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九十七·决心-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九十七·决心

    梅大人夫妇的态度很明确了,庆和伯夫人又是庆幸又是幸灾乐祸,对着进来的林三少瞥了一眼,就跟庆和伯漫不经心的说:“这可怪不着我了,我请的可是三少最尊重的卫老太太去提的亲,说实话,现如今能请的动卫老太太的人可不多了。可就算是卫老太太去了,人家梅大人也没给脸面呐”

    她咳嗽了一声,遮住了即将溢出来的笑意:“梅家是最难伺候的,轻了不行重了也不行,我思来想去,这事儿怕是不能成,可是我也知道,要是不能成,你们肯定疑心我在其中使坏,既然如此,便干脆去请了你们都信得过的人来,卫老太太德高望重的,你们不该信不过她了罢?这事儿啊,怕是不成了。”

    不管怎么说,林三少现在能被梅家看轻,她心里是很高兴的,所以连说话的语气都轻快了一些。

    庆和伯也有些难堪和恼怒,没有料到梅家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不由就道:“这也太过了,他们家的女儿就那么金贵?!”

    他嘴上不说,可是心里却觉得自己儿子现在位高权重又是隆庆帝跟前的红人,不管是谁都该过来贴一贴的。

    现在梅家不肯答应提亲,他就觉得自己也被看轻了。

    当然,他被看轻那也是常事了,他冷哼了一声就道:“既然他们家不答应,那就找别家去,别家总行了罢?”

    林三少却只是淡淡的看了庆和伯夫人一眼,撂下一句叫他们等等的话,便去了定北侯府。

    卫老太太早料到他会来了,听说他求见,二话不说就让人把他带了进来,也没等他多问,就直接把梅大人的那套说辞说了。

    而后就说:“之前你们请的人,他们连见也没见,或许是看我去了,梅大人和梅夫人才都出来了,我看他们的意思,是真的很不愿意这门亲事。”

    她看着林三少的脸色,慢慢的说:“结亲不是结仇”

    林三少点了点头,似乎是笑了笑,然后才说:“原来是世伯不肯,我明白了。”

    卫老太太正看着花嬷嬷给卫安绣的一副炕屏,见他这么说,便收回目光来,有些诧异的问:“你明白了什么?”

    林三少还没说话,翡翠便隔着帘子回禀说是卫安来了,卫老太太挑了挑眉,见林三少没有回避的意思,便点了点头让翡翠请卫安进来,而后才对林三少说:“我还以为这门亲事是已经议定了的,可是看梅大人的态度,好似避之惟恐不及,倒是弄得我一头雾水。”

    卫安正好进门,听见老太太这么说便有些忧心的皱起眉头,前因后果她都已经听沈琛说过了,知道林三少对这位梅四小姐的确是上心了的,梅四小姐的人也极为不错,便很希望这门亲事能成。

    原本她跟梅夫人也算得上是有些交情,觉得梅夫人这样的为人,不是那些只看表面的人,以为这件事能成,没料到现在却听老太太这样说,卫老太太这么说,那就是说梅家是没答应了。

    她想起之前沈琛提起过的,说的梅四小姐从前的事,心里有些明白了几分梅家不同意这门亲事的缘故。

    果然,林三少在跟卫安见礼之后,便说:“梅大人很重视名声,这么多年他一直在翰林院修书就说明了他是个不愿意冒险出头的人上次去报国寺,那个寄居在梅家的表小姐堂而皇之的欺负梅四小姐,其他人竟也习以为常,一个个的都没什么反应,可见这么多年过去,梅大人还是一样只顾着粉饰太平,而忽略梅四小姐自己的想法。”

    卫老太太听明白了,想了想便皱起眉头来:“这么说,这门亲事梅大人是没有问过梅小姐自己的意思,是自己决定反对的?”

    她很讨厌拿自己的孩子来慷慨,作为自己大方善良的门面的人。

    卫安也同样如此,她想了想,便道:“或许还不止这样,就跟你说的那样,他是个很老成持重的人,否则也不会这么多年每次出头都恰到好处,从来不惹事却又能关键时候博得忠厚的名声,我看,他应当是觉得现在局势不稳,嫁给你这样的国舅前途不明吧。”

    她说的有些太过直白了,卫老太太咳嗽了一声说她:“太促狭了些,都要出嫁了,还是这样毛毛躁躁的性子,当心祸从口出。”

    其实卫安从前一直都是谨慎得算是有些过分的人,只是最近变得有些太敢说了。

    卫老太太说完了,就看着林三少:“你对梅家好似很了解?”

    林三少笑了笑:“是有些了解,毕竟是做锦衣卫的”他想知道谁的癖好都不是难事,说句难听的,要是他想知道,怕是那些人今天晚上去哪个小妾的房里说了社呢,他都能知道。

    梅家的事在他看来,也就是一些不值得计较的事,他看着卫老太太说:“我这回来,是想劳烦您再跑一趟,提一次亲。”

    卫老太太来了兴趣了:“你就料定这一次能成?”

    林三少嗯了一声,垂下头没有说话,片刻后又抬起头来:“梅大人这个脾气,这回表小姐闹出这么大的事,也没见什么动静,他顾忌的太多了,梅四小姐留在家里恐怕很多委屈要受,哪怕是将来嫁了,有这样的父亲,若是再碰上个拎不清的夫君,日子过的也不会轻松。”

    这跟他有什么关系?卫老太太蹙眉一想,忽而又笑开了看样子林三少是真的对人家动了心了,她看了卫安一眼,见卫安也微笑起来,便知道卫安也是看明白了这一点,这好啊,人娶亲总是一件大事,若是有法子的话,当然该娶自己喜欢的。

    她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你放心吧,等后天安安的婚事忙完了,我便去给你再走一趟。”

    卫安的婚事虽然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可是还是有许多小的细节要忙的,她都很上心,怕会忘记了什么,跟二夫人三夫人凡事都要仔细比对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