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九十三·赏赐-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九十三·赏赐

    林淑妃没有料到林大爷还有这个癖好,皱了皱眉就问:“他真的这么大胆?!”

    开赌坊也没什么,这天底下不许做的事情多了,可是还是不知有多少人喜欢去冒险挣银子,可是最要命的是这设局。

    设局的对象还是那些权贵子弟就更糟糕了,迟早是要惹出事端来的。

    不过由此可见,林大爷大概也真是被沈琛和林三少逼得没法子了,连油锅里的银子都恨不得伸手去捞。

    林淑妃最初的诧异过后,紧跟着便冷笑了一声:“不用管他,他们都不是什么好人,等婚事完了,你们就搬出去,分了家之后自然就是各过各的,到时候就算是圣上,也说不出什么来。”

    当初庆和伯夫人百般刁难他们姐弟的时候,林大爷跟着踩着他们可是很频繁的事,他甚至动过要把她嫁去徐家当妾的念头。

    要不是因为他实在是太丧心病狂,林淑妃也不会下定决心进了宫。

    她将六皇子放下来,交给了旁边的林妈妈带出去,轻声对林三少道:“你当差也小心些,我看圣上这些日子心里不大爽快。”

    为了什么,其实她心里也清楚,她叹了声气:“你跟沈琛还是不要走的太近,圣上心里对沈琛不肯去叫张真人配药,始终是不高兴的。”

    林三少正好要问她这件事,听她提起来,便皱眉道:“姐姐,你知道王爷的意思圣上现在又改了主意,王爷那边怎么可能善罢甘休?沈琛现在夹在中间也是烦得很,他跟我说,王爷已经极为不耐烦了”

    他们都是清楚的,这宫里这么多年通过林淑妃的手,临江王布置了多少的人手。

    林淑妃打了个冷颤,很久都没有说话,过了许久,才低声无奈的叹气:“我已经劝过许多次了,可是圣上谁的话也听不进去,劝得多了,他便要发怒,说我是跟那些人一样,看不得他好”

    人怕死是本能,这事儿是无解的,哪怕现在其实林淑妃已经算得上是隆庆帝最信任的人之一了,可是碰见这件事,她也根本一句话都说不得,说了就是错。

    他自己也烦得很,对着别人不能说,可是自己弟弟,她咬了咬唇,很无奈的说了临江王叫人送来的口信,低声道:“我知道王爷等不及了,心里也着急的很,可是偏偏圣上根本不听劝,我看这样下去”

    只怕临江王不会再想等下去了,越等变数就越多,之前以为顶多就等半年,隆庆帝就差不多死了,可是没想到现在隆庆帝却还是生龙活虎,甚至精神还很不错,这些天都能上朝去了。

    再说,隆庆帝身体一好就卸磨杀驴,逮着临江王的错处就狠狠地训斥了他一番,几次三番一下来,谁不知道他心里那点心思?

    临江王也不是傻子,更不是好欺负的,他从来就是奔着那个位子来的。

    当然了,能和平解决自然是最好,就像是之前,隆庆帝几乎就已经明喻天下临江王是未来的储君了,临江王自然也就耐得住性子等下去。

    可是现在隆庆帝想要翻脸毁约,对于临江王来说,怎么可能甘心?

    林三少的面色变得有些复杂,目光冷淡的下了结论:“圣上这样做,实在是有些不智。”

    他以为争取到了沈琛就行,可是却不想想,哪怕是沈琛答应了,张真人又配出了药,那又怎么样?

    他到底能撑住多久?

    如果不过是三四年,那六皇子仍旧只是四五岁,何况,他打算怎么解决临江王?

    林淑妃忧心忡忡:“圣上说,这回沈琛成亲,让我赐下厚礼。我才已经叫人准备了礼单了,都是赐给卫安的陪嫁”

    这是在逼着沈琛做决定。

    林淑妃很无奈:“可是沈琛是王爷养大的啊,别人不知道,难道我们还不知道么?沈琛哪怕是自己死,也不会背叛王爷的。圣上这一来,只不过是更加叫王爷愤怒而已。我怕王爷已经等不及了。”

    只要想一想临江王可能采取的行动,她就忍不住觉得胆寒:“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林三少只好安慰她:“事情未必这么糟糕,听沈琛的意思,王爷好似也是在等”

    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件事到底怎么解决才能叫大家面上都好看些,而且也能流血最少,这件事别说他,连沈琛也没法子。

    男人面对权力的**哪里是那么容易就能被劝好的,隆庆帝跟临江王要是谁也不肯退让,那说不得最后还真的要兵戎相见了。

    可是这话不能对林淑妃说,她现在原本神经就已经绷得很紧了,他便咳嗽了几声:“不管怎么说,沈琛的婚事在即,王爷总不会毁了沈琛的婚事,等到沈琛的婚事完了,再看罢”

    林淑妃还是觉得心里不安,却不知道该怎么说,最后只好叹息着点了点头,又跟林三少交代:“既然去提亲,就该有去提亲的样子,礼数周到一些。”

    林淑妃很怕梅家会看不上这门婚事,倒不是说林三少不好,而是梅家毕竟是清流,跟林三少只怕处不大来。

    梅家也的确是正因为这件事闹的几乎翻了天。

    梅翰林是死都不肯答应这门婚事的,跟梅夫人义正言辞的说:“若是人真的来了,就打出去,你难道不知道那家人是个什么名声?那一家子就是一个大坑,谁掉进去了那都是出不来的!咱们好端端的一个女儿,为什么要送去那个火坑里头受苦?!”

    梅夫人却有些为难,半响才叹气说:“可是毕竟这两人在报国寺”

    “那怕什么?!”梅翰林吹胡子瞪眼:“人家救了我们女儿,那我们就上门去道谢,没听说过救了人就得要人以身相许的!再说了,他们安的什么心”

    终归他还是觉得林家不是个好去处,皱眉说:“”反正不管怎么说,这门亲事绝对不能同意,若是庆和伯夫人再来,便直接请出去,就说阿四已经定了亲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