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五十章·牵扯-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五十章·牵扯

    王推官很上道,问清楚了徐家的管事姓甚名谁,便去禀报知府大人了,顺天府知府也是个明白人,谋害宗室是个什么样的罪名,现在苦主告上门来,又已经有了人证物证,那当然是再大的官都得去抓了,再说还不是抓徐家的主子,不过是抓个奴才罢了,他立即就准了,叫王推官亲自带人去。

    又跟郑王表了自己的意思:“这些人竟然在世子头上行此下作之事,不必王爷说,既然事情是发生在天子脚下的,便是下官的职责,下官一定审问清楚,还王爷一个公道!”

    郑王跟他说了几句,领着卫安出了门,便冲谢良成道:“这些天辛苦你了,这次的事也要多谢你,你既是安安认下的义兄,便也是我们王府的亲戚了,若是有事,只管来找我。”

    谢良成笑着应是,他已经为了王府的事耽误了好几天,也该回凤凰台去理事了,闻言便和卫安告辞,想了想又轻声跟卫安说:“安安,还有件事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侯爷已经几天没有消息了……论理八月初二是你们的婚期,他不管怎么样都该赶回来的,可是到现在,距离八月初二也就只有十天不到了,他却还是并没有音讯,这未免有些奇怪……”

    之前卫安就听郑王和卫老太太说起过这回沈琛去房山的差事办的不怎么顺利,她也一直疑心是出了什么事,可是后来她因为宝哥儿的事去信给过沈琛,沈琛也回信了,她便并没有太放在心里,而后来宝哥儿的病情加重,到她开始起疑心宝哥儿并不是病了,而是被人所害,她忙着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竟也忘了去算沈琛的归期。

    她忍不住心里惊跳了一下,一时之间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还是谢良成看她面色不对,急忙安慰她:“说不定也没什么事,我回去便让人去查查,按理来说,若是没事,他一定会送信给凤凰台的,还有许多事等着他来拿主意的。”

    卫安没有说话,沉默的点了点头,上了马车便靠在软枕上,只觉得头晕脑胀。

    等回了郑王府的时候,老大夫已经准备要走了,见了卫安便跟她说宝哥儿的病情:“施太医虽然心性坏了,可是毕竟事情是他弄出来的,他也的确是有几分本事,对这个病有些心得,现在世子的病情已经缓解了许多了,听他的意思,应当是能恢复八成,若真是这样,那也算得上是将功折罪了。”

    卫安见他神情疲倦,知道他最近也是累的狠了,谢过了他,让他回去好好休息,自己便去看宝哥儿。

    宝哥儿已经好了许多,也比前些天有精神多了,坐在床头正笑着模仿奶娘吹药的动作,手里正握着一只木偶娃娃不肯放手,见了卫安来,他口齿清晰的叫了一声姐姐,便要朝着她扑过来。

    卫安急忙张开手将他抱了个满怀,抱在怀里觉得他轻了许多,便忍不住又一阵难过,拍了拍他的头逗他:“咱们宝哥儿今天听话不听话啊?”

    宝哥儿也不知道听不听的懂,笑眯眯的啊啊啊的回应她,奶娘在旁边也笑起来:“还听话呢,这药已经热过两次了,也不肯喝,就这么折磨人。”

    话是这么说,面上却是带笑的,宝哥儿能好起来,对于这些人都是意外之喜,他们哪里还顾得上他闹脾气。

    卫安也笑了笑,接过药碗来喂宝哥儿吃药。

    宝哥儿见是她来喂,便很给面子的张开了嘴,可等到尝到药是苦的,便开始皱起眉头来挥着小手把药往外推。

    卫安便耐心的哄他,好容易把药都给喂得差不多了,郑王妃也来了,见药已经喝完了,便忍不住舒了口气:“这孩子真是,也是这些天吃的苦药太多了,怎么哄都不肯喝药,幸好是你来了,不然我还得为这个头疼半天。”

    知道了宝哥儿的病因,也把卫安这些天为宝哥儿做的事看在眼里,郑王妃心里很有几分内疚,她不是大奸大恶的人,之前也是被嫉妒冲昏了头脑,现在看着卫安,迟疑了一会儿还是跟卫安赔了不是。

    卫安也没有说什么,她本来就不指望郑王妃能真的把她当成亲生女儿对待,再说了,遇上这种事,心里没有一点疙瘩那也是不可能的,彼此之间都称不上什么对错,不过是立场不同罢了。

    她摇了摇头,想了想还是把明鱼幼的事情说了,很诚恳的跟郑王妃解释:“王妃,我没有故意跟您做对的意思……父王也没有,只是……有些事毕竟曾经发生过,她跟父王毕竟是结发夫妻,情分不同,父王不能忘记她除了证明父王情深意重,也证明不了什么,至于您和宝哥儿,父王也对你们是有情义的……”

    “我都知道。”郑王妃笑了一声,知道卫安的意思,摆了摆手看了宝哥儿一眼:“从前都糊涂罢了,说实话,我是嫉妒前王妃罢了,而出了宝哥儿的事情之后,我便知道我在意的这些,还有我生气的那些东西实在是太无谓了。真是好日子过的久了,所以生出痴妄来,只要宝哥儿和王爷好好的,一家子人都在一起,比什么都重要……人只有经历过了生死,才知道那些闲气有多可笑,前王妃原本便是王爷的原配,他不去祭拜那才真是说明王爷他薄情,我才更该担心自己才是,这回宝哥儿出事,王爷的焦急我也看在眼里,说实话,我没什么好争的了,我只希望宝哥儿能健康长大,别无所求。”

    卫安反倒真的没什么好说的了,听见郑王妃这么说,抱着宝哥儿摸了摸他的头,声音虽轻却很坚定的道:“是,王妃说的是,宝哥儿一定会健健康康的长大的,他一定会的。”

    心结解开,郑王妃便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了,握着卫安的手迟疑了片刻便告诉她之前在酒楼遇见过临江王妃的事:“我犹豫了许久还是想告诉你,你这个婆婆怕是不好伺候,虽然她表面上什么都没说,可我后来仔细回想,总觉得她是话里有话,如果宝哥儿真的出了事……我是一定会因为她说的那些话而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