面那里问了,在确定我的确是帮他们都磨了镜子之后,才回来了,跟施太医说了什么。明知道我是个手艺人,不会有什么危险,可是对方竟然还想对我灭口”

    当时的情况真的算得上危急了,要不是当时施太医的媳妇儿买的簪子又来了,外头有人敲门,他可能当场就没命了。

    被那些买卖人一打岔之后,施太医才反应过来,急忙求那些人不要下手,拉着他们往里头去了,然后过了足足一炷香的时间,才返回来好言相劝,对他说都是误会一场,他的弟弟脾气太急躁,以为是仇家来寻仇云云的话。

    然后给了他二两银子,打发他走。

    谢良成当时表现的完全就像是一个受了惊的没见过世面的手艺人,当场便被吓得懵了,连话也说不完整,结结巴巴的应了是。

    而在他出了门之后,他也没敢直接就回凤凰台去,更没敢去找人,先还是走街串巷的去了几户人家,问他们要不要打磨镜子,然后才在天色完全晚了下来之后,去了那些贫民聚集的地方。

    他将过程简略的告诉了卫安,皱着眉头很是忧心:“安安,我实话跟你说,这回我们遇见的恐怕不是什么好对付的对手,对方这么精心算计一个小孩子,怎么看都不是真的针对宝哥儿本人来的,更可能的,是来对付你的。我找了户人家敲门进去,给了他们十两银子,让他们留我待一会儿,过了半个时辰左右,有人敲门,见到开门的是我,才说是敲错了门,走了。我看这些人行事缜密狠毒,不是普通人家能带的出来的。”

    卫安心里已经有数了,她嗯了一声,面色仍旧平静,眼里的冷意却慢慢的凝成了冰:“他们是冲我来的。”

    谢良成静默了一瞬,才问她:“依你看,会这么做的,是王妃还是徐家?”

    卫安摇了摇头:“我也还不知道,这两方都有可能,王妃是一直都想我死,而徐家也是刚刚结仇,虽然说徐安英是个有度量的人,可是毕竟出事的是他儿子,说他心里对我完全没有怨恨,恐怕也是不能的。现在不能下结论”

    结论现在是还不能下,可是办法却总得先想,谢良成问她:“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宝哥儿的病恐怕真是施太医弄出来的,解铃还需系铃人,咱们还是要让施太医自己说清楚,他对宝哥儿做了什么,孩子毕竟还小,这样病下去,以后怎么办?”

    这话说到了卫安心里,她什么都不怕,可是就是怕会影响到宝哥儿的健康,这不是能耽误的事,她见谢良成似乎有话想说,便问他:“哥哥说该怎么办?”

    “先问问王爷的意思吧。”谢良成挑眉看着她,有些不易察觉的担忧:“先跟王爷说至于王妃,她对你现在正是误会重重的时候,要是知道那些人是为了对付你才设计宝哥儿,只怕会更怨你,还是先别告诉她了。”

    卫安自己也觉得该先通知郑王,宝哥儿是他的嫡子,不管神恶魔是,他都该先知道的,她点了点头,出去和玉清吩咐了一声,便跟谢良成道:“既然他们最后来敲门看见了你,想必是没有怀疑”

    谢良成也跟着点了点头:“我也是这么想,我已经做的很隐蔽了,他们没有怀疑我的理由,我看他们接下来会按照他们原本的计划走。看王妃对你的态度因为宝哥儿的病越来越坏我猜他们还是会继续朝着宝哥儿下手的。”

    这不必说,现在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不用想也知道那些人的目的在哪里,无非就是想用宝哥儿的病来挑拨郑王郑王妃跟她和沈琛之间的关系。

    只是不管是什么原因,对一个还在襁褓中的幼儿下手的行为都太恶劣了,卫安目光冷淡,抿了抿唇冷声道:“现在想想,施太医好像也挺有分寸的,过几天,宝哥儿的病就更重一些”

    要是她一直没有察觉,那按照施太医他们的计划,是不是就打算直接把宝哥儿给杀死?!

    他们这些人的心肠到底是什么做的?!小孩子毫无还手之力,他们也能下如此狠手,对幼儿下手,跟禽兽有什么分别?

    如果是临江王妃做的,那不必说,这样的人简直坏透了,根本就不必寄希望于她以后还会改好,她每次做的事都比上一次的要狠毒要过分,根本不知道收敛。

    而如果是徐家做的,那也什么都不必说了,徐安英如果真的是个朝幼儿尚且能下如此狠手的人,那还指望他能替天下百姓办事吗?

    她缓缓的冷笑了一声,看着谢良成道:“既然这么说的话,那就装什么都不知道,看看施太医下一次想做什么”

    她刚说完话,外头便响起了郑王的声音:“安安,听说你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

    郑王刚去看完宝哥儿过来,面色有些疲惫的说:“圣上让我还是药尽快将皇陵的事情办好”

    现在家里却偏偏乱成这样,孩子病的这么重,他怎么可能放心去修皇陵?

    卫安见他脸色越发的不好,知道他是因为宝哥儿的事情担心,想起施太医这些人苦心孤诣的在用宝哥儿的事谋夺利益,心里就更加愤怒,低声的把事情都跟郑王说了。

    郑王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不知道卫安说的是什么意思,等到弄明白宝哥儿的病根本不是病,而是被施太医所害之后便更是忍不住震惊,足足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反应了过来,问卫安:“当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