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四十八·挑衅-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四十八·挑衅

    他油盐不进,王推官见屋子里的气氛有些僵硬了,便上前狠狠踹了他一脚:“老实些!别在这里装死,我跟你说,别以为自己骨头很硬,这不过才第一天,你才领略了多少?以后多的是你好受的!”

    他说的是真话,顺天府大牢里头多的是折磨人的法子,虽然没有锦衣卫他们那边听起来叫人闻风丧胆,可是却也很能唬人的。

    董成器啧了一声,终于艰难的说了第一句话:“你着急什么?你也威风不了多久了。”

    王推官嗤笑了一句,根本不把他说的话放在心里:“我是不是威风,威风多久跟你也没什么关系,再说您有这个关心我的功夫,还不如担心担心您自己吧,啧啧,这行刑的滋味不好受吧?依我说,到底是个什么事,您跟王爷和郡主说了实话不就得了?也省的以后再受更多苦不是?命是好东西啊…”

    董成器两个眼珠子动也不动的盯着他,把他说的话全部当成是放屁,等王推官说的几乎口干舌燥了,才冷冷的笑了一声:“不必废话了,到底是要杀要剐,给个痛快就是。”

    “痛快?”卫安冷淡至极的看着眼前的人,很不客气的率先问出声:“你做了这么多坏事,自以为还能得到一个痛快吗?”

    董成器不说话了,吐出一口血沫子,才不屑的抬头挑衅的问:“不然呢,不给个痛快的话,郡主打算怎么样我?”

    “听说你刚来的时候打算过咬舌自尽?”卫安不答反问,见董成器面不改色,一副随时准备引颈就戮大义凌然的样子,便觉得倒胃口,立即便转身吩咐王推官:“去准备一副烧红的烙铁来,既然董大人想死,那就成全他,不必烫别的地方,他不是说不要命了吗?那就烫舌头好了,若是这样董大人还不死的话,我记得,当初董大人不是曾做过一件事吗?他用热油灌进人的喉咙,来试探人到底会不会死,不如你也原样给董大人来一碗滚烫的热油吧。”

    王推官听的有些傻眼,他是知道眼前的小姑娘不好对付的,当初对付彭采臣的那些手段就一件一件拎出来都叫人咋舌,可是现在她说出来的法子还是叫他忍不住吃惊,有些为难的回头去看郑王和谢良成。

    可是眼前的两个人却谁也没有表现出什么不对来,尤其是谢良成,卫安的话音刚落,他便开始催促了:“推官别觉得为难啊,这样的人对着世子这样的稚子尚且能下手,还能称之为人吗?再说了,我们也不是没给过他机会,既然他都说了宁死就不说了,那就全当他是用命来赎罪了。”

    论理这当然是不行的,可是王推官知道这就不是能论理的事儿,说实话,就算是把董成器给折腾死了,也不会有人说什么的。

    开玩笑吗,这是真的朝着郑王唯一的儿子下死手了,郑王做出多过分的事来,大家都会觉得理所当然的。

    他抖了抖肩膀,见董成器还是傲然的闭着眼睛当没听见,便急忙冲着卫安欠了欠身出去了,不一时他又进来,果然是真的带了人把卫安要的东西都拿齐了。

    卫安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并没有丝毫迟疑,对着王推官抬了抬下巴:“既然东西都准备好了,也别叫董大人等的太久了,动手吧。”

    王推官皱着眉头有些迟疑,虽然他也算得上是见过世面了,可是这往人嘴巴里倒热油的事,他还真的没亲手做过,想一想也太伤阴德了,他有些发怵。

    董成器见状就冷笑了一声,他就说这些人不过是表面上装的厉害罢了,其实没有什么本事。想奈何他?还早着呢,这些人还嫩的很,他根本就不怕。

    不仅不怕,他还啧了一声,不忘嘲讽卫安几句:“郡主,看见了吗?这可是伤阴德的事儿,你瞧瞧,谁敢替你做事?这但凡是女孩子,就开不了口说出这些话来,谁不知道您是金尊玉贵的郡主啊,行事这样狠毒狠辣,以后怕是…”

    他不怀好意的微笑起来,肆无忌惮的打量卫安:“怕是不得善终啊!”

    不得善终,他竟然也有脸说出这样的话,一个拿大人没有办法,便朝着小孩子撒气,对小孩子下狠手的人,竟然也能说出处事狠辣以后会遭报应的话来。

    谢良成听的恼怒不已,上前便要动手,还是卫安拦住了她,她是真的觉得好笑,因而便轻笑出声:“报应?不得好死?”

    她微笑着拿起那个已经烧红了的烙铁,打量着上头红通通冒着火星的铁块,很是悠然自得的哦了一声:“说起来,行事狠辣的确是会遭报应的,可是凡事都讲究个因果吧?若是你们不来招惹我们,如果你们不是先不择手段,谁也不是疯了,就非得无缘无故的报复你们,董大人是明白人,应该知道举头三尺有神明的道理,我这个人呢,的确信鬼神,也敬神佛,所以我做了什么,我也认,就算是将来要下油锅,我也不怕。”

    董成器嗤了一声,不屑一顾。

    卫安便歪着头看着他,声音如同细细的绷着的琴弦:“还有一句话我也要告诉大人,伤不伤阴德的,我不在乎,我只知道,我弟弟被你们害的生不如死,如果没有人为这件事付出代价,那我就只能把所有有关的人全都折腾一遍,你是不是以为我不敢?”

    那块烧红了的烙铁已经到了跟前,可是董成器根本就没放在眼里,他半点也不怕,这些娇滴滴的小姑娘们,哪里见过什么别人受刑呢?到时候一点血腥只怕都要把她们给吓得晕过去,卫安现在是嘴巴硬,可是待会儿但凡是她真的亲自动了手,只怕以后一辈子都要做恶梦了。

    他抹了一把嘴,露出想笑的表情:“我真是被郡主说的有些怕了呢……”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他之后的话就全都咽进了喉咙里,不可抑止的发出了惨叫声卫安真的动手了,她真的将烧红的烙铁直接印在了他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