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五十二·惩罚-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五十二·惩罚

    卫安垂下头,把之后她给董成器上刑把董成器招供出了徐家的事说了:“董成器不傻,我也知道这件事肯定是跟临江王妃脱不了关系的,可是他不说,这也能理解-----就算是招供出了徐家,徐家也未必跟拉出临江王妃来的。”

    这里头的门道多着呢,徐安英是个聪明人,不说徐家是真的参与了出了人,哪怕是这件事完全是临江王妃所为,董成器指名道姓的把他们给供出来,他们也不可能还去攀扯临江王妃。

    要知道,勾结王妃是犯了临江王的大忌,他们不怕卫家和郑王报复,却害怕临江王一开始就把他们打上佞臣企图结党的标签,否则一旦被临江王知道,他们徐家的前程这才是真的彻底毁了。

    没有人是蠢的,徐安英是会算账的。

    卫老太太若有所思,片刻后不由得便冷笑:“徐家竟然真的也还跟临江王妃有牵连,并且充当临江王妃的打手,可是这次的事就算是能让徐家放血,那临江王妃呢?”

    有些人不吃些教训,是不会记着分寸的,而临江王妃不必说,她是那种就算是吃了教训都不记得分寸的人。

    这样的人是最惹人厌恶的,每次出事的时候认错无比干脆,求饶也总是显得诚心诚意,可是一旦等到风头过去,就总是又会贼心不死。

    她摸了摸卫安的头,见卫安低着头不说话,便长叹了一口气:“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总不能每次都这样等着人家的刀都架在脖子上了才反抗,何况这次的事,我看又不会扯到她身上,她以后只会更跋扈的。”

    总要想个法子,她低着头看着自己手腕上的镯子,许久没有说话,良久才劝卫安先回去休息:“我知道你,最近肯定是连个整觉也没有睡过,你先回去睡一觉,有什么事,都等你睡醒了再说,要是王府那边有什么消息,我会叫人去叫你的。”

    卫安也的确有些支撑不住了,和汪嬷嬷一起回了自己的院子。

    等到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了,玉清扶着她起来,见她还是怔怔的出身,便让人去泡了茶上来:“还是这阵子休息不好,以至于精神不济,姑娘先喝口茶醒醒神吧。”

    卫安也不过是片刻之后就恢复过来了,喝了茶拿手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还一面去问玉清:“王府那边有消息传过来吗?”

    玉清蹲下来替她穿鞋子,嗯了一声连声音都显得轻快了几分:“老太太屋里的翡翠姐姐之前还来了呢,说是等姑娘您醒了,就请您过去,说是之前田婶来过了,老太太有话要跟您说。”

    田婶已经来过了?可是明明才审问了董成器,就算是顺天府的动作快,也不能立即就让徐家妥协给人吧?

    她有些不解,却还是换了衣裳便立即赶往了老太太的院子。

    老太太正和三夫人说话,见了她来便免了她的礼,只是道:“怎么这样快便醒了,我还以为你要多睡一会儿的。”

    三夫人也忍不住附和:“可不是,忙碌了这一阵看你脸色都不大好,还是要好好休息才是,女孩子家”

    卫安谢过她的好意,才知道她是来跟卫老太太说起婚事来的,不由得便睁大了眼睛。

    三夫人看了她一眼,迟疑了片刻还是没有瞒她,低声道:“宫里如今已经派了嬷嬷来,说是教导规矩的可这之前已经被侯爷否决过了,侯爷说一切礼数都不必太繁琐,他信得过咱们家的家教,现在却来了个嬷嬷,我看”

    她的担心也没错,卫老太太挑眉冷笑:“这还用说么?肯定之前安安审问董成器的事被宣扬出去了,只是审问到时候在现场的人不多,郑王和阿成不必说,这不是会多口舌的,王推官也是阿琛的好友,更不可能行此事,那泄露的会谁?把这件事说出去,叫天下人都知道安安敢亲自对犯人动刑,叫人都觉得她狠辣,想这么做的人会是谁?”

    三夫人看着卫安,忍不住便道:“也欺人太甚了些,对一个孩子下手,还不许人还手了不成?再说了那些男人动刑就没的说,女的来做便要被人指指点点。”

    可惜说这些也并没什么用处,卫老太太扬手示意她不必再多说,对着卫安道:“安安,你父王之前已经送了信过来,他已经进宫去求圣上给公道了,这件事想必是小不了的,徐家少不得有的苦头吃了。”徐安英毕竟是老狐狸了,他要是想要推脱责任,多的是说法,怎么这回隆庆帝还会这么疾言厉色的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斥责他?

    要知道,这样的斥责可不是平常的训斥那么简单,一般人要是要脸皮的,那就得上请罪折子乃至是告老的折子了。

    三老爷摸了摸自己的胡子,也是一肚子的鸟气没处发,这个时候终于觉得出了一口气神清气爽,就很得意的哼了一声才道:“母亲不知道,王爷说,徐家的那个管事大逆不道,不仅敢出面勾结施太医企图谋害宗室,而且还刻意拿六皇子做筏子,指责沈琛将药给了六皇子”

    现在唯一的那点骨血被隆庆帝看的跟心肝宝贝也没有什么分别,郑王也学的聪明了,竟然知道从什么地方入手能叫隆庆帝更加的生气。

    宝哥儿再尊贵,在隆庆帝的心里那也是地位有限,隆庆帝不会愿意为了他就得罪一个跟了自己这么多年,以后还可能护着自己的儿子的老臣翻脸,可是如果那个老臣为了巴结新的要上位的那位,就开始对现在的主子不恭敬的话

    那很多事就又得另说了。

    现在炉灶都还没有另起呢,茶水还未凉,人就要走了,岂不是太凉薄了一些?他尚且还在位,这些人便敢拿着他的儿子当作算计人的筹码,要是等到他什么都不是了,那他的六皇子岂不是要被这些人埋汰死?

    别的倒是都能忍受,可是这件事,隆庆帝是断然无法忍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