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六十一·怀疑-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六十一·怀疑

    他倒是忘了,郑王府可是沈琛的岳家,而沈琛对卫安是十分上心的,为了卫安可算是什么都能做的了,郑王的面子可以不给,可是沈琛的情绪却不能不顾,他咳嗽了一声,主动说起了这回宝哥儿被人算计的事:“这件事也是徐家闹出来的幺蛾子,真是什么事都被他们家给赶上了!都养了些什么妖魔鬼怪,这件事朕一定会替你岳父作主的,已经交由锦衣卫去审了,到时候若真是审出来跟徐安英有牵扯,你放心,就是他,朕也不给面子!”

    沈琛便很感激的说了一番感谢的话,见隆庆帝还是留着自己不叫走,便委婉的提醒他:“圣上,过些天就是臣的婚期了”

    隆庆帝这才醒悟过来,人家论理来说早该在家操办婚礼了,是他自己答应了让他们在平西侯府成婚,后来又改了主意让他们回临江王府去的,现在又让沈琛去房山离开了这么好一阵子,的确该叫人家回去准备准备了。

    他想起这茬儿来,便神情微妙的笑了笑,抬手在沈琛肩膀上拍了拍:“阿琛,提起这件事,朕倒是想起来了,你未来媳妇儿,可也是个不好相处的啊,将来只怕婆媳之间”

    这也是隆庆帝之前为了磋磨沈琛,逼着沈琛去给他弄张真人配的药所以做的决定,现在又旧事重提,意思就是要沈琛自己上心,那个神药,他还是要的。

    沈琛也很上道:“圣上,您既然知道,可千万就别叫我们一直在临江王府住了,您是知道的,我跟王妃关系不怎么好,既然关系不好,王妃连我都尚且厌烦,何况是我的媳妇儿呢?”

    “你既然知道,那还不快些讨好讨好你舅舅?要知道,你舅舅可比你父王靠的住的多了!”隆庆帝笑了一声,玩笑似地敲了沈琛一个栗子:“你舅舅从小就疼你。”

    他嘴里的舅舅自然指的是他自己,他是在隐晦的提醒沈琛,要是能找到张真人配药,他能多活些年,对沈琛的好处比临江王上位要多的多。

    这说不得也不是假话,要知道,临江王妃可是出了名的难伺候,对沈琛和卫安也是很厌恶的,隆庆帝很有自信,觉得沈琛应该看得清楚形势。

    打了一个巴掌,自然也该给个甜枣,隆庆帝又笑道:“对了,淑妃说看着寿宁长大,对她很是喜欢,她出嫁,也该有点表示,因此打算给她一对白玉如意来压箱,作为头一抬嫁妆。”

    现在中空空悬,林淑妃就是后宫事实上的主人,她赏赐的东西意义是非凡的,得她的青睐,不管是谁总得跟着看看风向。

    这又是示好的意思了,沈琛面上露出感激的神色来,急忙俯下身去拱了拱手:“多谢圣上。”

    “跟你舅舅客气什么?”隆庆帝笑着摆了摆手:“只要你能好好的,朕什么都是舍得给你的。”

    等到出了宫门,扑面而来的热气便叫沈琛忍不住为之一滞,过了片刻才反应过来,闭了闭眼睛忍住眩晕,朝着雪松招了招手。

    雪松飞快的就过来了,见沈琛神情不虞,知道恐怕是进展不大顺利,便问他:“侯爷,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沈琛摇了摇头,看了他一眼,吩咐他:“你先去郑王府一趟,跟王爷说一声,我要晚些再过去了。请郡主稍微等我一等。”

    他得先去临江王府一趟。

    雪松很少见沈琛露出这副表情来,知道事情不好,也不废话,应了是以后转身便走了,沈琛就领着汉帛先回临江王府。

    汉帛自然也看出沈琛心情不好了,他是个机灵的,想了想就把玉清的事情跟沈琛说了,他每次说起关于卫安的事的时候,沈琛总是会格外关注一点儿的。

    果然这回也一样,听说了玉清拒婚的原因,沈琛就挑了挑眉,从沉思中回过神来,重新又问了一遍:“你刚才说,玉清的哥哥好赌,所以滥赌还想卖了玉清?”

    汉帛提起这件事便很是气怒,天底下竟然还有这样的兄长,完全只将妹妹当成是来钱的路子,根本不管她的死活,竟然连这样的事都做的出来,他忍不住愤愤,哼了一声就道:“可不是,还逼着玉清不叫她告诉郡主,生怕她坏了好事,这样的败类!”

    虽然是大舅子,可是汉帛在沈琛跟前还是没忍住骂了一通,恼怒的道:“他这样的,以后也不会改好的,郡主说让他去庄子里呆着,只怕也不那么管用,这种人哪里知道错呢?”

    “玉清的这个哥哥”沈琛想了想,见汉帛回过头来,便道:“你去查一查,看看他去的是哪个赌坊,欠了多少银子,既然安安给他填坑,那也应当是有记录的,看看这笔银子是落入哪一家了,再看看他平常还和什么人往来。”

    汉帛有些呆滞的啊了一声,不知道沈琛怎么这么上心,挠了挠头:“侯爷,不用了罢?郡主都已经处置过了,这样的人,您为了我费事儿查他干嘛?我知道玉清顾念旧情,大不了以后就常常给些银子就是了。”

    “不是银子的事儿。”沈琛想起那封流落出去的书信,总觉得心里隐隐不安,好似漏掉了什么东西,可是要他立即就说出这股不对劲到底是不对劲在哪里,他又说不出来,不免皱起眉头道:“你去查一查,看看有没有什么特殊的人与他接触。我总觉得这件事未必有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简单,只怕还有别的咱们不知道的事。”

    沈琛说的这么郑重其事,汉帛便一下子就知道了事情怕是不对了,玉清是卫安的贴身大丫头,而她哥哥会不会通过玉清想对卫安怎么样?

    想到这里,他便忍不住抖了抖,心里无端生出了一股担忧来。

    如果真的是玉清的哥哥别有所图,对卫安有了不好的心思,那沈琛是绝不会放过他的,到时候玉清呢?

    玉清偏偏又十分看重这个哥哥,为了他都宁愿再把自己卖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