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二十二·上门-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二十二·上门

    这礼终究还是被定北侯府给收下了。

    长缨长公主和李韶想的对,卫家一回二回的拿乔没什么要紧,气急了,任泥人儿也还有三分土性儿呢,何况是人。

    可是一直拒之门外,就又是另外一回事。

    “这就是人与人交往不易了。”卫老太太由花嬷嬷和翡翠服侍着漱了口,看着青鱼使唤小丫头捧出一个水晶雕成的小孔雀香炉来,还吩咐了一声:“就用安安这回调的伴月。”

    三夫人眉头动了一动。

    这回不管好歹,其实定北侯府是真真正正的占尽了好处的,尤其是卫安名声已经彻底传扬出去了,固然有人说她厉害不懂得遮掩锋芒,当家主母们也多有不喜欢这样争强好胜的性子的,可大多数人却还是得说上一声“是个有本事的。”

    如今外头街市上还有打着伴月的名号卖香的,就咬定了卫安当日扬名的那一款香,引得不少人趋之若鹜。

    连长缨长公主府也因为卫安落了不是,天天差人送礼物来。

    落在旁人眼里,可不就是郡主得罪了卫安,所以才被申饬的缘故。

    这可是天大的脸面,从此卫安的麻烦,怕是没有人轻易敢寻了。

    她心里又泛着苦意卫玉攸但凡要是能学到卫安一星半点儿的本事,哪里就至于落到如今的地步。

    卫老太太已经紧跟着说了下去:“若不是陆续有寿山伯老夫人等人上门,这事儿,也不是那么轻易就能了的。从前总拿明家的事来说事踩我们家一脚,我也认了,可是等到如今,谁再拿明家和卫家的门楣出来惹事,你们谁也不必忍!”

    二夫人吓了一跳,跟三夫人对视一眼,齐声应是。

    正说着不必忍,外头就有消息递进来,说是彭大奶奶递了帖子来,问什么时候方便,想要来拜见老太太。

    因着近日卫阳清跟彭家走得近,也因为彭家水涨船高,宫里有个德妃,底下的门房很快便把帖子一路畅通无阻的送进后院里来。

    三夫人拿了帖子,先递给卫老太太过目。

    这个彭家,实在是很是殷勤。

    卫老太太有些想要蹙眉,伸手打开帖子却怔了怔,半响才阖上,闭上眼睛靠在鹅颈椅上,叹上一声。

    “她有心了。”半响,卫老太太才睁开眼睛,揉了揉眉心,吩咐三夫人:“给她回张帖子,便说,欢迎之至罢。”

    能得卫老太太这四个字可不容易。

    三老爷听三夫人说这事儿,就挑了挑眉头:“这我知道,彭家的根基就在南昌,自知道了明家伸冤了以后,就打着故交的名义,将寄存在庙里的明鱼幼的骨灰给找着了,派人守着,后来交给了五弟的。”

    怪道卫老太太接了信便改了主意了。

    三夫人叹了声气:“这倒是个会做人的。”

    岂止是会做人,彭家这些人,实在是太会做人了呢。

    三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