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六十七·背叛-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六十七·背叛

    吟霜深吸了一口气,仿佛是很紧张似地,吞了一口口水,才带着些结巴的告诉沈琛“我我是王妃身边的大丫头,曾经,曾经王妃吩咐秦妈妈去找过徐家的管家”

    沈琛站住了脚,看了看回廊尽头,皱起眉头阻止了她“你跟我来。”

    吟霜见他说完了便往前走,急忙站了起来小跑着跟在他后头,一路到了沈琛之前居住的跨院,现在准备给沈琛办婚礼,到处都装点得很是喜庆大气的院子,低垂着头站在一边。

    沈琛早已经叫人将院子里的人都遣走了,单独叫了吟霜进屋,蹙着眉头看着她深思了片刻,才问她“你刚才说,听见王妃吩咐秦妈妈去找徐家的管家?找徐家的管家做什么?”

    吟霜揪着自己的衣摆很有些不安,踌躇着没有动作,直到看见沈琛皱起眉头仿佛很不耐的样子,才低下头以微弱的声音道“听见王妃叫徐妈妈使人去告诉徐家的管家,说是说是让徐家的管家跟施太医透露,说是您手里有神药,让他告诉王妃他们知道,让王妃去找您要这个神药来给世子治病”

    她说话的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侯爷,我”她有些艰难的跪在地上朝着沈琛磕头“你救救我,王妃要是知道了,一定会杀了我的!”

    沈琛的表情并没有因为她的哭泣就有变化,他坐在原地看了一会儿,才忽然发问“你为什么来告诉我这些?”

    吟霜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却还是尽量在沈琛的审视之下硬着头皮解释“王妃王妃让我”她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沈琛一眼,似乎非常难以开口,却还是闭上眼睛道“王妃让我当您的通房”

    沈琛若有所悟,看着吟霜问“你不愿意?”

    “不是!”吟霜如同是被惊了的兔子,立即摇头“只是我知道您对郡主一往情深,王妃让我去,也不是真的叫我做通房我不想”

    “我知道了。”沈琛站起来看着她“你出来的事,想必王妃已经发现了,肯定会起疑心的,你不必回去了,就在这里等着我的消息吧。”

    吟霜松了口气,等到沈琛已经看不见身影了,才觉得自己重新活了过来,刚才那番话也不知道沈琛信了多少,她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了瑜侧妃,瑜侧妃却让她来告诉沈琛,并且还告诉她,若是沈琛问起原因,就说是临江王妃打算把她给沈琛做通房,她原本很担心沈琛会带着她去质问临江王妃,可是现在看起来,沈琛并没有这个打算,那就好了,她重重的松了口气。

    临江王妃的性格喜怒不定,而且根本没有重视过她,她留在王妃身边也没有什么好结果,常常换来的都是一顿打骂,可是帮了瑜侧妃却不同,就跟瑜侧妃说的那样,现在王妃跟沈琛之间已经是你死我活的地步了,两方闹下去,不管是谁吃亏,最后瑜侧妃都会帮她,让她脱离苦海的,她投靠瑜侧妃才是最好的方法。

    沈琛并没有直接去找临江王,出了王府大门便直奔平西侯府,谢良成和汉帛他们都早已经等着他了,见了他就把之前查出来的事都跟他说了。

    汉帛还咳嗽了一声皱起眉头说“我看,还是要把玉清她哥哥给抓起来问一问,这件事恐怕也是有人指使,虽然我相信玉清是绝不可能对郡主不利的,她哥哥却不是个靠得住的人物,说不得就趁着玉清不在意的时候做出了什么对不住郡主的事。”

    这也是之前沈琛疑心他的地方,沈琛点了点头,见谢良成似乎也有话要说,就挑了挑眉“阿成,你有什么话就直说,我们之间的关系,不必遮遮掩掩的。”

    “虽然徐家这回推出一个管事来顶罪,可是我们大家心里都清楚,这肯定是王妃在背后授意,你心里对于这件事有什么打算没有?”谢良成咳嗽一声,言简意赅的道“还是那句话,要是你这回还是不能把王妃怎么样,只怕你们的日子会越来越难过。”

    “我都知道。”沈琛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跟从前一样回避这个问题“你放心吧,我已经想好该怎么办了,只是这件事,还是需要一点时间,毕竟能叫我父王做下这个决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事。”

    能处置临江王妃的说到底只有两个人,一是临江王,二是隆庆帝,隆庆帝心里对于临江王府的事现在自然是巴不得管一管,可是这件事却不能让隆庆帝来管,否则沈琛和临江王的父子情份也只怕就到头了,临江王是不会希望隆庆帝插手,叫天下人嗤笑自己家宅不宁的。

    谢良成听见他这么说,面色就更加缓和了一点儿,问他“你打算怎么做?”

    “玉清虽然不必怀疑,可是还是让汉帛去问问,她有没有什么不仔细的地方,或是对她哥哥说过什么关于安安的话。”沈琛显然是早已经想好了“另外还有一件事要你们去帮帮忙,王妃身边的秦妈妈是她的心腹,她有一个丈夫和一个儿子,我想让你们想法子,用引诱玉清哥哥的法子,将她的儿子引诱上当,找个机会绑了。”

    秦妈妈是跟着临江王妃到现在为止最久的人了,要是没有绝对的利益牵扯,她是不会背叛临江王妃的,只能用她的儿子丈夫的性命来让她知道知道该怎么取舍了。

    谢良成打了个响指“这件事我去办,保证不会叫他们事先收到一点儿风声,然后呢?”

    “然后,就该在那个徐家的管事身上下功夫了,晚上我会去见见林三少,到时候问问三少查出了什么。”沈琛揉了揉眉心“有了这些东西,房山那边我也给王妃准备了一些礼物,想必我父王不会再因为念旧情和顾面子放过她的。”

    谢良成的眼睛就亮了亮,他早已经看临江王妃极为不顺眼了,听见沈琛这么说,就知道他这回不会再心慈手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