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九十九·迟到-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九十九·迟到

    底下的人心里便都有些数了,清雅姑娘跟四小姐一趟出了趟门,回来的时候两个人的面色都不好,接连被叫去了梅大人那里,结果就是清雅姑娘自那之后就没出过房门了。

    大家心里都有些猜测,加上总有亲近的人在姑娘们身边当差的,多少都知道些消息,知道是清雅姑娘犯了事了。

    只是这些天都没什么动静,他们还以为这件事也就这么过去了呢,没想到这却还只是开始。

    被送去苏州夫人的娘家,那可不是什么好事。

    要知道,当初苏老太太可是顶顶不喜欢清雅姑娘的,她老人家为人极为公正严明,对于鸠占鹊巢却总是还对四小姐多有争执的清雅姑娘很有些微词,为了这件事还几次跟夫人起了争执,后来更是把四小姐带回去养了。

    现在把清雅姑娘送过去,清雅姑娘哪里能得好啊?

    不过这也是别人的事,她们都急忙应是,都拍着胸脯保证一定会安稳的把人给送到苏州苏老太太府上去。

    梅夫人阴霾密布的脸上总算是好看了些,疲倦的靠在了酸枝木的椅子上任由亲近的丫头替自己按摩,等到房门吱呀一声再次响了,才睁开了眼睛,对着外头哭着奔进来的清雅冷笑了一声:“来了?”

    清雅心里害怕的要命,她知道这一次闯的祸跟从前都不同。

    从前都只有她占上风的时候,她从来都能根据那个丫头的脾气把她给准确的激怒,而后再博取梅大人夫妇的同情的。

    梅大人夫妇怜惜她失了父母,对她极好,她却不满足。

    也不是不满足,任何一个女孩子都希望自己是特殊的那一个,尤其是她,她的亲生父母死的早,她是被舅舅养着的,养了一阵舅舅也死了,临死前把她托付给了梅大人,她不想自己永远都是那个被送来送去的人,不想没有一个固定的家。

    所以她格外的憎恨什么都拥有的梅四小姐。

    梅四小姐什么都有,恩爱的父母,很好的家世,她有自己想拥有的一切

    她于是总是跟梅四小姐过不去,而在这过程当中,她发现,她每次跟梅四小姐起冲突,梅大人夫妇甚至都不先问缘由,便会站在她这一边,指责梅四小姐不懂事,不知道礼让客人。

    她便更加明白了,也更加喜欢跟梅四小姐起冲突唱反调,她越被梅四小姐欺负的哭哭啼啼,梅大人夫妇花在她身上的时间就越多,梅四小姐就更加讨厌父母。

    这样的事发生的多了,几乎成了定例,梅四小姐的话梅大人夫妇根本不会听,她每次都占尽便宜,后来色针织成功的把梅四小姐逼走了。

    梅四小姐自己不愿意回来,她便每次都哭着说是自己的错,梅大人夫妇往往又总是安慰她说不关她的事。

    这么多年下来,她也的确是如愿以偿的在梅家站住了脚跟,那些不知道内情的,往往还以为她才是真正的梅大人夫妇秦升的女儿。

    越是拥有就越是不想失去,梅四小姐回来了,她真的很害怕。

    她怕极了自己会被赶出去,会被揭穿从前做过的事,所以只能铤而走险,再次用了老招数。

    可是她没料到梅四小姐已经不是从前那个梅四小姐了,她的那些阴谋落了空不说,还被凭空掉下来的林三少给弄的浑身脏水。

    她这些天在屋子里呆了很久,越是呆的久就越是害怕,真面目还没被看穿过,现在一下子暴露在人前,那些本来就已经堆积在心里的恐惧尽数的倾倒了出来,将她整个人都淹没了,她害怕的厉害,见到了梅夫人,便扑过去抱住梅夫人的腿,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请她原谅。

    她的害怕是真的,痛苦也是真的。

    可是梅夫人的怒气同样也是真的,她神情复杂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女孩儿,面上的表情无论如何称不上愉快,过了许久,她才一把推开了清雅,冷着脸看着她一阵,才说:“今天我让你来,是告诉你,这里你现在不能待了,去苏州吧,你外祖母那里是个好去处,只要你好好的听话,日子也不会过的差的。”

    清雅懵了,她知道这次的肯定无法善了,可是却怎么也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处罚,她不想离开梅家,这是她活了这么多年的地方,现在就是她的家,这些东西都该是她的,她痛哭出声,求梅夫人不要送她走。

    梅夫人的脸色难看,有些诧异的看着她:“你把我当成什么?圣人尚且无法彻底摆脱七情六欲,何况是我?你欺负我的女儿,害我的女儿背井离乡,这么多年才得以团聚,而现在又使出这招来,故技重施要逼走我的女儿,这么多年难道我们待你不好?你到底是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做出了这些事,竟然还有脸跟我求情?!”

    梅夫人不愿意再见到她,她的心腹们察言观色,立即便上来抓住了还要扑过去的清雅。

    屋子里只剩下了清雅的哭叫声和求饶声,梅夫人深深的叹了口气,说不清楚心里现在是什么感觉,过了许久才吩咐人把清雅带出去,而后又整理了情绪去看梅四小姐。

    梅四小姐正在自己的屋子里画画,她向来是喜欢画画的,梅夫人静静的看了一会儿,才小心的进去跟她说了清雅的事。

    她很不安的抿着唇,犹豫了一会儿才说:“我们对不住你,这些年你受了许多委屈,都是父亲和母亲不好,以后都不会了”

    梅四小姐的表情却极为平静,仿佛她说的清雅只是一个陌生人。

    这些公道迟到了这么多年,在她最需要的时候从来没有来过,现在她已经不需要了,自然也就不会觉得多么难能可贵。

    她哦了一声,意思是自己知道了,然后转头看着梅夫人问她:“除了这个,您还有旁的事吗?”

    梅大人做出的决定有些难以启齿,梅夫人犹豫着该不该说,便听见外头有人禀报,说是有客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