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八十二·阴影-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八十二·阴影

    临江王妃觉得自己好像做了很长的一场梦,梦里的那些来自于临江王的指责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可是却仍旧让她觉得胆寒。

    嫁给他这么多年,她从他身上得到的温情少得可怜。

    他的温情都给长乐公主和沈琛了,其他的也都分给了瑜侧妃和儿女们,唯有她,好像是大海里的一叶孤舟,不知道靠谁,在他们家里如同一个局外人和隐形人,做什么决定都不容许她作主,家里的一切事她也没有参与的资格。

    这些东西夹在一起,让她整个人的信念都崩塌了,她既不愿意承认自己不被丈夫所喜欢,也不愿意一辈子就只能这样下去,就只好给自己找个寄托,哪怕是仇恨,只要能让自己的日子过的不那么一潭死水,她也心甘情愿的沉沦。

    更别提她在这场战争里头还输掉了儿子和儿媳。

    她昏昏沉沉的在梦境里不知沉浸了多久,等到终于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的却是瑜侧妃。

    她眨了眨眼睛,想要确认自己究竟是在做梦还是已经回到了现实,却听见瑜侧妃温和的喊了一声王妃。

    不是在做梦,她对于仇人的声音都格外敏感,嘴巴已经先下意识的做出了反应:“滚开!”

    瑜侧妃并不意外,挑了挑眉将手里的药碗放置在一边,轻声叹了口气,很是怜悯的样子,半响才自嘲的道:“姐姐,都到最后的时候了,我们不如好好一起说说话吧?”

    临江王妃慢慢想起来了,之前在书房的那些事,她刺伤了沈琛,被临江王踹了一脚她睁大了眼睛,把之前的那些事全部都记起来了,不由得就有些昏乱,联系起现在瑜侧妃说的这句话,她双手紧紧攥着床单,干巴巴的问:“你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瑜侧妃看着那一碗仍旧散发着浓烈药味的药汤,眉头微蹙:“姐姐差点儿就把沈琛给杀了,王爷现在震怒无比呢。”

    这一点临江王妃当然想到了,沈琛是临江王的心头肉,哪怕她在其中做了再多努力挑拨他们的关系,临江王也不可能不在乎沈琛的死活的,她在那个关头刺了沈琛,对于临江王来说,当然是不可饶恕的罪过了。

    不过她并不在乎,事实上,一个并没有什么好失去的人,是没有什么东西值得她可怕的。

    是以她哈了一声,老神在在的靠在了枕头上喘着粗气:“原来你是来落井下石,想要看看我是如何下场凄惨的?”她很无所谓的牵了牵唇,狠狠地讥讽了瑜侧妃一句:“可是太可惜了,叫妹妹白走一趟了,我恐怕暂时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

    沈琛受伤的事当然会令临江王震怒,临江王妃心里知道,可是她之所以还仍旧能这么的老神在在,无非是笃定临江王会忌惮外头的风言风语,不敢杀她。

    一个即将登位的储君,莫名其妙就死了老婆?外头的人不会疑心你是宠妾灭妻?不会疑心你是妻妾争斗所以造成的惨剧?

    自来最不少见的,就是那些风闻奏事的御史了,临江王从前可是深受其苦,他哪里还敢再来一次?

    而她?她不怕啊,反正怨气都已经发泄出来了,虽然那时候她状似疯癫,却比谁都清楚,那簪子已经没入了沈琛的身体,几乎要穿过他的胸口了,这样的深度,从背部扎了进去,只要太医稍微来的慢些,都得没命。

    就算是现在就死了,能叫沈琛也跟着一起死,她都觉得划算了,何况是她还不会死。

    瑜侧妃也跟着她笑起来了,有些怜悯的看着她摇头:“姐姐想什么呢?我为什么要看你的笑话?你都要死了,何必看你的笑话?”

    临江王妃冷冷的看着她,哦了一声:“我要死了?”

    瑜侧妃知道她是有恃无恐,却也不为她的这点盲目自信觉得有什么可笑,她只是觉得有些怅然,微笑着看着临江王妃坐了起来,低声回她:“是啊,王妃,你真是让我意外,我连手都不用出,你自己就先把自己陷入了这样的境地。”

    临江王妃有些慌了,瑜侧妃不会拿这样的话来开玩笑,她如果这么说的话,那临江王是真的要她死?!

    可是怎么可能呢?楚景吾是她的儿子,临江王难道不顾这个儿子的名声和前程了吗?要是有个被废了又死了的母亲,那他怎么名正言顺的当世子啊?!

    她摇摇头,有些错愕的急忙像是在说服自己:“不会的,他怎么会在这个关头杀我”

    瑜侧妃原本的确是想来看热闹的,可是到现在,却忽然觉得索然无味。

    一个已经疯了的女人,哪怕是露出她害怕惊恐又无措的一面又怎么样?她已经没有将来了,可是自己的一辈子也基本赔进去了,她们谁都不是赢家。

    她当年进王府的时候,受过临江王妃不少磋磨,就算是这些年她的仇恨逐渐转移到了沈琛她们身上,可是也没有闲着对付自己

    她原本以为临江王妃完了她会觉得开心,可是忽然觉得这些也不是那么重要。

    她笑了笑,垂下眼睛低声道:“这回你做的太过火了,郑王已经说了,若是不好好处置这件事,这门婚事也就作罢了,王爷不会叫沈琛受伤又丢媳妇儿的”

    临江王妃声音尖锐的骂了她一声:“你胡说!不会的,他不会杀我!徐家是靠着我才愿意帮王爷做事的!他现在杀了我,那徐家他不要用了吗?!”

    她是真的急了,连这些大逆不道的话都说出来了。

    瑜侧妃不由得哂笑:“徐家?王爷朝他们招招手,他们就会把您给彻底忘了,是直接当王爷的亲信好,还是靠着后妃好,这个差别,您真的不知道吗?既然知道,又为什么问出这么可笑的话?”

    她站起身来,皱着眉头觉得自己是真的来错了地方,最后看了她一眼,毫不留恋的出了门,任由身后的门缓缓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