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四·兵败-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四十四·兵败

    彭大夫人回去就砸了杯子。

    一屋子的人屏气凝神,一个个的惊得连动也不敢动,生怕哪里会再惹得彭大夫人生了气发了火。彭大夫人表面上看上去如同一尊菩萨,从来没有生气的时候,可是她要么不生气,一生气起来,就算是菩萨像就摆在跟前,也是阻止不了她泄愤的。

    伺候的人战战兢兢,眼见着彭大夫人的怒气久久未消,都脸色尸白,生怕下一个就轮到自己倒霉。

    幸好他们也没有提心吊胆太久,彭大老爷就回来了,让他们能狠狠地松一口气。

    大夫人生起气来不管不顾,也唯有在大老爷跟前,她岂能压抑的住自己的脾气,不管过后怎么样,至少现在,命是保住了。

    等大老爷进了屋子,彭嬷嬷朝伺候的大丫头绿玉使了个眼色,绿玉便会意,上了茶之后便领着一众伺候的人都鱼贯退出了屋子,自己打横坐在回廊处做针线。

    这也是绿玉缓缓叹了口气,轻声喊了彭嬷嬷一声:“姑姑,好端端的,做什么呢这是?”

    府里原本好好的,怎么就为了个五少爷的生辰,就忽然闹出这么多事来?

    先是六少爷气冲冲的回来,跟妹妹在大夫人这里闹了一场,被彭大老爷直接下令上了家法,后来就是彭大夫人去定北侯府赔罪,再这样气急攻心的回来。

    原本跟卫家相处的不是好好的么?

    怎么忽然就闹出了这么多事呢?

    彭嬷嬷就轻手轻脚的往她头上拍了一下,瞪了她一眼:“这些也是你能问的?!好好做你的事,别问那些不相干的,小心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彭嬷嬷是绿玉的亲姑姑,绿玉向来是对她又怕又敬的,闻言便连连点头不敢再问,竖起耳朵听了听屋里的动静,悬着一颗心,半响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来。

    彭大老爷自然也看得出彭大夫人的怒气,可是他却不必为了这怒气发愁害怕,见彭大夫人气的不轻,还笑上一声:“你从前可是什么苦都忍得的,怎么现在越老还越是活回去了?那老太婆说了什么难听话不成?”

    彭大夫人冷笑了一声。

    何止是难听话,卫老太太根本就不给人说话的机会,每句话都若有所指,让她难堪得下不来台-----都是人精,谁说的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还听不出来不成?

    可恨卫老太太把话说的那么难听,可她偏偏却还只有听着的份,连反驳都不知道如何反驳。

    她压住了心里头的火气,在深秋这样的天气了,手里还握着一把团扇猛地煽动了几下去了心里头的燥意,问彭大老爷:“到底怎么回事?好端端的,锦衣卫怎么去抓人呢?”

    这也太影响风评了,人家不知道的,还以为彭家怎么了呢。

    彭大老爷摸着胡子笑起来,半点儿发愁的意思都没有,嘿了一声道:“烦什么?你们这些女人就是太容易怕事了,是郭子星那个家伙”

    彭大夫人觉得右眼皮猛地跳动了几下,好似有些明白了。

    半响见彭大老爷没有说话的意思,才试探着问:“是福建那事儿?可是”

    彭大老爷便睁开了眼睛,语气狠绝的说:“没有可是!事情已经迫在眉睫,只能寻个替罪羊把这事儿遮掩过去了,否则还能怎么着?我去死不成?!”

    彭大夫人就不吭声了,许久才幽幽的出了一口气,问他:“可是郭子星虽然是兵败了,却未必肯认罪啊,三司一旦会审”

    通敌卖国这么严重的罪名,一定是要惊动三司联合会审的,何况郭子星上头未必就没人。

    在彭大夫人看来,福建的事固然要紧,可是一个郭子星,恐怕远远不够拿来填坑的。

    彭大老爷很是冷静镇定:“先拿出来当挡箭牌吧,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出了这么大的事,三千士兵被一网打尽,震动了福建和两广那边,内阁也重视的很,再让他们查下去,很快就要查到我们头上了,这个关头,只能先发制人,把责任都归结在郭子星通敌卖国这一节上。”

    他顿了顿,看了彭大夫人一眼,温和的道:“你也别太过担心,罪证我都准备好了,郭子星这回是难逃一劫,到时候就是一个死字。他认了罪,自然还能再抵挡遮掩一阵,别慌,出不了什么大事。”

    他说着就脱了自己身上的大衣裳,去问彭大夫人:“老太婆说什么了,招惹的你这么生气?”

    彭大夫人回过神来,想起卫老太太那不屑的态度便更加怒从心来:“这阵子在她家身上下的功夫竟全都白费了,人家压根就没把我们放在心上,明里暗里的,让我不要痴心妄想,说我们家高攀不上他家。还说什么,若是外头有流言蜚语传出来,就是我们家的责任寿宁郡主”

    彭大夫人敏锐的皱起了眉头:“那也不是个省心好对付的,看她那样,谁能降服的住她?”

    当着凤凰台那么多人的面,她就让彭采臣下不来台。

    彭凌薇回来以后,她也看过了,女儿手掌心里,那么长一道伤口横亘在把掌心里可见这个女孩子多么下的了狠手。

    彭大老爷看了她一眼:“你的那意思是,这门亲事,就不做了?”

    彭大夫人听出丈夫语气里的不高兴,可她如今也顾不得他高兴不高兴了,揉了揉眉心开诚布公的承认了:“原先是不想惊动卫家,觉得最好让寿宁郡主自己动心,一切就都水到渠成,这自然是皆大欢喜。可是现在看来,寿宁郡主根本就不是那样好引诱的------采臣根本不在她眼里,既然如此,还能有什么法子?不必太过用力吧?”

    反正都已经找了替罪羊了,卫家的重要性不是也没那样重要了吗?她反正是无论如何也不想再看见卫老太太那张脸,再被那样冷嘲热讽的抬不起头来了。

    彭大老爷摇了摇头,双手放在膝上拍了拍:“这回是有郭子星给咱们当替罪羊,可是以后呢?这生意就真的不做了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