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三十七·正着-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三十七·正着

    他一直以为宝哥儿就是病了,而且是突如其来的没有征兆的重病,心里怪过自己,怪过老天不公平,却从来没有想到过别人身上去,更别提会想到宝哥儿的病是被人弄成了这样的,一听见之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可是他更清楚自己女儿的性格,她不是个无风起浪的人,既然会这么说就肯定是有根据的,便忍住了气,满面通红的问卫安:“你慢慢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卫安就把自己起疑心的经过说了,然后看了谢良成一眼:“父王,哥哥办事向来是很可靠的,他既然都说施太医那里的人不寻常,那就肯定是不寻常,现在看来,事情的确是跟施太医脱不了关系,只怕宝哥儿真的不是病了,而是被人弄的病了。”

    郑王面色难看到了极点,好容易才忍住了没有骂出难听的来,却还是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几乎把茶杯都给震得摔在了地上,喘着粗气冷笑出声:“这些人,算计到我头上这么多次,我几次三番都不理论,都忍下来了,他们就真的以为我是泥人了!”

    真是欺人太甚了!

    想起宝哥儿这些天受到的苦楚,他一个大男人,也忍不住眼眶泛红,那些人怎么就能狠毒到这个份儿上?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

    他长出了一口气很快冷静了下来,问卫安和谢良成:“除了这些,还有什么根据没有?”

    这些倒是没了,卫安和谢良成对视了一眼,都摇了摇头。

    郑王想了想,便叫人把伺候宝哥儿的下人都给带了出来,为了不引起郑王妃的怀疑,只说是老大夫他们要给他们都说一说怎么照顾宝哥儿更妥当的事。

    等到他们来了,郑王便将他们都看了一遍,才问他们施太医每次是怎么给宝哥儿诊脉的。

    众人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郑王便挑眉冷笑:“你们都是宝哥儿跟前伺候的,还都是王妃拨过去的,连这些也不知道?老大夫他们给宝哥儿把脉开药的时候,你们也都不在?”

    众人便都吓住了,纷纷摇头,说是施太医每次给宝哥儿诊脉之后,便会让他们或者是去取干净衣裳来替宝哥儿换,或是去拿宝哥儿的玩具进来,总之总是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支开他们一会儿,因此他们也不知道到底施太医是怎么替宝哥儿治病的。

    郑王靠在椅背上,周身的温度都一点一点的冷了下来。

    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可是就是在这么多人盯着的情况下,竟然就没有一个人发现大夫不对劲,宝哥儿每次都在嚎啕大哭,每次都在大哭不止,在跟他们求救,可是他们所有人却根本一无所知,甚至还主动的把宝哥儿送入了虎口

    想到这里,他简直心如刀割,连亲手杀了施太医的心都有了,好不容易才控制住了情绪,将这些人都给遣走了,对卫安道:“我真是”

    他心里已经难受至极了,卫安心知肚明,很难过的跟他道歉:“父亲,其实他们都是冲着我来的宝哥儿是替我受过罢了”

    谢良成便立即道:“王爷,不关她的事,那些人如此狠毒,不惜朝一个襁褓幼儿下手,根本就是丧心病狂没有人性,这样的人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安安也不是什么事都能料到,何况得罪那些小人也不是她想的”

    郑王就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你觉得我会觉得这是我女儿的缘故?”

    谢良成有些赧然:“我只是怕王爷关心则乱,误会安安。”

    郑王摆了摆手:“我还没有糊涂到那个份上,别人来害我的儿子好让我的妻子跟我的女儿闹翻,我却去找我女儿的麻烦,那我跟傻子有什么区别?”

    谢良成见卫安垂头,便点了点头很诚恳的认错:“是我错了,王爷耳清目明,肯定知道这件事该怪的是谁,说到底,最可恶的还是施太医,我估计,再厉害的人也不能不懂医理就想出这个法子,恐怕是施太医主动提出这个建议的,我看他们家如今的情形,分明是暴富了,恐怕是换来了不少好处。”

    说起这个,郑王便更加觉得讽刺,他的孩子的性命和健康在这些人眼里,不过就是用来换取利益的筹码罢了。

    那些人把别人的命不当命,全凭自己的喜好和需要来决定谁死谁不死,跟禽兽有何异?

    他的手指无意识的在旁边的黑漆桌面上轻轻敲打了几下,而后才抬起了头醒过神来:“现在当务之急,是抓住施太医的把柄,让他不得不开口,我们毕竟没有抓个正着,根本没有证据证明他害了宝哥儿”

    只有让施太医承认他对宝哥儿下手,才能顺藤摸瓜揪住他后面的人,不然的话,其余的事都是白说。

    他现在心里除了恼怒之余,更多的却还是焦急,忍不住又道:“还有,我们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对宝哥儿,才叫宝哥儿成了这副样子,这事儿总归是个隐患”

    不然宝哥儿的病就算不是病,只怕也不能治了。

    这也是伤脑筋的地方。

    谢良成咳嗽了一声便道:“我刚刚还跟安安说起,他们既然今天还聚在一起,那就是说肯定是有计划的,既然最后我的事没有引起他们的疑心,那他们就肯定会按照计划进行,我听了一段下人们的供述,倒是有些摸清楚了门道好似宝哥儿的病现在发作了两次?这两次之间,间隔了四天现在距离宝哥儿上一次发病,又已经过了五天了昨天施太医没来,今天却必定是要来的恐怕他们是准备再次下手了,前头两次,你们大家都已经快崩溃了,这再有第三次,只怕再也承受不住,王妃头一个只怕就要就要迁怒到安安身上,根本不会听进任何人的劝告”

    这也是那些人的目的所在了,到时候郑王妃恐怕真的杀了沈琛和卫安的心都会有的,她已经对卫安和沈琛极为厌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