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六十三·谁错-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六十三·谁错

    “还说!”临江王简直怒其不争,伸手猛地拍了一下沈琛的脑袋“你这么大的人了,我原本不该什么都管束着你,可是你为了一个女人,未免也太没有理智了,你自己看看你这半年来办的都是些什么事?!一桩一桩一件件的,我都替你觉得害臊!你父亲母亲虽然伉俪情深,可是你父亲也从来没有因为你母亲而耽误过自己的正事”

    “我不是为了卫安去的。”在临江王这里,沈琛自然要替卫安将关系给撇清,他看了临江王一眼,将隆庆帝催着他去找张真人的事情说了“圣上催逼的太紧了,我思来想去,唯有这个法子能暂时避开,好让我缓一缓再想出别的对策来。”

    “你骗得过我?!”临江王只是冷笑“说到底,为什么圣上会催逼你去弄什么神药?还不是因为你为了提早成亲,所以避开我呈上了那种神药,所以才让圣上重新又燃起了希望,改变了心意?”

    最近不仅沈琛的日子不好过,临江王的日子更是处于水深火热之中,隆庆帝有了希望,之前恨不得全部能让临江王代管的事,现在就觉得一件也不能让他多管了。

    这些时间,沈琛在房山经历腥风血雨的时候,临江王在京城也不是多好过。

    是以他心里对于沈琛这个行为还是有怒气的。

    沈琛自己心里也清楚,他停了一瞬没说话,过后才诚恳的叹了口气,对临江王道“这件事是我考虑不周了,没有料到人总是得陇望蜀的,我原本已经明确的告诉过了圣上,这药再也配不出第二**来了,可是没料到圣上的贪心过盛”

    大约还是之前隆庆帝表现得实在是太合作了,自己就把许多事给分给了临江王,身体又那么差,才会让人觉得他大约再也蹦达不起来。

    临江王哪里会真的跟沈琛生气,他哼了一声就叫沈琛站起来,冷着脸道“这还用奇怪什么?谁都是这样的,一旦事情到了最糟糕的时候,当然是从最坏的情况里头选择最有利的,而一旦事情顺遂心愿得成,就会把之前许过的那些承诺都给抛弃,这都是人之常情,我也早就料到了。”

    沈琛静默了一瞬没有说话,片刻后才道“可是这样一来,圣上只怕不会那么轻易放过您和我们家。”

    这些临江王都已经料想到了,他面色冷淡的哼了一声“这就由不得他了。”

    沈琛一惊,好不容易才兵不血刃的走到这一步,难道最后还是要起干戈吗?他忍不住低声道“父王,事情未必就到了这个地步”

    “你不必说了。”临江王挥了挥手,有些头痛似地“你这半个月不在京城,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圣上将事情都做到了这个地步了,简直要逼的人走投无路,事到如今,也唯有迎战罢了。”

    他对这个位子从来就是有野心的,也从来没有遮掩过这份野心,沈琛有些无话可说,许久之后才道“父王,我会尽力叫圣上打消这个念头的”

    临江王不置可否,反而说起了别的事来“这回郑王府的事儿我也听说了,你是怎么想的?”

    沈琛不知道临江王这话是什么意思,出了这样的事,徐家对于卫家的恶意简直是昭然若揭了,都到剑拔弩张的地步了,自然是你死我活,没有第二种选择,他哼了一声,并没有掩饰对徐家的怒意“圣上不是说交给林三少审了吗?这件事审出了是谁主使,那谋害宗室的罪过自然就在谁身上,郑王叔只有这一个儿子,那些人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把主意动到这样的幼儿身上,都是叫人难以忍受的,简直死有余辜。”

    这就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了,临江王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半响之后终于还是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道“你这么久没回来了,既然已经平安回来,郑王府里又出了这样的事,正好代表我去走一趟,看看孩子怎样了,顺便跟你郑王叔说一声,让他海涵,我最近实在是有些焦头烂额,走不开。”

    沈琛点点头,总觉得有什么不对,临江王的态度好像太模糊了,而且问过了他之后也没有再有别的表示

    可是他也知道这回神药的事情算是给临江王挖了个不小的坑,临江王应付起这些来都已经很吃力了,就也没再多想,可他也没有立即就走,站住了没动看着临江王说“父王,我想去看看王妃。”

    父王,王妃,其中的生疏和区别可见一斑。

    临江王从前是并没有什么意见的,可是这回却皱了皱眉头叹了口气“你也是该去给王妃请安,她从前再有不是,可是那也是从前的事了,最近为了操办你的婚事,也算的上是用心了,你快些去吧,那些难听的话就不要说了,从此以后一家人好好的,比什么都重要,我们总归是一家人。”

    这些话不是沈琛想听的,他终于知道是什么不对了,眉头便紧紧皱在一起,立在原地看了临江王一眼,声音拔高喊了一声父王。

    临江王看着他,仿佛也知道他的愤怒来自哪里,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阿琛,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你也要替阿吾想想,若是她出了事,那阿吾要如何自处呢?再说,你跟阿吾之间的情分从此以后又该怎么算?我知道有些事或许你们是受了委屈,可是阿琛,这个世上的事本来就不是非黑即白的。”

    沈琛没有再继续争辩,有些时候有些话不在恰当的时候说,那就没有什么意义,同样的,有些事在恰当的时候拿出来才是把柄,可是在别人心里早已经有了定论的时候,你再拿多少证据出来,他们也是不会看的。

    他定在原地安静了半响,想了很多东西,却最终还是只是笑了一声,过了一会儿,才打破了沉默低低的应了一声是,转身退了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