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六十九·现实-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六十九·现实

    他有些苦恼的笑了一声,向来都很是清俊的脸上露出茫然的表情,过了好一会儿才道“那就更要快了,不然只怕你父王根本顾不上这件事,王妃的确是个心腹大患,留着太久了,越拖就越麻烦,还不如快刀斩乱麻,大家也来的更干脆一些,省的我们时常提心吊胆,时刻得防着有人会算计我们。”

    沈琛点了点头,两人再说了一遍房山发生的事,郑王对于临江王妃的大胆和狠辣简直叹为观止,忍不住便道“有了这样的娘,难怪能养出景行那样的孩子了,她怎么就想不通呢?要是她但凡能放宽心想开一点儿,景行这孩子也不至于走到这个地步,更不至于最后是这么个结局,作为母亲,不把孩子往好路上引,反而做出这种事来幸好阿吾不像他哥哥,否则的话,事情便更是叫人头痛了。”

    沈琛也苦笑“说起阿吾,我心里也很不是滋味,这次的事,虽然我们都知道王妃是罪有应得,可是阿吾却一直希望我们可以化干戈为玉帛的,要是王妃出事,我也不知道我们的感情能不能跟从前一样了。”

    郑王沉默了一瞬,难得的想开了道“这也没有法子,阿吾也该知道了,两方要是能调和那还罢了,可是看看王妃的架势,他是个好孩子,到底谁是谁非,想必心里自有一杆秤的。”

    他看了看外头的天色,不由得站了起来“不知不觉竟然已经是这个时辰了,宝哥儿那边只怕也已经看完病了,我们一道过去看看宝哥儿罢。”

    沈琛也跟着站起来“正好,我这里有张真人给的药”

    等到了宝哥儿房里,郑王妃和卫安都正看着太医写完了方子,沈琛对卫安微微笑了笑,转身将张真人给的药交给老大夫和孔供奉“这是张真人给的,并不是丹,而是药,还劳烦二位瞧瞧,是不是符合宝哥儿的病症,这药是张真人在看了我写去的信,结合了宝哥儿的症状配出来的,若是能用便用,若是不能用,便罢了。”

    郑王妃有些不可置信,实在没料到沈琛竟然真的去了张真人那里求了药,一时竟说不出话来,等反应过来,只觉得又是惊喜又是愧疚。

    当时她一直责怪沈琛和卫安自私,觉得他们是不尽心找借口,可是现在才知道,沈琛和卫安原来没有一个人是不把宝哥儿当回事,一直都是她自己在枉做小人

    她哽咽着握住卫安的手,很不好意思的垂下头道谢“安安,多谢你们”

    不管怎么说,对于连隆庆帝都推崇备至的张真人给的东西,郑王妃是含着无限的期望的。

    孔供奉和老大夫两人仔细的看过药方之后,也都点头“真人医术精深,这药方虽然我们也有不懂之处,可是对于强身健体,只怕是极好的,也适合世子服用。”

    郑王妃更加惊喜,急忙吩咐人去拿水化开先给宝哥儿用。

    郑王忍不住失笑“你也太急了一些,宝哥儿不是刚吃了供奉和老大夫的药吗?也该问问这药是不是相冲。”

    趁着他们一直纠结这个问题,沈琛对卫安使了个眼色,便笑着退了出来。

    等到卫安出来,便看见他正倚在院中的杏树下抱臂悠闲等着,他这个人做什么都自带一股写意,连等人都显得不急不躁的,自成一道风景。

    见了卫安,他便挺直了脊背,等着卫安到了跟前,才笑起来“来的晚了些,先跟你父王说了一会儿话才过来,是不是等的很久了?”

    卫安摇了摇头,问他跟郑王聊的是什么。

    沈琛便促狭的笑起来“岳父跟女婿之间还能聊什么?总归就是岳父警告我,说我若是对你不好,便要给我好看。”他装模作样的叹口气拍拍胸口“好险,幸好我是个对感情忠贞不二又重情重义的,否则岂不是要被岳父大人给收拾了?”

    他一口一个岳父大人叫的极为顺口,卫安却被他弄的脸红,忍无可忍伸手揪住他腰间的肉拧了一把。

    沈琛便低声叫了一声“呀,疼,别往那儿拧”他低着头在卫安耳边道“等咱们成了亲,随你怎么折腾”

    卫安眨巴眨巴眼睛,虽然听不明白,却知道这绝不是什么正经话,手里的力度便更加大了。

    沈琛叫了一声,忍不住蹦了起来,惹得卫安实在忍不住发笑,才道“好啦,看你一直皱着眉头,苦大仇深的,有什么好害怕的?有我在,没什么是过不去的。”

    很多话别人说出来没什么信服力,可是经过沈琛的嘴说出来,便叫人油然而生一股心安,卫安点了点头,见沈琛这么说,便问他“你这么晚才过来,又在父王那里呆了这么久,是不是事情已经有眉目了。”

    果然什么都骗不过她,沈琛揉了揉她的头发,领着她往外走“是啊,正准备告诉你,这件事说到底都是临江王妃跟徐家合谋弄出来的,她针对的从头到尾就是我们两个,只不过现在变本加厉,连我们身边的人,连郑王府的世子都敢下手了而已,要是再不让她清醒,这种没了理智的女人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更恶心的事来。”

    卫安站住了脚,她早已经有了预料,可是听见沈琛这么说还是忍不住愤怒“她连一个小孩子都能狠得下心下手,更恐怖的事怎么做不出来?只是就像你说的,王爷要是不听不看,哪怕是我们都知道事情是她做的,又能有什么法子?真要是闹到鱼死网破那一步,只怕我们之后的日子也不必再过了,王爷看我们也会跟看仇人没什么分别,你跟王爷的情分,也经不得这么被考验罢?”

    这是最残忍的现实了,临江王的确是重视沈琛,也愿意在允许的范围内给他最大的宽容,可是这范围绝不包括对他的帝位起什么反作用的东西。而临江王妃的丑闻,恰恰就属于这个范围之外的东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