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六十二·口舌-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六十二·口舌

    他心里忧心忡忡的,很怕玉清的哥哥真的不长眼跟了不该跟的人做了不该做的事,可是他也更担心沈琛的担忧成真,卫安会受到什么影响,因此丝毫没有耽误,就先去找了林跃。

    他知道现在林跃是卫安跟前的红人,很多事卫安不便出面,便都经由他去通知赵期和何斌他们的。

    林跃原本还没什么功夫,听说是他才出来见他,笑道:“今天是刮了什么风,把你给吹到我这儿来了?平常请你可难请的很呢。”

    他们俩都知道卫安现在有让玉清认蓝禾父母做干亲的意思,彼此之间既然可能成为连襟,便又更亲近了一些,林跃扬了扬下巴:“有什么事快说罢,你不知道,我最近忙的脚不沾地,郡主的床已经打好了,我得给瞧瞧去,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要修改的地方,这眼看着可立即就得把床给抬到侯府去了”

    汉帛就啧了一声,坐了下来笑了他一番,才说了自己此行的目的:“你知道玉清的哥哥的事儿罢?我有些事情想要跟你打听。”

    林跃当然知道,他嗯了一声:“我知道啊,这事情还是郡主吩咐我去处理的,怎么了?”

    “他欠了多少银子?”汉帛看着他给自己倒茶,摇了摇手示意不必弄这些,很冷静的问:“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林跃有些吃惊:“你怎么问起这个?不会是侯爷要问的罢?”

    这件事之前就已经了了,林跃也去告诉过汉帛的,汉帛当时知道了缘由之后也送过一些银子来,说是要给玉清的哥哥还钱,可是被卫安拒绝了,卫安说现在玉清既然还没出嫁,她的事便该由她这个做主子的来作主,用不着汉帛的钱。

    现在事情都已经解决了,汉帛又来问起来,还问的是这个,林跃就有些不明白的皱起眉头来:“欠了一万多两罢,郡主已经让我去给他都还上了,现在已经没什么欠账了,他惹上的是北边那一片的人,开的都是地下赌场,见不得人的,只能用银子填上这个窟窿,不然那些人可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杀人放火这种事儿,说不得也是做得出来的。”

    汉帛面上的表情就更难看了,一个下人,去赌竟然就敢输掉一万两银子,而且之前玉清的银子几乎都拿回去补贴他了。

    他看着林跃就问:“郡主没让你好好查查这里头的事吗?他不过就是个当差的下人,在府里也不算什么有头有脸的,那帮人既然不是善男信女,怎么笃定他能拿得出银子来不怕他赖账?不会是有人故意算计他,设了陷阱给他挑的罢?”

    汉帛问的这么明显,林跃就更清楚他的意思了,立即便道:“还真叫你给问上了,郡主的确是让我去查这件事,怕是背后有人算计,可是我严查了这么些天下来,并没有发现他交往的人中有什么可疑的,而据他自己说,是他自己跟赌场的人说的,他有亲妹子在郡主身边当贴身丫头,极得脸面的,多少银子都还得起,人家才把银子借给他的。”

    汉帛将信将疑,私底下还是去了一趟玉清家里。

    原本玉清的月例不少,加上卫安给的那些补贴,其实玉清的哥嫂但凡是能立得住想好好过日子的话,家里是一定不会差的,可是只要一看这家里到处都散着乱着的样子,汉帛就知道玉清哥嫂的为人了。

    他去的时候,家里的门正敞着,里头隐隐传来细碎的叫骂声,他往里头去了一趟,才发现是玉清的嫂子在骂玉清的哥哥没出息,没个男人样子,连妹妹都拿捏不住,竟然让到手的白花花因子跑了。

    看起来他们并不因为账还清了就觉得庆幸,汉帛心里更有数了,退出来去了这一条街上住着的下人家里头,打听到了不少事。

    玉清的哥哥从前也赌的,可是却并不敢赌这么大的,完全就是小打小闹,也就是最近,才不知道怎么了,忽然张扬起来了。

    有一阵子,听说玉清哥哥赚了至少三千两银子,连买地和买小老婆的话都说出来了。

    别人或许还听不出什么门道来,林跃那种大管家的儿子,哪里知道这下面的脏的臭的,可是汉帛不同,他自来就跟着沈琛在这些复杂的地方打滚的,一听就听出了不对。

    先是赢后是输,引着人一步一步的堕入陷阱不可自拔,这不就是赌场里头那些人设局针对肥羊的专用手段吗?

    可是玉清的哥哥穷困潦倒,哪里值得人这么算计?

    他立即就意识到了不对,奔赴了之前林跃说过的那个赌场,这一查更觉得不对,因为之前算计了玉清哥哥的,引着玉清哥哥来赌的那个看场的,已经辞工不做了。

    他立即就觉出了这里头有太多的巧合,马上便要回去禀报沈琛。

    沈琛却还没有功夫见他,一回了王府,他就被临江王给叫到书房去了。

    这次的事别人不知道,可是临江王却是知道沈琛遇见了多少危险的,见了他回来,先就忍不住竖着眉毛冷冷的斥责了一声:“你还知道回来!”

    沈琛立即就跪下了。

    这次去之前,临江王就劝阻过他,不准他去,说是十分危险,那些军户们被压榨早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那些卫所的千户敢压榨他们那么狠,也不是最近的事,是早从先帝那时期就开始了的,吞了多少东西,里头牵扯着多少人,这里头的水深得简直不可想象,可是沈琛还是去了。

    还差点儿没命回来,临江王就少不得心里头发怒:“你要是出了什么事,你让我怎么跟你父亲母亲交代?这么多年,我把你养到这么大,难道就是让你去拿命涉险的吗?!”

    他气的狠了,连本王的自称也忘了。

    沈琛就老老实实的跪着磕了个头:“是我的错,父王还请息怒。”他说着又嬉皮笑脸的抬起头来:“可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么?说明这次的险冒得还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