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九十二·商量-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九十二·商量

    林三少的话让林淑妃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她是个合格又不算是合格的姐姐,这么多年来,林三少活的太累,他从来都觉得她是因为他才会进宫才会投奔临江王,最后毁了一生。

    人家都觉得她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以为她无限风光,却不知道她到底活的多胆战心惊。

    隆庆帝并不好伺候,他身边的女人基本上都没有好下场,林淑妃必须要特别小心,才能伺候好他。

    林三少很清楚的知道这一点,所以从来没有给她添过麻烦,再难的事他也从来没有吭过声,永远都是自己扛下来。

    林淑妃也的确不能事事都顾得上,尤其是有了孩子之后,就更是疏忽了很多林三少的事。

    上回卫安的事,已经让她心里很不是滋味,没有人不觉得自己的孩子好,如果林三少当真是因为喜欢那个姑娘被提出的亲事,她自然是没什么好反对的。

    她沉默了半响,才问林三少:“这么说,你喜欢那个姑娘,所以才要娶她,并不是因为别的缘故?”

    林三少如实点头:“遇见一个喜欢的人不是那么容易,遇见一个有趣的人也不是那么容易,我所遇见的觉得有趣的人,一个是卫安,一个就是现在的梅家四小姐,我会好好待她的。”

    林淑妃有些明白自己弟弟的想法了,他也不是只想找个可以替代卫安的替代品,如同他所说的,遇见一个能聊的来的人,真的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她嗯了一声,想了想,才说:“既然你喜欢,那也罢了,只是毕竟是婚姻大事,总得先了解了解彼此家境才是,她清楚我们家的情况吗?”

    林三少在姐姐跟前没有什么好瞒着的,便将自己遇见梅四小姐的时候梅四小姐遇见麻烦的事情说了,然后才微笑道:“我跟沈琛一样都是得靠自己的人,而且一身的麻烦,她是个很有主见的姑娘。”

    林淑妃忍不住挑了挑眉,她还从来没有听林三少这么形容过一个女孩子,看来他的确是把人家的性格给摸透了,也是真的上了心。

    她原来总觉得林三少怕是中了别人的圈套而不得不为,或是自己只想找个合适的人就这样成了亲,却没料到原来这世上真的有缘分这一说。

    这么潦草的碰见也能成就一桩婚事,真是闻所未闻。

    她失笑的摇了摇头:“我还以为这事儿是假的,没料到却是真的,还是你自己求来的。既然你自己喜欢,梅家也愿意,那就罢了,我过些日子请梅夫人和梅四小姐进宫来瞧瞧,看看你嘴里这样好的姑娘究竟是什么样子。”

    弟弟从前就算是对卫安动心,那也是潜移默化的过程,之前可从来没听他漏过口风,可是对于梅四小姐,他却这么快就下了决心,这不得不说真的是缘分到了。

    不过也或许是经历过了卫安的事,知道有的是不能等了的道理了。

    不管怎么样,这都是一件大好事,一直悬在林淑妃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被搬开了,她松了一口气,连心情也紧跟着放松了下来:“说起来,你的婚事我一直都在心里担心,我知道你的个性,是个最一根筋的,生怕你就现在好了,你总算是开窍了。”

    别人家的男孩子到了这个年纪,孩子都大约有个四五岁了,连一直被人说游戏人间的沈琛也都眼看着就要成亲了,唯有林三少还没个着落。

    偏偏他自己是个倔强的个性不说,名声在这京城还不大好,那些太过守旧的世家是不愿意把女儿嫁他的,觉得他是靠着姐姐上位的锦衣卫,怕辱没了名声被人诟病,而那些爱护女儿的人家也不愿意把女儿嫁给他,因为他家里关系太复杂了,父亲是个懦弱无能的,出了名的怕老婆耳根子软,而庆和伯夫人又是那么一个人

    林淑妃嘴上不说,却总替他担心娶不到合适的,现在他自己定下来了,实在算得上大喜事了,她也就自然的道:“既然这样,我就叫夫人进宫来了,既是认真的,就不能叫她使绊子,我得好好敲打敲打她。”

    庆和伯夫人这个人是记吃不记打的,你要是不时常恫吓恫吓她,她总是容易故态复萌惹人厌烦。

    林三少微笑摇头:“她不敢的,现在父亲去其他几个姨娘的房里的时间日益增多,加上之前的那些事已经传的到处都知道,父亲几乎已经没脸出门,为了这件事深恨她,她要是再闹,根本不会有好下场。我已经警告过她了。”

    林淑妃眉间染上一丝阴霾:“他几次三番都想让我帮他的忙,在你们中间说合,若不是圣上总念叨说天下无不是的父母,不好做的太过明显,我早已经啐在了他的脸上。我们能活到今天,都是靠我们自己,他这个当父亲的,尽过一点力没有?他落到今天这个地步,要我说,谁也别怪,只能怪他自己,自私到了极点,连自己的儿女也舍不得分出一点施舍来”

    她说起这些旧事,心里的怨恨仍旧难以平复,许久才重新睁开眼睛:“这次的婚事,虽然是在林家举行,可是我想了想,等到成亲以后,拜过母亲,你们就搬出去罢。”

    她嘴里的母亲,自然指的是她跟林三少的生母。

    她深知庆和伯夫人的德行,这是个无理搅三分的人,以后住在那边,少不得会受气,既然林三少不想要庆和伯那个位子,那就没有必要跟这样的人纠缠在一起,费时费力不说,还根本讨不了好。

    跟糊涂人在一起,连自己也忍不住会变得糊涂。

    梅家四小姐只怕再聪明,也很难应付庆和伯夫人这样的泼妇,再说了,也没有必要。

    林三少嗯了一声,显然是已经想好了:“大哥在外头做局,时常召集那些权贵子弟豪赌,我看这个家也差不多被折腾的要散了,这样的地方,住不住都没什么分别。”

    真是自寻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