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三十八·证据-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三十八·证据

    天色不早了,郑王看了一眼窗外的烈阳,脸上的笑容却很是冷淡,长出了一口气,对着卫安和谢良成说:“今天施太医该来给宝哥儿诊治了,按照我之前审问那些下人的结果来瞧,他很有可能是这次再度下手,那就等着罢,到底是人是鬼,很快就知道了。”

    他说完这句话,就皱眉看着谢良成:“你也先下去休息一会儿罢,施太医向来都是午后处理了太医院的事情再来,现在时间也还早的很,你身上受了伤,还是叫人先看看的好。”

    卫安也跟着点头,她原本就很担心谢良成身上的伤,见谢良成似乎有些不以为然,便急忙道:“哥哥就在这里休息罢,下午的事,恐怕还有用得上你帮忙的地方呢。”

    见卫安这么说,谢良成想了想,也就答应下来。

    卫安叫了孔供奉去给他看伤,孔供奉一看便有些诧异,忍不住出声问他:“公子向来不是爱与人有争执的人,怎么会受这样严重的伤呢?”

    谢良成的肩头处一直到胸口有两个鞋印一样的淤青,看上去很是骇人,被人伤成这样,恐怕不是普通的争执了,孔供奉就难免有些担心:“公子不会是得罪了什么人吧?”

    虽然他只是个大夫,很多事不该多说,可是毕竟事关卫安的义兄,他也就忍不住多了两句嘴,毕竟他跟卫安的渊源颇深,这回宝哥儿的事不能帮上忙他已经很耿耿于怀了,要是谢良成再出些什么事,而他没有起到提醒的作用,到时候他自己也得怪自己的。

    谢良成知道他是好心,憨憨的笑了笑就道:“这不过是一点小伤,因为跟别人切磋所以伤着了,不是什么大事,您不必担心的。”

    虽然孔供奉是亲眷,可是谢良成生性谨慎,总觉得凡事还是要多长一些心眼的好,他伤的位置这么明显,要是孔供奉真的跟那些人有关系,那么再说几句,很可能就露馅了。

    孔供奉嗯了一声,不再多问,替他上了药推拿了片刻,等到那些青紫伤痕略微淡了些了,才告辞出去。

    谢良成却又出声喊住他,诚恳的请他在南窗底下的太师椅上坐了,才问他:“先生不是外人,有些话我想要问问先生。”

    孔供奉有些意外,将药箱交给了旁边跟着的小童,让他带出去了,才坐了下来,神情温和的道:“公子有什么问起尽管问,我一定知无不言。”

    谢良成就皱着眉头叹气:“说起来,也不是别的事,还是这回宝哥儿的病”

    孔供奉明白他的意思,也跟着神情凝重的附和了一声:“其实世子的病,我也拿不准主意从前我倒也看过别的小孩子得心疾的症状,可是却从来没有看见过世子这样的,何况别人发作起来”他卷起手咳嗽,好一会儿才接着说了下去:“容我说句不敬的话,我见过的案例之中,基本上一发病,就是神仙难救的,还没有碰见过世子这样发了病过一阵还能缓和过来的”

    谢良成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抬了头又问他:“那孔供奉,有没有可能是宝哥儿根本没有病呢?”

    孔供奉怔住了,完全没有料到谢良成会这么问,可是惊愕过后,他便很谨慎的开始斟酌词汇,想了很久,才很肯定的道:“我只听说过在崇庆年间,有孩童被大人压住胸口,导致眼睛充血,脸部紫涨,因为发现得太晚,已经回天乏术了,既然这么说的话”

    也就是说,是有可能的。

    谢良成挑了挑眉,哦了一声,正要再说什么,就听见外头说施太医已经到了。

    他在里头冲着有些惊异的看着自己的孔供奉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直言不讳的道:“不瞒您说,我就是怀疑是施太医故意夸张了世子的病情,并且世子的病,很可能就是他弄出来的。”

    孔供奉很是震惊,神情震惊的想了好一会儿,才摇头道:“这这不会罢?”他一句话说完,却又停了下来,有些惊恐的想起了什么,自言自语的道:“不过,您要是这么说的话,也不是全无可能”

    他回想起之前的种种迹象,轻声道:“施太医每次治病的时候,我都不在,可是等到世子发病之后”他狐疑的看着谢良成说:“我看乳娘给孩子换衣裳的时候,世子胸口似乎有一片红肿,乳娘说这不知是怎么弄的,我当时想验看,可是施太医却拉住了我,说是或许是他之前听孩子的心跳导致的”

    而在隔壁的施太医全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别人怀疑的对象,他仍旧跟从前一样气定神闲的开始坐下来给宝哥儿治病。

    这些都是轻车熟路的,他将手指搭上宝哥儿的手腕,良久之后才露出一丝凝重:“这吃了这么久的药,可脉象却并没有什么起色,昨天世子的饮食和睡眠如何?”

    一直守在旁边的郑王妃心咯噔一声沉了下去,急忙道:“不肯吃东西,是他姐姐哄了好一会儿才勉强吃了一碗粥”

    “这就是了”施太医叹了口气:“吃不下东西,便是不发病,身体又怎么能好的起来呢?不如这样,王妃去准备些世子爱吃的东西来罢,我看看是否能哄着他吃下一些。”

    郑王妃忙不迭的应是:“我这就去,给他做些他喜欢吃的来。”

    她现在对于任何一个大夫的话都是言听计从的,施太医微笑点了点头,看着郑王妃出去了,又伸手摸了摸孩子身上,皱着眉头对他的乳娘道:“世子的衣裳又被汗湿了,你去给他寻一套干净的衣裳来换上,这样闷着汗,只怕到时候着凉,又要引发病症了。”

    这个罪名乳娘可担待不起,一听他这么说,即刻就站起来出去了。

    剩下的小丫头们都诚惶诚恐的呆着,听说施太医让去拿药来给世子先服用,也都急忙出去了。

    施太医就面不改色的掀起了宝哥儿身上盖着的薄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