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四十二·痛斥-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四十二·痛斥

    施太医就幽怨的盯着卫安,像是在看一个怪物,寻常人家的女孩子,就算是再有深仇大恨,也不会动不动就说出杀你全家的话来,这个郡主,真是心肠太狠毒了。

    他愤愤不平的扬声道:“一人做事一人当!我的过错,为什么要牵连我的母亲!?杀一个已经如此大年纪的老人,只怕天下人都会觉得郡主和王爷不仁”

    “不仁吗?”卫安挑眉笑了,然后猛地拿出自己早已经握在掌心的簪子,朝着施太医狠狠的捅了下去。

    施太医一时懵了,稍后却立即就被那惊心的痛给痛得忍不住惊呼,捂着肩膀上的伤口倒在一边痛的死去活来。

    好日子过的久了,哪里还受过这样的皮肉伤,这一点皮肉伤都足够他痛上好一阵了,他滚落在地上,还是挣扎着看着卫安和郑王等一众人:“你们,你们这是私设刑堂,是滥用私刑”

    “是啊。”卫安微笑着承认,好整以暇的环顾着正痛苦不已的施太医,转瞬面容就又冷了下来:“那你做了什么呢?你对宝哥儿下手,我们就算是当场杀了你也不为过,你心里应该知道的,杀一个太医,也不是什么大事,这么多人证在这里,孔供奉,老大夫,还有那些伺候的侍女下人,她们都可以作证,她们都听见了你亲口承认你害人的,既然你害人,那么激愤之下我们不小心杀了你,难道圣上还会治我们的罪吗?你心里难道不明白,一个世子的性命和一个太医的性命,哪条命更珍贵一些?”

    施太医被问的哑口无言,捂着伤口惊恐的看着卫安,生怕她会再拿簪子赐下来,或是真的会毫不犹豫的杀了她,不断的倒退往后挪动,又哭着挣扎:“郡主放过我罢,我虽然是想害世子,可是毕竟世子最后没事啊”

    这些害人的人,从来就不会因为自己害人而害怕,他们所惊恐的,无非是事情被拆穿后会给他们带来的损失罢了。

    现在的施太医就是这样,他对于朝孩子下手丝毫没有任何愧疚,唯有的就是被发现的遗憾和可惜和惊慌。

    卫安不想再跟这样的人废话,冷声道:“你是个聪明人,应该很清楚我们现在还站在这里跟你说这些话的缘故,想要保住性命,求我们是没用的,这撒泼打滚也是没有用的,如果你仍旧不清醒,想必刚才我的那一簪子下去,你也应当稍微清醒的认识到如今的处境了,现在摆在你眼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你交代清楚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到底是谁在唆使你做下这种事,二,是我们现在就把你送到顺天府,告你一个谋害宗室的罪名,你也应该知道,我说的话到底有没有添油加醋,谋害宗室的罪名一定,你以为你还能独善其身吗?”

    卫安一长串的话说完,看着面前似乎正在认真权衡的施太医身上,轻声又道:“我若是你,我就不会这么蠢,罢罪名都揽在自己身上,你得到的东西,值得你用全家的性命去赌吗?你的母亲带大你可不容易,一个弱女子拖着你,从小受了不少苦罢?她还没过过多少年好日子,还没享过你的福,就要被你做下的错事所牵连丢掉性命”

    年少时的那些刁难苛责历历在目,他永远也不会忘记当初那些人如何侮辱他和他的母亲,他的娘这么辛苦的罢他给拉扯长大,让他成为现在的还算是有用的人,他还没有让他享福,母亲甚至还需要受儿媳妇的气,天天的操劳辛苦

    他闭了闭眼睛,觉得干涩的眼睛里一时之间酸痛无比,过了很久,他才睁开了眼睛看着面前的卫安,问她:“要是我实话实说了,郡主就放过我吗?”

    他满心以为卫安至少也会说些场面上的好听话,可是没料到卫安很直接的摇了摇头,几乎没有什么犹豫就直接说:“你自己心里也清楚,这是不能的,人总要为自己做错的事付出代价,你当初敢朝宝哥儿下手的那一刻起就该想到的,我们不可能会放过你。可是这不放过,也有程度的轻重,你若是负隅顽抗,想要一力承担这后果,那不必说,你跟你老娘肯定是都活不了的,而要是你能供出背后的人,那你充其量也就是从犯,你应当清楚这从犯和主使之间的区别吧?”

    施太医当然清楚,他吞咽了一口口水,觉得自己已经紧张得口舌发干,喉咙冒烟,看着卫安很久才慢慢的往后退了退,似乎还在思索和犹豫。

    郑王就冷淡的笑了一声:“这还有什么好说的,让他去刑部,他不怕死,那就让他尝尝那些刑罚,等他都过了一遍,他要是还能囫囵活着不开口,那本王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可是进了刑部还被特别关照的人,哪里还可能会撑得住呢,要么就是死了,要么就是招了,施太医紧张又害怕,终于还是开口说:“不不不,我说我说!”

    郑王和卫安对视了一眼,看着田伯拉来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抬着下巴问他:“你说罢,我听着,若是真的,我也不会骗你,该不杀就不杀,该不连累你娘,就不会连累你娘。”

    施太医垂下头,挣扎了好一会儿,他也知道要是说出来,自己也没什么好结果,可是他这个人太惜命了,从小活的不容易,就更是怕死,没什么比性命更重要的,说了至少能不死,可是不说,那就是现在就死了,这笔帐,他稍微算一下就算出来了,抿了抿唇,冲着郑王和卫安说:“是是董大人找的我。”

    董大人,卫安立即反应过来:“哪个董大人?”

    郑王也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觉得没什么印象,很奇怪的看着施太医,等着他说出全名来。

    施太医语气很低沉沮丧,见卫安追问,就补充说:“是就是董成器董大人是他让我这么做的,其他的事我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