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六十章·阴郁-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六十章·阴郁

    郑王府这边其乐融融,郑王妃因为郑王说的这话而越发的高兴,倒不是她真的不想宝哥儿懂规矩,而是郑王的态度就让人觉得踏实,他是重视这个儿子的,这才是叫她真正开心的地方。

    因为这个,她对于卫安便看的更加顺眼了一些,虽然有些隔阂已经造成很难弥补了,可是有句话不是叫做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么?

    总归以后还是要相处的,两边彼此能和和气气的便好了。

    因此她便急忙又笑起来说:“虽然是这么说,可是怎么能抓姐姐的头发?他还小,不懂事呢,现在纵着他,他以后就觉得这样是应当的了。”又笑着看了卫安一眼说:“到时候安安是不在意,可是只怕阿琛不饶他。”

    郑王大笑起来,将宝哥儿举过头顶,逗得宝哥儿笑的开心的很:“他敢!我瞧瞧他有几个胆子。”

    远在皇宫里的气愤却没有那么好了,沈琛这回回来,隆庆帝先迫不及待的问了他那位老神仙张真人的伤情,很气愤的道:“从前看着徐家倒不错,徐安英勤勤恳恳,政事上头也算得上是用心了,可是没料到临老在儿女教养上头却这么不堪,都教出了些什么东西?!”

    沈琛立着没动,说到底,隆庆帝生气不是因为徐安英算计人的手段不堪,真正叫他恼怒的,是因为徐安英的儿子得罪了张真人,弄得原本有些眉目的那些神药没有了罢了。

    隆庆帝虽然之前听沈琛说过,这个药再也配不出来,可是内心里却始终是存了希望的,他用了这个药以后身体恢复了极多,晚上再也不必每晚起来七八次,因此对于这个药极为推崇,一直都在催着沈琛去寻找张真人。

    没有人不喜欢长寿,更没人会嫌自己命太长,隆庆帝表现出来的对于这神药的渴望早就已经让沈琛意识到了威胁。

    这个药是真的配不出来了,可是他看隆庆帝几乎想要下旨搜寻张真人的踪迹的时候就知道,隆庆帝是绝不可能放弃这个神药的,他不会相信配不出来这种话,像他说的,张真人要什么药,只管说,他自然会下旨去寻,不信寻不到,只要张真人能配的出来就行。

    沈琛拒绝过的,可是隆庆帝却少见的发了怒,他便知道,这个事情又是一桩麻烦。

    他正在发愁怎么才能打消隆庆帝的这个念头又不伤和气张真人早就说过了,许多事都是有定数的,私自给这样的药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事,是不可能再给配的,可是隆庆帝偏偏又品尝到了好处,催逼得越发的急,要是处理不好,那隆庆帝还真的可能趁着这最后的一段时间把他们给弄的灰头土脸。

    谁知道瞌睡就送了枕头,他为了躲避隆庆帝咄咄逼人的催逼去了房山,没想到后来林三少查到了这回宝哥儿的事是徐家的手笔,他便立即想到了这个祸水东引的法子。

    果然,知道了徐大老爷弄伤了张真人之后,一直对这件事都装聋作哑的隆庆帝立时就变得恼羞成怒了起来,气急败坏的大骂了徐安英一通不说,连杀了徐大老爷的心都有了,连夜让地方官员将徐大老爷押解进京。

    现在隆庆帝看着沈琛,面上很是期待:“阿琛,你多替朕劝劝张真人,这些不识好歹的东西,朕一定会好好收拾他们,好叫他们知道知道厉害,你叫张真人千万别跟这些蠢货一般计较,好好的养伤,若是有什么需要的,只管开口就是了。”

    沈琛的眼神一瞬之间就有些复杂,他哪里没有察觉到隆庆帝的用心,这个药真的是给错了,现在隆庆帝已经起了心,事情就难办了。

    他知道临江王为了这一天已经等了多久,要是事情真的再因为隆庆帝的心意而起变化,那一场干戈恐怕是免不了的

    他应了一声是,很是忧心的摇头道:“只是,张真人病的极重”他见隆庆帝显然情绪又更暴躁了一些,顿了顿才接着把之前的话给说完:“恐怕是不好了。”

    隆庆帝没料到已经病的重到了这个地步,立即便质问道:“怎么会病的这么重!?不是说只是砸了一下头吗?!那帮太医瞧了没有?!”

    沈琛有些腻味,隆庆帝为了自己的药,已经派了三哥太医奔赴徐家老家,专门去给张真人看病,随同的还有十名锦衣卫。

    这根本就不是去瞧病的,而是去逮着时机就抓人的。

    他叹了口气,道:“正好砸中的就是头,出了许多血,听说当天就已经伤的人事不省了,过了好些天才醒了,现在还不能说话这两天我也没收到消息,不知道怎么样了,可是料想情况也不是太好”

    隆庆帝越发的气怒:“这帮混球!真是该杀!”

    徐家犯了他的大忌,如今又动了不能动的人,对于隆庆帝来说,徐安英还能值得留一留,可是徐大老爷就真的是死不足惜了。

    基调已经定了下来,沈琛也就不担心之后的处置了,他跟隆庆帝又禀报了这次房山的进展,唐三同如今已经进京入了刑部大牢了。

    隆庆帝没心思管这摊子事,事实上他只关心自己的药还能不能配得到。

    谁不想活的长长久久的啊?这泼天的富贵是他的,只要他能活着,就没别人的份,人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的,当时真的命不久矣的时候,总是替自己替别人都把后路想的很齐全了,可是等到事情一有转机,人的劣根性就显现出来了,他们总是不喜欢付出太多代价的。

    他现在就不是那么想把这个位子让给别人了,但凡是他能多活十年,这个位子就还是他的,还是他的子孙的。如果能给自己人的话,为什么要给别人呢?

    这里头的相差可是天差地别的大啊。

    他很是敷衍的摆了摆手,示意沈琛自己已经知道了,见沈琛皱着眉头很低落的样子,这才想起来之前郑王府出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