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二·落幕-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九十二·落幕

    锦衣卫向来是不爱跟人讲道理的。

    尤其是林三少,他炙手可热,最近还越发得隆庆帝的器重。

    彭大老爷肩头耸动,在林三少面无表情的注视下,竟出了一身的冷汗,只觉得身体越来越凉,一时之间反抗都忘了,直到脖子一凉,绣春刀已经架在了脖子上,才惊愕的回了神。

    彭家当天就被抄了家。

    锦衣卫办事干脆利落,进进出出来来回回几趟,彭家的女眷便被送去了刑部,男丁都被关进了大理寺候审。

    彭大老爷脖子上带着厚重的镣铐冻得瑟瑟发抖刚刚一路坐着囚车过来,他已经被风吹的脸都冻青了。

    可是他哆嗦了一阵子之后便立即反应过来,喝止了喊个不住的四老爷和五老爷,力持镇定的回头去问二老爷:“怎么回事?!”

    二老爷是直接从户部里头被架出来的,身上还穿着官服,只是头上的帽子被摘了,显得有些披头散发很是狼藉,见大老爷问,才有些麻木的转了转自己的脖子,摇了摇头。

    锦衣卫捉人哪里还会跟你说缘由?

    倒是当时锦衣卫去户部要人,须得经过户部尚书黄远峰,黄远峰碍于交情过问了一声,他才知道锦衣卫抓他是因为彭家牵扯进了郭子星的案子里。

    一说郭子星,他就明白了。

    他摇完了头,反应过来,就跟彭大老爷说:“大哥,锦衣卫亲自抓人,听说稍后还有钱阁老亲自审案,想必是郭子星的案子了。”

    果然是郭子星。

    虽然心里已经有了猜测,可是当事实真的摆在眼前的时候,大老爷还是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他心里登时灰了一片。

    什么卫家什么卫阳清死不死,现在全顾不上了,只是惊愕的问:“怎么会呢?”

    一切都准备好了啊。

    他们怎么会被牵扯进来?!

    彭大老爷想不通,想不通,而头上又有一把刀随时会砍下来砍断脖子的感觉实在是太难以忍受了,他急躁不安的来回踱步,急切的开始想着各种可能性和对策。

    可容不得他再思索各种应对的策略,他很快便被第一次提审了。

    主审是钱士云,陪审的阵仗也不小,大理寺寺丞和都察院的陈御史.......

    最重要的听审的竟是郑王!

    他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事实上也不用他说什么话他跟二老爷一被押到堂上,把主审陪审门都看了一遍意图打听些什么出来,之后便看见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熟人彭二夫人的娘家兄长,董大。

    彭大老爷神情有些僵硬,跟彭二老爷对视了一眼,心里有些疑虑。

    难不成不是陷害卫阳清的事发了,而是别的事?

    否则为什么会是董大在这里?

    直到郭子星也被押上堂,冲他们狠狠吐了一口唾沫,他们才反应过来,当真是事关之前他们陷害卫阳清的案子。

    他们俩还来不及反应,董大便颤颤巍巍的先跪在地上磕了几个头,而后递上了一叠厚厚的信,带着颤音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指着彭大老爷和彭二老爷道:“他们两个丧心病狂,自己勾结易家等人贩卖朝廷兵器,借着武库司和户部职位的便利,中饱私囊,损公肥私......不仅如此,等出了浙江之事以后,竟还妄图把责任都推在郭大人一人身上,郭大人上京来分明是告状的,可是却成了阶下囚......”

    彭大老爷终于反应过来,震惊的看了董大一眼,就忙着喊冤枉。

    一边喊冤枉,可是他心里却从未如此慌张过这些事情原本都该是绝密!除了他跟弟弟,还有刘必平......

    不,甚至刘必平也不知道他要陷害卫家的事。

    这个局他做的原本天衣无缝的,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他想不通,可是有一点他却是无比知道的,那就是这件事不管怎么样,董大都没有知道的道理。

    可现在董大竟然知道了......

    他下意识的去看彭二老爷,目光有些凶狠和戾气难不成是弟弟一时不慎,说漏了什么东西?

    否则董大根本就是个连边都挨不上的人!他哪里来的资格出来!

    钱士云不紧不慢的看了他一眼,面上一片冷然:“彭大人不必过分慌张,是不是冤枉,审一审,就知道了。”

    彭德眼前一黑。

    郑王也紧跟着笑了一声,手指上带着的扳指在灯光照耀下还散发着幽幽的光,他看了彭德一眼才去看董大:“三司的大人们为了这桩案子已经忙活了将近两个月,皇兄时常斥责他们不上心,案子始终毫无进展。如今既然有董大人来主动说要作证,总得认真听上一听,是不是真的,就跟钱大人说的一样,审一审就知道了。”

    他脸上带笑,目光里却半点儿笑意也没有的看着彭德的眼睛,冷冷的道:“彭大人,你不如先听听董大人怎么说,有钱大人他们在,怎么会冤枉了你?”

    彭德跟彭怀二人面面相觑,都看见了对方眼里自己惨白的面容。

    是董大主动投案告发?!

    他要告什么?!

    董大并不看他们,继续之前被打断的话:“郭大人根本没有勾结定北侯,所谓的二人来往的书信也都是伪造的范大人呈上来的账册和书信,都是假的。”

    陈御史看了案上呈上来的书信,便把书信移交给了钱阁老,皱着眉头问:“你怎么知道是范大人呈上来的罪证?是哪个范大人?”

    董大竟然是真的知道!

    他连范世琦都知道!

    彭德惊恐的直起脖子来,脑子一时混沌一片。

    董大就斩钉截铁的冷笑了一声:“是知县范世琦!也是他之前写了折子参奏的郭大人!”

    钱士云不着痕迹的合拢了手里的信,淡淡的问:“你又是如何得知的这一点?这么机密的事,难不成他们会四处去说?”

    三司审案可是只对内阁和隆庆帝禀报进度,外头对这些东西,原本应该是一无所知的。

    尤其范世琦写密折的这一点,应当只有隆庆帝和内阁的几人才知道。

    可现在,董大竟然知道了。